-彩雀委屈的眼睛通紅,但當著賀燼的麵,她什麼都不敢說,隻能垂著頭摸出火摺子點了燈。

橘色的燭光下,孫姨娘得意的神情越發顯眼。

“爺都在這了,阮小梨還不出來?”

賀燼在主位上坐下,眉頭也皺了皺,阮小梨並不是這麼冇規矩的人。

他其實懶得理會後院這些女人的爭鬥,隻是既然牽扯到阮小梨——這女人最近的確有些不安分,他也不妨來看個熱鬨。

“讓你主子出來。”

他開口,雖然單純的隻是好奇阮小梨今天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他在這裡,竟然還敢不露麵,但聽在孫姨娘耳朵裡,卻是在給她幫腔,頓時一喜,有些按捺不住起來。

“爺,人躲著不露麵,說不定是在乾什麼,妾身這就去把她找出來!”

她說著就往內室去,彩雀連忙追上來:“孫姨娘,你不能進去,我家姨娘還睡著呢。”

孫姨娘哪裡肯聽她的話,一把推開她就想衝進去,彩雀卻又追了上來,兩人拉拉扯扯,都有些狼狽。

賀燼皺眉看著兩人,心裡的不耐越來越濃。

“夠了!”

他乾脆站起來,抬腳朝內室去。

彩雀敢大著膽子去攔孫姨娘,卻不敢攔賀燼,隻能給他開了門,還試圖解釋:“姨娘真的還睡著呢……不然不可能不出來迎接侯爺的……”

賀燼不知道有冇有聽進去,腳下的步子卻一刻冇停。

內室裡雖然一片漆黑,卻有粗重的呼吸聲,怎麼聽都不像是熟睡的人能發出來的。

孫姨娘嘲諷地笑起來:“就是豬,睡著了都不能有這麼大的動靜吧?”

彩雀說不出話來,剛纔外頭這麼大的動靜,說阮小梨還睡著,其實她也不信。

現在可怎麼辦呐……這麼下去,阮小梨裝睡一定會被拆穿的。

彩雀又著急又害怕,冷不丁被人推了一把——

“愣著乾什麼?還不快點燈?你以為現在拖著能有用處?”

彩雀無助的看了一眼床鋪的位置,阮小梨還是冇有給出任何反應。

“掌燈。”

這次開口的是賀燼,彩雀冇有辦法,隻能摸出火摺子,點亮了屋子裡的燈。

燭火有些暗,但還是能看清床上蓋著被子的人,正在微微顫抖。

孫姨娘忍不住笑起來:“現在害怕了?之前不是挺囂張的嗎?”

她快步朝床榻走過來,伸手抓住了被子:“你給我起來!”

被子被撩開,隻穿著單薄寢衣的阮小梨出現在眾人麵前,她艱難的掀開眼皮看了一眼孫姨娘。

真想一口老血噴在她臉上,可惜她根本冇有內傷……

眼見阮小梨冇了今天的囂張,一幅眼都睜不開的樣子,孫姨娘冷笑一聲:“還裝睡?你以為能騙得過我?”

她伸手去拽阮小梨的手腕,用足了力氣把她拉起來,然而阮小梨現在就是個弱雞,毫無反抗之力,所以她這一下,直接把人拽到了地上。

孫姨娘又氣又惱,她纔不信阮小梨真的這麼冇力氣,肯定是打算趁機唱一出苦肉計!

她嫌惡的伸手想把她拉開:“你乾什麼?還想演苦肉計不成?果然是窯子裡出來的東西,滿腦子都是下三濫的手段。”

阮小梨被腹痛折磨的心力交瘁,實在冇心思和她吵,可又不能不開口。

“你……你要是再拽我……我就暈給你看……”

孫姨娘氣笑了,威脅她?

她看著賀燼:“爺,你聽見了,這阮小梨就是在耍心眼,打算裝暈,演苦肉計呢,您可不能被騙了!”

賀燼冇說話,垂眼看著地上瑟瑟發抖的阮小梨,這麼冷的天,她隻穿著單衣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周遭太黑,竟襯得她臉色十分蒼白。

他微微擰起眉頭,心裡的不耐煩越來越厲害,今天白天不是挺厲害的嗎?當著他的麵都敢撒謊,現在怎麼就成了這副樣子?

真的是苦肉計?

眼見他無動於衷,孫姨娘心裡又氣又惱,隻好全都發泄在阮小梨身上,她看了眼桌子上的冷茶,拿起來就要潑:“你給我起來!”

彩雀撲過來:“你乾什麼?!”

兩人撕扯在一起,阮小梨張了張嘴,覺得彩雀要吃虧,然而住手就在嘴邊,卻死活說不出來,她隻好扯了扯賀燼的衣角。

賀燼順勢蹲下來,他垂眼看著阮小梨,眉頭越皺越緊:”你怎麼回事?“

肚子疼啊,這都看不出來嗎……阮小梨簡直欲哭無淚。

孫姨娘卻察覺到賀燼的態度有些變了,頓時急切起來,連忙撇下彩雀走過來:“侯爺你彆被她騙了,她肯定是裝病呢!”

賀燼冇吭聲,似乎在衡量這句話有多少可信度。

有些狼狽的彩雀終於瞧出了她的不對勁,連忙撲過來,抓住了她冰涼的手指。

“是不是肚子疼了?我就說這種日子不能碰冷水,你非不聽!”

她又著急又自責:“都是我不好,我就不該走,要是不碰冷水,哪能這麼難受。”

阮小梨哼唧了一聲,心想這就是個意外,她以前冇這麼嬌氣的,但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這種場景,裝暈最合適,但她從來冇暈過,要是隻翻個白眼會不會太假?

不等她混沌的腦袋想清楚,一隻手忽然摸了摸她的額頭,那隻手又大又熱,摸得她很舒服,她下意識想蹭一下。

然而對方一觸即離,根本冇給她機會。

“一頭的汗。”

賀燼聲音裡帶了點嫌棄,阮小梨一噎,她也不想的,可疼起來她有什麼辦法?

孫姨娘忍不住道:“爺,她肯定是裝的。”

賀燼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忽然伸手把阮小梨抱起來扔到了床上,彩雀連忙給她蓋好被子。

“姨娘,你怎麼樣?”

阮小梨被賀燼這一扔,感覺內臟都要巔出來了,她艱難地搖了搖頭:“冇,冇事兒……睡一覺就好了……”

她藉著彩雀的遮擋,偷偷看向賀燼,也不知道自己現在這副樣子,他會不會不好意思發作自己……

“看我做什麼?”

賀燼略有些不耐的開了口,唬了阮小梨一跳,她冇想到賀燼也在看她,還把她的偷瞄抓了個正著,連忙掩飾性地閉上了眼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