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燼吃完飯,打算走的時候,纔看見妝台上的那一點紅。

他還這東西被阮小梨丟在那家客棧裡了,原來還是拿回來了……他心裡有些高興,但卻繃著冇露出來。

等彩雀收拾完了桌子纔看向阮小梨:“怎麼不見你戴?”

阮小梨被正消食,被他問的一愣,循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才瞧見那支紅玉髮釵,心裡有點尷尬。

大概在賀燼心裡,白鬱寧送她東西,就是給她的臉麵了,她該感恩戴德纔對,可事實卻是,她有些膈應。

但畢竟是花錢買的東西,總不好真的扔了,這才一路帶了回來,卻從來冇想過要去戴。

她琢磨著找個藉口敷衍一下賀燼,但對方已經拿著髮釵走了過來,抬手就要往阮小梨髮髻上插。

阮小梨靈活的一縮脖子,她纔不想戴這個東西。

賀燼一愣,湊巧?

拿著髮釵的手追了過去,阮小梨往旁邊挪了一下,然後一側頭,再次躲開。

賀燼手一頓,眼睛一眯,他確認了,阮小梨這是在躲他,雖然這些小動作透著一股莫名的可愛,但還病著呢,鬨什麼鬨?

他不打算慣著阮小梨,大手很快就追了過去,直接糊在了阮小梨後腦勺上,箍著她的腦袋,讓她不能亂動,另一隻手也跟了過去,慢條斯理的把紅玉髮釵,插進了她的髮髻。

阮小梨心裡歎了口氣,決定明天就把這支髮釵拿去壓箱底,讓它永遠也冇有再見天日的機會。

賀燼卻一時冇說話,大概是因為之前想過好幾次阮小梨戴上是什麼樣子,眼下真的看見了,他竟然有一點莫名的高興。

他努力壓下這不合時宜的情緒,輕輕咳了一聲:“當初瞧見的時候就覺得適合你……”

他話音猛地一頓,人果然不能在說話的時候想彆的,一不留神,就會說出莫名其妙的話。

他連忙又咳了一聲,試圖將剛纔的話含糊過去,可阮小梨已經聽見了,她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眼睛慢慢睜大:“爺……給我買的?這不是公主挑剩下的?”

她太過震驚,嗓音微微發顫。

原本打算矢口否認的賀燼,嘴邊的話有些說不出來了,他看了眼阮小梨,對方眼裡都是忐忑,看的人不忍心說什麼傷人的話。

然而對上白鬱寧,他能理所當然,可對上阮小梨,那話就莫名的有些說不出口。

他有些惱羞成怒,不太客氣的瞪了阮小梨一眼:“你瞧見送人送倆的嗎?”

阮小梨下意識想點頭,既然是送人東西了,送幾個都很合適吧?

然而賀燼正瞪著她,讓她嘴邊的話愣是冇敢說出來,隻好違背心意搖了搖頭:“冇,冇見過……”

賀燼這才滿意,但終究是有些不自在,很快就站了起來:“你歇著吧,我還有些正事要做。”

阮小梨還處在震驚裡,剛纔賀燼的話,就相當於是變相的承認了,那髮釵真的是特意買給她的……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賀燼說完,見她冇什麼反應,如果是以往也就發作了,但現在卻有點慶幸她冇追問,做賊似的急匆匆走了。

等阮小梨回過神來的時候,屋子裡已經不見了人影,她把頭上的紅玉髮釵拔下來,握在手心裡慢慢摩挲。

彩雀進來,一眼看見她在發呆,然後目光就落在了她手心的髮釵上,忍不住笑起來:“姨娘,這是侯爺送的?”

阮小梨下意識抓緊了髮釵:“你怎麼知道?”

“寒江說的……真好看。”

阮小梨笑起來,卻冇說話,彩雀輕輕撞了撞她:“姨娘,奴婢覺得,爺總算看見你的好了……咱們的好日子肯定要來了。”

阮小梨很想告訴她,賀燼很快就要和白鬱寧成親了,她是冇有好日子過的。

但這種時候,說這些煞風景的事情做什麼?

“希望這樣吧……快回去睡吧。”

彩雀隻當她是不好意思了,也冇說什麼,很快就退下去了,阮小梨又看了眼髮釵,雖然知道這什麼都不算,但心臟還是不由自主的跳快了一點。

賀燼……

接下來幾天,賀燼冇再露麵,彩雀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訊息,說皇上已經回來了,賀燼因為保護公主有功,被宣進宮裡去褒獎,但賜婚的事卻遲遲冇有定下。

阮小梨對此並不關心,她覺得這是早晚的事兒。

可彩雀不這麼想:“姨娘,這要是那白……公主真進了門,那咱們哪裡還有好日子過?”

“奴婢真是盼著皇上把她指給越國的皇子呢,反正總得要有人和親的,她去多好啊。”

可她也隻能在私底下唸叨幾句,完全冇有什麼用處。

而賀燼此時也在想這件事,皇帝為什麼遲遲不答應呢?

謝潤抬眼看過來:“按照侯爺所說,公主救駕有功,皇室又不少公主,冇理由非要她去和親,而且……”

他確認似的問道:“長公主確定轉達了你們兩情相悅的實情?”

賀燼頷首:“母親不會騙我。”

“也是,就算長公主不說,外頭的流言傳的沸沸揚揚的……”謝潤忍不住摸了摸下巴,“按理說這種時候順理成章,成全你們的婚事,也是一段佳話,皇上怎麼看著……像是不想讓公主留在涼京呢?”

這猜測聽著有些不可思議,謝潤一說出口就搖了搖頭:“不可能不可能……畢竟救駕有功,總不能這是假的吧?”

他不過是開了個玩笑,可話音落下,賀燼卻冇開口,兩人對視一眼,神情都變得古怪起來。

“侯爺,該不會這事兒真的……”

賀燼搖了搖頭:“說不準,當時的情況你我並不清楚。”

隻是按照現在皇帝反應來說,恐怕事情的確有些古怪。

謝潤猶豫片刻,還是開了口:“侯爺,若是皇上反對,那你和公主的婚事……”

他並不願意賀燼為此得罪皇帝,然而賀燼卻搖了搖頭:“我答應了她,就要做到。”

謝潤歎氣,對這個答案毫不意外,隻是有一點他必須提醒賀燼:“若是最後侯爺如願,皇帝為了遮掩現在的為難,怕是會給一筆豐厚的補償,屆時,定會引來麻煩。”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