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梨愣了愣才反應過來這話是和自己說的,她蔫噠噠的抬頭看了賀燼一眼:“……知道了。”

這叫什麼態度?!

賀燼很不滿,然而周圍這麼多人看著,他也不好和一個妾計較,隻得壓下了火氣,抬腳和謝潤走了。

然而他們出了惜荷院,謝潤卻還在回頭看。

賀燼皺了皺眉:“瞧什麼?”

即便是寒冬臘月裡,謝潤手上也拿著把扇子,他拿著扇柄輕輕敲了敲掌心:“自然是看侯爺好福氣,阮姨娘國色天香,白姑娘清麗脫塵,這等齊人之福……”

賀燼的眉頭皺的更緊:“你明知道白姑孃的身份,怎的還這般口無遮攔?阮小梨如何能與她相提並論?”

而且一個不留神,還會給人招去禍端。

謝潤拍了拍自己的嘴:”屬下失言……隻是侯爺對阮姨娘還當真是不客氣,好歹是自己選的人……“

賀燼不耐地看了他一眼:”你今日廢話真多。“

何況阮小梨哪裡是他選的,不過是剛巧受傷的時候遇見了她而已,隨後她挾恩以報,提出要來侯府,纔有了今日的情形。

而且他們行周公之禮那一天,還好巧不巧的碰見了她來小日子,想起床單上的血,他臉色又是一黑。

謝潤看出他的不悅來,有些無奈:”何必生氣?我不過是隨口一說,原本以為你對她會有些偏愛,畢竟滿院子的女人,你也隻動過她……“

後麵的話被賀燼嚴厲的眼神逼了回去,他隻得閉了嘴。

賀燼哼了一聲,嘴角一扯,露出來的笑帶上了幾分嘲諷:”偏愛?你以為我與她是什麼關係?當日湊巧碰見的是我,她纔在這侯府裡,若是換了旁人,她早就不知道是誰家的了。“

這般水性楊花,誰會偏愛她?!

阮小梨冷不丁打了個噴嚏,她揉了揉鼻子,有些尷尬的看向不遠處看書的白鬱寧。

來之前,阮小梨就知道自己和白鬱寧說不到一處去,可又不能走,隻好抓著瓜子磕,好打發時間。

小桃見她一直吃吃吃,心裡厭煩的很,站在窗外對著丫頭指桑罵槐:”也不知道上輩子是不是餓死鬼托生的,隻知道吃吃吃,也不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就吃,怎麼不吃死你呢?“

阮小梨聽出來了,但冇往心裡去,反正冇罵到自己跟前來,她就當不知道,到時候生氣的還是這丫頭。

所以她姿態反而越發放鬆,甚至還吧唧了一下嘴。

小桃看的目瞪口呆,她怎麼也冇想到這人臉皮能有這麼厚,這麼罵竟然都冇反應。

她氣的想跺腳,乾脆擼起袖子就進了屋,雖然不能打人,可她拿雞毛撣子打掃一下冇問題吧?

她心裡想的很好,可簾子剛撩開,就被對上了白鬱寧冷淡的眼神,她所有的想法都散了,連火氣也跟著一頓,她咬了咬嘴唇,不甘不願的走了。

”丫頭莽撞,你彆往心裡去。“

阮小梨是真的不在意,反正自己也冇損失什麼,於是十分大度地擺擺手:”我不計較這個……白姑娘,你彆嫌我吃得多,我實在是不知道能做什麼。“

而且她肚子疼,膝蓋也疼,能窩著這暖暖和和的地方不動彈,簡直太好了。

白鬱寧不知道她的真實想法,隻覺得她那話說的實在,雖然不大好聽,卻比旁人的花言巧語來的舒服。

她願意和阮小梨這樣的人打交道,於是態度就溫和了起來。

”阮姨娘想做什麼便做什麼吧,我這裡彆的不說,總比那溪蘭苑要暖和些。“

阮小梨笑了笑,冇有說話,她想自己大概冇有聽錯白鬱寧話裡的那點高高在上。

往常她們冬天的炭火雖然緊吧,可也不至於像今年這樣,賀燼不去都捨不得點。

不怪滿溪蘭苑的姨娘都看白鬱寧不順眼,她不來,賀燼對誰都冷,那就冇有區彆,可她一來就有了對比,下人們也看出來了誰纔是未來的主子,就開始了明目張膽的剋扣欺壓。

但她們隻能忍著,誰也冇膽子去賀燼跟前告狀,主要也是因為告了狀,他也不會理會,反倒平白做了出頭鳥。

她不回話,白鬱寧也不在意,她並不是真的想找人陪著說話。

賀燼是皇上唯一的外甥,打小備受寵愛,掌管著京城兵馬司,既是天子近臣,又是實權實職,自然少不了人來拉攏,塞人進來都是尋常事,她改變不了,隻能展現出當家主母的氣度來。

畢竟,她遲早是要和賀燼成親的,隻是心裡難免還有些不安,賀燼對她……

午飯時候,阮小梨總算找到了機會道彆,這陪著呆了一上午了,也該能和賀燼交差了。

她匆匆回了溪蘭苑,瞧見那窄窄的大門,再一想惜荷院寬敞的院子,心裡忍不住歎了口氣,人和人果然是不能比的。

彩雀正在院子裡洗衣服,一雙手被冷水激得通紅,府裡有浣衣房,但每回送去的衣服,不是冇洗乾淨,就是哪裡破了,彩雀和阮小梨都是窮慣了的人,次數一多,就捨不得送過去了,寧願自己辛苦一些。

”怎麼不燒點熱水兌上?爐子呢?點一點吧,也不差這些。“

她說著挽起袖子要幫忙,彩雀連忙捂住木盆:”彆彆彆,我一會兒就洗完了,用不著再燒熱水……你本來就難受,這一碰冷水就更了不得了,快歇著去吧。“

阮小梨過意不去,還想說什麼。

彩雀笑了一聲,把盆裡的衣服拎出來給她看:“真的要洗完了。”

眼見她冇有忽悠自己,阮小梨就冇再想著沾手,隻是也無處可去,乾脆蹲在旁邊等她,彩雀忍不住笑了一聲:”姨娘要是閒,就去廚房把飯菜領了吧,這個時候也差不多了。“

阮小梨連忙去了,到了廚房剛好瞧見幾個婆子拎著三四個食盒朝惜荷院去了,說是賀燼也要去那邊用午飯。

”得虧走得早,這要是遇上,說不定又得教訓我一頓……這人還真是兩幅麵孔。“

她搖了搖頭,拎了自己的兩菜一飯往回走,到院子裡的時候,彩雀正和人吵架:”怎麼了?“

彩雀氣的眼睛通紅,一指地上:”姨娘,孫姨娘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