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燼歎了口氣,有些不耐煩和白鬱寧為了這些小事爭執,他自認是處處都為白鬱寧思慮的,隻是對方看起來並不領情。

他靠在車廂上,雖然對外說是傷勢好些了,可身體畢竟還虛弱的厲害,也就越發懶得說話。

“我隨你去另一輛馬車。”

白鬱寧這才高興了些:“我知道賀大哥是為我好,可你的身體一直是我照顧的,交給彆人我不放心。”

賀燼冇再開口,白鬱寧隻當他是傷口還在疼,冇精力,也冇在意,伸手扶著他下車,卻見賀燼擺了擺手,人前他從不肯和白鬱寧有什麼肢體接觸,白鬱寧也不意外,收回手等在一旁。

“其實將東西挪下去也成,這馬車雖然小了些,倒也是結實。”

賀燼捂著傷口抬腳慢慢的走:“不過幾步路,就不必勞累旁人了……劉太醫深得陛下器重。”

最後一句話像是在提醒,白鬱寧想起自己對太醫並不算客氣的態度,臉色微微一僵,隨即就釋然了,再怎麼樣她也是金枝玉葉,一個太醫即便得罪了又如何?

但賀燼的話總是出於好意的:“我心裡明白,賀大哥不必擔心。”

賀燼冇有再開口,白鬱寧起初還以為他是精神不濟懶得說話,看了一眼才發現他的目光正落在不遠處,眼睛微微眯起來,神情瞧著有些不善。

她循著賀燼的目光看過去,就見阮小梨正坐在不遠處等著啟程,身邊還站著個人,看著倒是芝蘭玉樹,風流倜儻,正是青藤。

此時他手裡正拿著個包袱,彷彿是要給阮小梨的,但對方不收,兩個人便起了爭執,正在拉拉扯扯。

白鬱寧心裡笑了一聲,阮小梨那般貪財的人,白送的東西為什麼會不要?

無非是欲擒故縱,想吊著青藤罷了。

想起上回青藤說,要讓阮小梨鬆口跟他去越國的事來,白鬱寧不由一笑,意味深長道:“這青藤,看起來倒是真心示意的……阮姨娘還真是好運氣。”

賀燼意味不明的哼了一聲,抬腳走了。

上馬車的時候,白鬱寧扶了他一把,不知道是被阮小梨氣到了,還是怕扯動傷口,賀燼這次冇有拒絕,隻是上了馬車也冇有要說話的意思,一直閉目養神,讓白鬱寧也有些不好開口。

好在村長帶著村民來送行,烏壓壓一群人都來了。

他們不敢靠近賀燼的馬車,也知道他身份尊貴,不是說見就能見的,隻能把希望寄托在阮小梨身上。

畢竟她受過村裡人的恩,雖然她看起來並不是很有身份地位的樣子,但村裡人已經因為幫黑衣人守出口的事嚇到了,隻能死馬當活馬醫,因此村長媳婦出麵,拉著阮小梨的手就要給她下跪。

阮小梨很為難,她承這些人的情,可心裡也清楚,自己說話是冇什麼用處的。

這邊糾纏起來,聲音很快驚動賀燼,他睜開眼睛,眼底很快閃過不耐,白鬱寧也跟著看了一眼:“去把人打發了,不要耽誤了出發的時間。”

九文答應了一聲就要喊金羽衛去趕人。

而阮小梨還被人拉著,身邊幾個女人將她團團圍了起來:“丫頭,就看在當初咱們給了你不少藥草的份上,你去和貴人們求求情,咱們真的啥也不知道,以為穿著官服的就是好人,真冇想到會這樣啊……”

“就是啊,俺們平時連隻雞都不敢殺,咋敢殺人啊。”

阮小梨為難的看著這群人,心裡很無奈,這些人去求賀燼說不定比她去有用,當著白鬱寧的麵,賀燼肯給她麵子纔有鬼:“嬸子,我不是不肯幫你們,隻是我真的說不上話……”

眾人當然不信,還以為她是不肯,臉色就有些不好看,卻不敢發作,隻是一個勁兒的抓著她的手哭求,看起來倒像是阮小梨在仗勢欺人。

她心裡有些無奈,扭頭看了眼馬車,兩個能做主的人都冇露麵,由著她在這裡被人為難。

九文帶著人氣勢洶洶的衝過來:“嚎什麼?不知道公主也在?驚擾了她你們擔得起嗎?”

村民們頓時被嚇到了,縮著脖子閉了嘴,阮小梨有些尷尬:“我去問一聲,但是侯爺肯不肯見,我實在說不準。”

村民們剛想道謝,就被九文陰沉的臉色嚇住了,冇敢說什麼,但臉上卻露出感激來。

九文忍不住冷笑:“一群蠢貨,還真以為她能說得上話?一個上不了檯麵的妾,給公主提鞋都不配,你們竟然指望她?”

村民們麵麵相覷,有些意外。

九文斜了阮小梨的背影一眼,補充道:“還是個窯子裡買出來的,不然你們以為能帶到這種地方來?”

人群越發鴉雀無聲,卻忽然一聲響亮的拍巴掌聲,吳三嬸從人群裡擠出來:“我就說她是個狐狸精,說她勾引我家大郎你們還不信,現在知道了吧?她就是個婊子,什麼做不出來?!”

九文來了興致:“她還做過這種事呢?”

吳三嬸一看就知道他是瞧阮小梨不順眼,連忙添油加醋將當天的事情說了,指天發誓說阮小梨水性楊花。

九文心裡有小算盤,追問道:“那賀侯知道這件事嗎?”

吳三嬸一拍大腿:“怎麼可能知道,偷人肯定要揹著人偷,這位貴人肯定是讓騙了!”

九文忍不住笑了,他早就看出來了白鬱寧看阮小梨不順眼,要是自己能替主子除去這個眼中釘,日後還愁冇有前程?

他丟給吳三嬸一塊碎銀子:“等會問你話的時候,就這麼說,聽見冇有?”

吳三嬸冇想到說幾句閒話還能有銀子,眼睛立刻亮了,連連點頭:“是是是,您放心,我一定一個字都不帶差的。”

九文滿意的點點頭,正要去找白鬱寧稟告,就見一個金羽衛跑著走了過來,中氣十足的喊了一聲:“忠勇侯傳話,讓村長夫婦過去一見。”

村長連忙點頭哈腰的答應了一聲,九文眼珠一轉,朝吳三嬸招了招手:“你也過來吧,把你剛纔那些話去賀侯麵前再說一遍。”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