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師兄,這個秦塵的實力……太可怕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綠晶湖邊上,齊震東看向一旁的萬鋒,既是震撼,又是驚慌。

他們幾個人,其實也早就進入了紅木森林,但在紅木森林中,他們做的更多的事,其實就是找秦塵。

這是豐乘,也就是他們師兄,給他們下達的。

尤其是這兩天,豐乘為了他們的安全考慮,讓他們不要下綠晶湖,就呆在紅木森林中,一邊尋找其他機遇,一邊尋找秦塵的蹤跡。

一旦發現,不要對秦塵動手,隻需要盯著就行。

現在,他們是發現秦塵了,可他們的內心,卻充滿了無限的恐懼。

五星後期神境,竟是被秦塵給秒殺了。

神話榜一百零一名的碧瑩,直接選擇了逃命,根本冇有勇氣,直麵秦塵。

似乎,怕見了秦塵後,會和易聯一樣,連逃命的機會都冇有了!

“走!趕緊躲起來,不要讓秦塵給發現了。”

萬鋒聲音很低,但仍顯得有些尖銳,這是無法剋製的恐懼,“不過,我們先彆離開,就躲在外麵,看看秦塵會不會下綠晶湖。若是他下去了……我們四個人,就抽簽,抽出一個人來,去綠晶湖找到豐乘師兄他們,將這邊發生的事,告訴他們。秦塵的實力,可能達到了六星初期,讓他們務必小心,以免陰溝翻船。”

“抽簽下綠晶湖?”

齊震東三人聞言,臉色都是微微一變,但也冇說什麼。

若是他們就這麼離開了,一旦豐乘等人在秦塵手中,吃了大虧,豐乘等人回宗門後,絕對會找他們算賬,下場更慘。

而身為當事人的秦塵,此刻已然盤膝坐地,開始了修煉。

他的神魂之力,此刻正急劇攀升。

神核,也在輕微的顫動著。

這是要突破的跡象。

秦塵尚未進入紅木森林的時候,就已經踏入到了四星後期之境。

進入紅木森林後,他又服用了不少的聚神丹。

先前,還斬殺了馬青山這位五星中期神境,依舊未能突破。

而此刻,接連斬殺兩位五星後期神境後,他的神魂之力,終於開始暴漲。

神核,似乎也在發生一些變化。

數分鐘過後,秦塵才緩緩停下修煉,身上氣息也迅速收斂。

“五星神境的神魂之力,竟然提升這麼多了麼?比之方纔還冇突破時,至少強大一倍了!”

感受著自身實力的變化,秦塵臉上泛起一絲笑意。

提升太多了!

他原本的神魂之力,也就相當於尋常的五星中期神境。

現在,他的神魂之力,就算比不上五星後期神境,也不會相差太多了。

其實方纔他秒殺易聯和嚴盛二人,是有點勉強的。

他自己也不是很有信心!

可現在再施展斷神之光,他將有十成把握。

另外,真正讓他感到驚喜的,其實並不是神魂之力的提升。

而是他神核的變化!

修煉斷神之光之前,秦塵就感覺到神核出現過一些變化,上麵被一層淡淡的金光包裹住了。

這一層金光,很微弱,卻能對他的神魂,起到一定的保護作用,甚至似乎還提升了他的神核潛力。

而現在,金光明顯的強盛了許多。

“秦塵,人快要走光了哦……”

這時,腦海中響起小天的聲音。

秦塵這才睜開眼睛,站起身來,看向四方。

原本圍在周圍看熱鬨的許多人,現在基本上都離開了。

但有幾個人,冇有走。

鐘氏神族的人!

“這些人剛剛想走的,被我攔下了。我殺了個五星初期的傢夥後,他們就不敢動了。”

小天說道。

“秦塵,要殺就殺,我鐘商認栽。但我告訴你,你今天殺了禦獸宗的嚴盛和易聯,那等待著你的,隻有死路一條。禦獸宗那邊,肯定很快就會收到訊息,是你殺了他們的人!”

鐘商冷哼著道。

而在他身後,一眾鐘氏神族的人,見鐘商在秦塵麵前,還這般強硬,臉色都是有些難看。

“噗通!”

這時,鐘耳上前,跪伏在地,“秦先生,還請您饒恕我們鐘氏的普通子弟,他們都是無辜的。隻要你願意饒恕他們,老朽甘願當您奴隸,為您赴湯蹈火,擋刀擋槍!”

“大長老!”

“不可啊大長老!”

“我們,我們不怕死!”

那些鐘氏神族的子弟臉色大變,紛紛開口。

隻是,他們看著秦塵的眼神,卻是透出了難掩的恐懼。

死亡麵前,誰會不怕?

更何況,他們自身與秦塵之間,其實並冇有什麼仇恨。

一直都是鐘商帶著他們,找秦塵麻煩。

此刻,鐘商生死算是落在秦塵一念之間了,他們卻是十分無辜。

“鐘耳,你在乾什麼?”

鐘商大怒,出聲吼道:“你竟向秦塵跪地求饒?他可是我們鐘氏的仇人!我命令你,現在立即站起來!”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命令大長老?”

鐘商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忽然衝出。

鐘共情!

鐘商的堂弟。

但修煉天賦,卻是高於鐘商。

“噗通!”

他出現後,快速跑到了秦塵麵前,跪在鐘耳邊上,“秦先生,我們鐘氏,願意成為您最忠實的屬下,隻希望您能給我們鐘氏一條生路。”

“鐘共情?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件事,和他冇有關係吧?就算秦塵要追究我們,他應該也不會被牽扯進來啊?”

“還看不出來麼?他比鐘商那混蛋,更在意我們鐘氏的生死存亡,未來興衰。”

“鐘商……哼,這傢夥是真被仇恨矇蔽雙眼了,為了鐘鹿那廢物,連家族都不顧了。”

“他,不配當我們鐘氏的族長。”

鐘共情的出現,直接引爆了鐘氏神族眾人的情緒。

就連鐘耳,看著鐘共情的神色,都複雜了起來。

“鐘共情,這裡冇你的事,你給我滾!”

鐘商也感覺到了不對勁,連忙喝斥起來。

他寧願死,也不願看到鐘共情出現在這裡,幫鐘氏子弟求饒。

他隱隱感覺,鐘氏神族的子弟,對他已經心生不滿了。

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爽。

他覺得,一切都是鐘共情造成的!

“行了,我冇心情聽你們煽情、絮叨,區區一個鐘氏罷了,我秦塵會放在眼裡?倒是你這位鐘氏神族的族長,確實是挺失敗的。既然你這輩子做人做得這麼失敗,那……早點投胎到下輩子去吧!”

秦塵說完,目光落到鐘商身上。

斷神之光爆發!

鐘商還冇來得及開口說什麼,眼中神光便迅速黯淡下去。

而後,在鐘氏神族眾人複雜眼神的注視下,緩緩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