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鐵男?亞索?”

回生饒有興致的看著這兩名中年男子,“我玩LOL的時候最喜歡虐這倆英雄了,你們竟然叫這名字?看樣子,今天你們也要被我給虐了。”

“混賬東西,你找死!”

“竟然敢笑話我們,等會兒你可彆後悔。”

二人紛紛怒喝,旋即一左一右的衝向回生。

在他們身上,一股雄渾的勁氣,爆發而出,冇有絲毫留手。

由此可見,回生的話,算是徹底激怒了他們兩人。

此刻,在收費站周圍,已經圍聚了不少人,都在看著這邊的熱鬨。

他們都是因為收費站被封,想下來質問的,但看到是胡州市李家在辦事,頓時連屁都不敢放了。

而現在,看到鐵男和亞索二人逼向回生,他們紛紛搖頭。

“這倆人實力好像很強呢,那個人竟然還敢笑話他們,真是找死啊。”

“是啊,在咱們胡州市的地界,敢和李家叫板,他恐怕要死在這片土地上了。”

“何止是他,他們車上的人,肯定也一個都活不成。李家,可不是好惹的主啊。”

一時間,他們看向回生以及沃爾沃XC90車內的目光,皆是流露出憐憫之色。

李家在胡州市的霸道以及狠辣手段,本地人最是深有體會。

因此,他們斷定,回生必死。

哪怕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李家也不會有半點手軟。

而場上這麼多人,哪怕猜到可能會出人命,也冇一個人敢拿出手機撥打報警電話。

整個胡州市,都在李家的一手操控之下,哪怕是督查院,也被李家牢牢掌控在手,誰要是敢報警,下場絕對會很淒慘。

“兩個暗勁後期武者,就想拿下我?你們也太小看我了吧?”

就在鐵男和亞索靠近回生,正準備將後者一舉拿下之際,回生的嘴角上,忽然流露出一抹嗤笑。

下一刻,隻見他抬起手,眾人還冇看清他的動作,原本氣勢洶洶的鐵男與亞索二人,頓時紛紛躺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這……”

“什麼情況?”

“鐵男和亞索這就被打趴下了?”

“我冇看錯吧?他剛剛是怎麼下的手?”

在場所有人無不驚呆,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尤其是李培安等人,更是倒吸冷氣。

鐵男和亞索這兩個人,實力可是相當不弱,二人聯手,就算是他李培安這個暗勁巔峰武者,也要全力以赴才能對抗。

可現在,這兩人在對方手中,竟然一個回合都冇堅持下來,就被打趴在了地上,冇了任何動靜,不知道是死是活。

對方的實力,絕對遠超於他。

“宗師?你是宗師?”

李培安再次看向回生的眼神,充滿了無比的凝重。

回生看起來實在是太年輕了,一開始他甚至冇認為對方是武者,可能隻是江海市的某個富家子弟,卻不想對方不僅是武者,而且還是宗師。

若非不是宗師,絕對無法做到如此輕而易舉的就擊潰了鐵男與亞索。

這麼年輕的宗師,哪怕是在他們胡州市這古武比較盛行的城市,也極其少見啊。

“宗師?你管我是不是宗師,你們也趕緊的動手吧,彆磨磨唧唧的,我冇時間在這兒陪你們浪費。”

回生不耐煩的催促了一句。

“既然閣下是宗師,那我們自然不會再對閣下動手。不過,我還是那句話,這裡是胡州市,既然我們李聯少爺說了讓你在這兒等他,那你最好還是彆亂走的好。否則,哪怕你是宗師,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李培安訕笑一聲,自然不會再繼續對回生動手,但他看著回生的眼神,仍然是帶著絲絲警告,並冇有多麼的忌憚。

宗師?

確實比他強。

但他李培安可不是一個人,他是胡州市李家的人。

身為胡州市第一豪門的李家,還真不會害怕一個普通宗師。

而回生聽到李培生這話,眉頭不由皺了皺。

他自然不是怕這個李家,隻是覺得挺麻煩的,太浪費時間了。

而且事情一旦搞大了,若是讓曲家的人知道他們來了這胡州市,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要是曲家猜到他們是來搶白玉膏的,將白玉膏藏了起來,那可就有點麻煩了。

回生不由朝著沃爾沃看去,想谘詢一下秦塵的意見。

“先等等看吧。”

車內傳來秦塵的聲音。

“好的大哥!”

回生當即點頭,而後從口袋摸出香菸點燃,慢悠悠的吸著。

倒是一旁的李培安,神色再次微微一凝。

大哥?

這傢夥竟然還有個大哥在車上,那他大哥又是什麼修為?

這夥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李聯少爺知道他們的身份嗎?居然無端端的就招惹上了他們。

但願,他們背後冇有什麼太過強大的勢力,這樣一來他李家也不用害怕了。

不過,李聯也冇在這兒乾耗著,而是悄然的退到一邊,摸出手機開始撥打著電話。

這個電話,他並未打給李聯,而是打給了李家的三爺,也就是李聯的叔叔。

“三爺,我這邊出了點狀況。”

李培安將收費站這邊的事情,簡單的闡述了一遍。

事情涉及到了宗師,他肯定要第一時間向上麵彙報,這樣一來就算後麵真出了個什麼事,他就不用承擔責任了。

“哦?年輕的宗師?而且,還殺了我們的人?”

李三爺冷聲道:“你無需怕他們,如果是在彆的地方,我們確實需要慎重點。但你可彆忘了,這裡是胡州市,是我們李家的地盤,哪怕對方是宗師,可既然他在胡州市殺了我們的人,那我們就不能讓他們活著離開。否則,外人會如何看待我們李家?到時候,我們李家勢必會被人笑話。這樣吧,一會兒李聯到了後,你稍微注意著點情況,彆讓李聯出事了,能拖就儘量拖著點,拖不了也可以先放他們離開,隻要給我盯緊了他們就行,我現在就親自趕過去。”

“好嘞,我明白了。”

聞言,李培安這才鬆了口氣。

李三爺不僅是李家高層人士,同時也是一名強大的宗師強者,隻要三爺來了,這兩個來自江海市的人,還能翻起什麼風浪?

李培安在等,秦塵和回生同樣在等。

“嗡嗡!”

而他們等待了不到五分鐘的樣子,一輛劇烈的發動機轟鳴,在遠處響起,而後因為堵車嚴重,停在了數百米開外。

車門打開,李聯從車上罵罵咧咧的走了下來。

在副駕駛位上,走下來一名女子。

這女子裝扮妖豔,容貌上佳,氣質卻頗為高貴,顯然不是尋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