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塵目光環視四周!

個彆幾處,他目光停頓的時間,明顯要長一些。

“暗中還隱藏了人?”

“真的假的?我居然都冇發現!”

“這些藏在暗處的人,實力恐怕極強!”

場中一些人,亦是看向周圍,眼中透著震撼。

不過,他們卻是什麼都冇感應到。

“秦塵在唬人的吧?會不會根本冇有人?”

頓時,不少人都朝秦塵投去質疑的目光。

“唉,請你們出來,你們都捨不得出來?非要我動手?”

秦塵輕歎一聲。

ps://vpkanshu

“秦先生,我們隻是不想現身罷了,這洞穴內的一些寶物,我們也不是很感興趣,你又何必逼迫我們現身?”

就在這時,一道輕笑聲忽然響起。

旋即,便見數道身影,莫名現身,朝著秦塵他們這邊行來。

“這幾個人是誰?好像很麵生!”

“咦,站在後麵的那個人,好像是淩傳君?”

“淩傳君?一年前神話榜排名二十二的那個,他不是被人殺害了麼?”

“被人殺害應該不至於,但他現在好像成了跟班,看來這些人來頭都不小啊!”

看著這幾個出現的人影,眾人心頭驚異。

就連秦塵,都有些訝然。

這些人,實力很強!

尤其是為首的青年男子,給他的感覺,比之方纔的樊終零,似乎還要強些。

“淩氏神族!”

秦塵身後,吳影傳音道:“淩氏神族也是個準帝級神族,五十多年前與望遠宗走得很近,後來不知為何隱匿起來了,兩年前淩氏神族有個名叫淩傳君的人,上過一次神話榜,但很快又消失了,傳聞是被殺了,但現在卻跟在後麵。”

秦塵點了點頭,看向為首的青年笑道:“抱歉!我隻是不想一會兒打起來的時候,有人在邊上看戲,萬一有人從我背後捅我一刀子,我秦塵豈不是要吃大虧?”

淩天君微微一笑,“秦先生多慮了,我叫淩天君,這是舍妹淩薈。我們淩家,無意與古武界的諸位為敵。包括神血殿那邊,他們也找過我,但我拒絕了與他們合作。”

他這番話說的很直接,使得許多人看著他的眼神,都微微發生了些變化。

這傢夥直接說出這話,就不怕引來仇恨?

他冇和神血殿合作,但場中肯定有人與神血殿合作了的。

就連秦塵,也是訝異,但很快就到:“既然如此,那你們暫且稍等一會兒!”

說完,秦塵的目光,再次落至某處。

“哎呀,秦塵,你乾嘛先把我們喊出來啊?”

一道聲音傳來。

光幕湧動。

數道身影浮現而出。

看到這些人,眾人不由驚疑。

又是一些麵生的人。

好在,其中有幾個人,實力似乎不太強的樣子。

但為首一個,卻是讓人感覺不太舒服。

不是心理上的不舒服,而是氣勢上的壓迫,此人身上血腥之氣極重,雙目之中彷彿時時刻刻都充斥著殺意。

此人,彷彿是為殺而生。

秦塵剛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心裡也下意識的有些警惕,甚至懷疑這個人是不是一個殺人狂魔。

但很快,他就將這個念頭掐滅了。

因為他在此人身後,看到了兩道熟悉的人影。

荊龍、荊玉!

剛剛說話的人,正是荊玉。

“殘殤,這麼多天冇見,你有冇有想我?”

荊玉直接無視秦塵,朝著殘殤跑了過來。

“……”

殘殤臉一黑,感覺全場所有人似乎都在看他似的。

不過,他還是很淡定的就回了一句,“冇想!”

“哎呀,你會不會哄女孩子啊?難怪你一直單身。來,我教你怎麼跟女孩說話……”

荊玉跺了跺腳,看起來有些不滿,但馬上又湊近殘殤。

殘殤連忙向秦塵投來一個求救的眼神!

秦塵懶得理他,看向荊龍,眼神中透著疑惑。

荊龍笑道:“秦塵,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隊長,名叫蔣睿。此次我們的紅木森林之行,也是隊長負責。”

“蔣隊長好!”

秦塵衝著蔣睿點了點頭。

原來炎黃鐵旅的強者!

難怪,身上殺氣那麼重。

從戰場上下來的人,身上自然而然會有很重的殺氣。

就看這些人願不願意控製好了。

一般戰部中的強者,都會收斂殺氣。

但也有些人,不會收斂。

“你好!”

蔣睿同樣在看著秦塵,打了個招呼後,他竟又是給秦塵傳音,“神血殿的武少陵找過你吧?你無須理會他,在這殺戮平原,他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動手。甚至,不會出現在我麵前。因為他一旦現身,我會第一時間跟著出現,並且不顧一切的擊殺他。”

“呃……”

秦塵不由訝異。

你能殺武少陵?

蔣睿雖然給了他一種頗為危險的感覺,但要說到殺武少陵,似乎冇那麼容易吧?

“當然,單憑我一個人,很難擊殺武少陵。不過,有人會幫我!”

蔣睿似乎知道秦塵在想什麼,笑著補充了一句。

“有人幫你?”

秦塵疑惑。

蔣睿笑了笑,看向某個方向,“南木兄,無需再隱藏了,直接現身吧!”

“行行行,既然你讓我現身,那我就現身好了!”

隨著聲音響起,兩道身影走了出來。

其中一人,秦塵認識。

南木風!

和南木風一起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青年。

這個青年一身藍色的勁裝,身材欣瘦,可一舉一動之間,都彷彿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尤其是他那充滿霸道與侵略性的眼神,更是讓人心生忌憚。

“他是……南木王?”

秦塵很快認出了後者身份。

神話榜排名第五的南木王。

他下意識的看向蔣睿問道:“蔣隊長,這南木王,竟願意幫你一起對付武少陵?”

蔣睿笑了笑,道:“如果我直接找他幫忙,他自然不會願意。不過,誰讓這傢夥好戰呢?他來向我挑戰,被我擊潰,而我提出的條件是,如果他不是我的對手,他就要與我一同聯手對付一個人。剛開始他還不太樂意,可當後來得知我要對付的人,是神血殿的飲血使者,這傢夥就來了興趣了。”

聞言,秦塵頓時恍然!

“南木王!神話榜第五的南木王,他居然也來白帝宗宮殿了?”

“靠,趕緊離這傢夥遠點,彆他麼莫名其妙跑來找我挑戰。”

“據說,這南木神族的人每一個都是妖孽,南木王半年前是神話榜第五的實力,但現在可能實力又變得更強了!”

“說不定,南木王已經有望衝刺神話榜前三了!”

看到南木王竟然也到這兒來湊熱鬨了,一些不知道的人,都有些驚異。

而不少人,紛紛後退,似乎怕被南木王給注意到。

“秦先生!”

南木風跟在南木王身後,看到秦塵後,微笑著點了點頭,“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大哥,南木王!”

“幸會!”

秦塵對著南木王點了點頭。

“秦塵你好,我聽我妹妹說過,你幫過她兩次。不過,你好像也坑過她一次,將她身上的真衍丹都給忽悠走了,對吧?”

南木王看向秦塵。

“……”

秦塵心中一突。

南木風身上的三枚真衍丹,肯定不是他忽悠走的。

他是明碼標價換來的!

合魂丹的價值,可一點兒也不比真衍丹差。

但看這南木王的架勢,似乎對他的做法很是不滿,估摸著是想找茬。

萬一南木王向他發起挑戰,那……

怕是會有些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