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苓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蕭壁城咬了咬牙,好不容易纔按捺住掐死雲苓的沖動。

“皇祖父,您好好看看,我和她看起來誰纔像是那個被欺負的人。

蕭壁城臉上還沾著沒擦乾淨的點心殘渣,腦門上鼓起紅腫一片。

陸七哪見過一曏威嚴俊朗的王爺如此狼狽過,心裡很生氣,王妃真是越發兇悍了。

“王妃怎能隨意對王爺動手呢!”

誰料太上皇根本不搭理他們,“鈴兒啊,爹剛才聽見王大狗說,你想跟他生孩子?”

他轉身拉起雲苓的手,苦口婆心地勸誡起來。

“這王大狗不是個好東西,千萬別被他的花言巧語騙了!”

見太上皇這般護著自己,雲苓心底覺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動。

“太上皇,那是王爺,不是王大狗!”陸七忍不住道,“王妃和王爺早就成親了,王妃已經懷了王爺的孩子!”

陸七無比盼望太上皇能記起蕭壁城,以前衆皇子中,太上皇最看重的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