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荀元拓在爬滿斑駁青苔的牆頭端坐一夜。

昨夜女子與他多說幾句,便要回屋歇息,說明日仍有些接來的針線活要做,就不打攪公子讀書了。

床榻之上隻有兩名女童枕臂而臥,而那名女子在床邊一靠,斜依著便睡去了。

公子的棋譜徹夜都未曾打開,眸子半合,不知在想些什麼,直至天光大亮。

“堵不如疏,想必徹夜不眠,定是未曾徹底想通。隨我來吧,順便外出摘些野菜,權當是幫襯人家了。”牆下週可法的聲音傳來,才使得荀元拓堪堪回神,顧不得雙腿麻木,滑下牆頭,快步跟上師父。

三駢處人家不多,大都是零零散散,路北一家路南一家,東邊最近處的東蔭縣也需走上一陣。先前荀元拓與女子閒聊時得知,女子喚作洛含煙,每隔三日,便要早早出門前往東蔭縣走一趟,隻為接下點針線活用以養家謀生。

僅憑藉這點針線手藝,自然不夠三口人吃穿。不過所幸周圍野地繁多,野菜草藥在此繁衍得茂盛,不論是用以添入自家飯菜,還是采集一籃去往集市售賣,總可以維持生計。

當下週可法前往采摘的,便是那可入飯的野菜。荀公子一宿未眠,頗為恍惚,加之無這等經驗,半個時辰下來,摘了滿滿噹噹一籃野草,其中可食的野菜,幾乎隻有數根。

老周先生並未談及其他,而是耐心教導徒兒如何識彆野菜雜草,一直忙碌到晌午,才略微停下身形,稍作休息。

“一夜未眠,估計有良多感悟,不妨講與為師聽聽。”老周先生身形高瘦,數次彎腰采摘,腰腿處此刻又隱隱作痛,隻得盤腿端坐,靠在身後一棵楊柳上,笑眯眯的看向自家這位得意門生。

“學生愚笨,苦思冥想一夜,亦未曾想出其中道理。”小公子也好不到哪去,停步好一陣仍氣喘不止。擱在平常,沐浴用齋皆有仆從侍奉,哪有像現如今這般勞累過,再有天生肺弱,許久功夫纔將氣息喘勻,緩緩答道。

“你若是愚笨,那天底下還能有幾個聰明人?就像是采摘野菜,並非是你眼力差勁,而是不夠手熟罷了,有些事物看不真切乃是必然,放心說便是,為師又不會隨意取笑。”

話雖這麼說,可荀公子心底腹誹不已。當初比拚棋力時,先生所作所為,簡直就算得上狂傲無禮,幸虧自個有些城府,不然兩人若是在府中廝打起來,傳將出去,荒唐行徑恐怕能叫人傳頌數年,引以為笑柄。

不過眼下卻不是提及這事的時節。

荀元拓收斂心思,先將女子原話如數說出,而後定定心神道,“先拿官府這邊來說,徒兒雖是布衣,但在家丁閒聊時亦聽聞過不少。若是有人因公差殞命,朝廷定會發下一筆為數不少的孀銀,為家眷所用;可若是生死不明,這銀兩便收押不發,待此人露麵或是尋到屍首,隨後才分發至家眷手中。”

“官府公文條例,明文書寫不允女子作驛使,更何況洛含煙不通騎禦,久占朝廷所設的驛站,確實與律法不合,此為其一。”

說罷荀元拓瞧瞧師父臉色,生怕有遺漏之處。

“端的不錯,看來元拓對律法亦有瞭解,的確博聞強記,不知其二又是何解?”周可法揉揉腰眼,目光之中頗為讚許。

見此荀公子鬆口氣,隨即講道,“其二便是以洛含煙的際遇來講。夫君久久不回,以一人之力養育二女,顯然是極為勉強。其夫為朝廷欽點驛使,且是受朝廷召集前往京城,半路失蹤。於情於理,官府應當妥善安置,而不該似如今這般百般驅逐,甚至不惜請潑皮無賴上門尋釁滋事。”

“洛含煙亦曾語,並非定要強占此地,隻是家中尚且無米下鍋,食不飽腹穿衣不暖,安能購置或是修築宅院。退開一步,即便是自行搭建個避風擋雨的草廬,身為弱女子本就力微,況且身負養育二女的千斤重壓,二者怎能兼顧?”

“且洛含煙所為,除卻不能騎馬報信,其餘餐吃留宿,皆是傾力而為,全然不能稱之為強占,更顯得官府有些借勢欺人。”

“於法度一途,官府占優,而在情理之中,洛含煙三口可謂是冤屈至極。”

周可法雙眼微眯,“依你所見,眼下的情形應當如何?二者間的矛盾之爭,根源又出自何處?”

此話一出,荀公子破天荒有些臉紅,抿抿那本就極薄的雙唇,黯然答道:“這些道理,其實未消多久就已思慮通透,然而老師這最後一問,卻使得我冥思苦想了近乎整夜,仍舊不得其解。”

老周先生將身形坐正,一字一頓道。

“根結在窮。如同我先前講與你的道理相通,富奢之家,鮮有在意貧苦之人的時候。”

“並非是說讓富人不惜散儘家財,全盤接濟窮苦百姓。那等好吃懶做,無病無疾四體不勤的貧苦之人,當然不值得接濟憐憫;可對於這戶人家而言,實在是有心無力。”

“做針線,拾野菜,終究過於勉強。且按照這等局麵下去,很快那群請來的潑皮無賴便無物可搶,若是再不走,恐怕貞潔清白都要折在他人手上。退無可退,天絕人之路時,為何周遭富庶人家皆是袖手旁觀?”

“如今的上齊以文風昌盛最為聞名,家中富庶的士子常借詩文鍼砭奢縱人家,引來無數讚譽,卻偏偏連一枚銅錢都捨不得外流。此為民風之積弊。”

荀元拓目光炯炯。

“興許千百年後有一日,官府可廣釋出告征集民願,富庶之民可不吝兩三頓酒錢,人人皆可以餘力助人,則盛世可期。”

天底下估計冇人能想到,將此等宏願說出口的,僅僅是一位年近半百的教書先生。

這位教書先生鬍鬚略微雜亂,由於采摘野菜,蹭得一身藍褂之上儘是土灰。手邊還放著一籃整整齊齊的野菜。

然而此刻在荀元拓眼中,山嶽如聚。

ps.所幸當今盛世,正如周老先生所期。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