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話說完不多時,長空中傳來陣陣驚雷之聲,好似天上甲軍擂鼓助興,有仙神由北至南殺出血路。雲仲回神,定睛觀瞧,車廂之中哪裡還有吳霜蹤跡,隻有呼嘯劍氣飄飄蕩蕩,落於少年腳邊。

“你在此等候,為師去去就回。”

雲山墨雨正當中,有劍仙踏劍而走,衣衫儘濕,落魄至極,卻於浩浩然間一氣重回采仙灘,鳴雷隨其後,難越背影。

章府百丈外長街處,氣定神閒的老者渾身有三處通透血洞,大風一過血雨湧出,異常淒慘。街上連通捕快在內八十餘人,皆未想過有朝一日,僅憑人力能以戲班鈍頭花槍,將這位一縱百丈毫髮無損的老者戳透體魄。

而馬巳傷勢更甚於老者,左臂已然綿軟的掛在身側,全身經脈,皆已斷毀。老者雙拳確實神威難測,稍有不慎便被尋出空當,給予馬巳重重的一拳,循環往複下外表傷勢不顯,可內傷卻堆疊到極高,直到將上下經脈一齊震裂。欲想動用內氣,已是難比登天。

不過所幸馬巳的槍,專挑老者大穴穿刺。這三槍,馬巳估摸著已經將老者行氣必至的要竅斷開,再想行氣收發自如,定得折損修為,乃至毀去所剩不多的陽壽,亦不無可能。馬巳所求,從不是對攻中取老者項上人頭,而是竭儘所能將老者磨死,如同多年前老人耗死槍道宗師。

二人分開,老者吐出一口鮮血,慘笑道,“老夫半生征殺,至今仍未想過,有朝會被修道年份短淺的少年郎傷到這等地步。”

“江山多才人,可惜我垂垂老矣,再難於武海道途前行,不如我將你捶殺,也好留待後人評點,我於子夫風燭殘年,仍可誅靈犀大才。”

單膝跪地的馬巳右臂拄槍,懶得聽老者廢話,以還算完好的手肘把腰間葫蘆頂落,吃力地使槍桿勾起葫蘆繩,拋到閻寺關身邊。

“上好的燒刀子,叫老徐喝剩幾口,送你了。”

閻寺關冇搭話,費儘渾身殘餘力氣將葫蘆撿來,烈酒入喉,肺腑一馬平川。武生飲酒向來是四平八穩,無論醉意如何,向來冇有酒後失言或是狂傲跋扈的出格舉動,酒品極好。但此番飲酒,濃辣酒液順頸流淌,卻仍是不覺分毫。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真好酒。”漢子撐起山嶽般沉重身軀,難如拔山,步履蹣跚地走到馬巳近前。兩人相視一笑,卻冇有半點聲響。

黑甲見狀不妙,一擁而上,將兩人團團圍攏,飛梭儘數指向二人。然而飛梭還未擲出,就被那老者喝退,“我雖年老,尚有一戰之能,爾等不必插手。”

黑甲聞言再散,閻寺關與馬巳都生出幾分驚異。尤其是馬巳,當年江湖中於子夫名聲極差,簡直就到了那臭名昭著的境界。同槍道宗師那一戰,人儘皆知於子夫使了卑劣手段,可今日為何從容自若,堅持要以殘軀麵對二人聯手攻伐。霎時間,馬巳心中有些舉棋不定,隻能靜候老者下文。

“就在方纔,我才曉得你的身份。”用掌心擦淨嘴角鮮血,老者緩緩說道,語氣不似方纔一般殺意濃鬱,反倒像是故人相見,感慨萬千。

“冇想到當年那瘦小孩童,今日已然攀升至如此境界,雖境界有缺,可槍法卻當真妙極。也罷,今日老夫就堂堂正正一回,陪你二人決出個生死。”

雨水漸漸停息,天邊雲墨散開,有物崩雲。

馬巳被老者一拳貫穿胸口,來勢如電。身邊的閻寺關尚未反應,濃墨似的血跡便已然澆在麪皮上。再看於子夫,周身透亮血孔已然癒合,拳勁流轉間哪還有半分頹勢?方纔以掌心抹血,分明就是吞入了靈丹妙藥。

閻寺關怒血攻心,嘶吼道:“老兒!你竟陰狠至斯!”遂向老者打出數十拳。

老者將閻寺關拳頭忽略,扣住馬巳脖頸單手提起,嘴角上揚。生死難料的賭鬥,他從不會接下,多年前如此,多年後亦是如此。先前受創,明麵是給馬巳機會,可暗地裡不過是想藉機破開那重瓶頸。

人老成狐,多年前便已臭名昭著,難道老了反而慷慨大義?

世人向來津津樂道的是大仇得報,可世間哪有大仇必定得報的道理。

於子夫捏碎馬巳喉骨,將馬巳屍首拋於街中。

高台上的章慶笑意漸起。

前輩不愧是前輩,連陰謀詭計耍得都分外清新,看來還是得多領會一二。

“很好笑?”突兀言語在章慶背後作響,使得公子哥登時起身,恍然之間發覺四位侍女早已倒地,均是不省人事。

“莫要再找尋你賬下那群黑甲了,他們此刻還不知自家主子被我拿捏在手上,估摸著仍在戒備之中。”章慶後背已然被冷汗打濕。來人究竟是何身份,他亦未曾明瞭,但就憑無聲無息繞開黑甲這茬,此人修為恐怕極為可怖。

高台廊橋台階上有腳步聲起,來人語氣極為爽朗,“貴人大駕光臨,何不共飲一杯,而後將師尊的傾城蟬還來?”正是楊阜,先前他便依靠亭柱端詳高台動靜,畢竟替人辦事,講究一個儘心儘責,白白拿人錢財的事,楊阜甚為不齒。老仆在此倒還好說,可楊阜心中總是隱隱覺察到蹊蹺,幾個時辰以來,竟無一隻傾城蟬回返。

那蟬的毒性與軀乾結實程度,連身為養主的楊阜都有些心驚肉跳,若是能將毒蟬困住或是斬殺殆儘,修為又該是何等之強。

不過很快,楊阜便明白了毒蟬去向。

他見到長天之上有劍穿雲,極高極遠,而後又借墜落的勢頭一衝而下,直至沖垮天宇間濃墨鉛雲。

劍落,楊阜擎到嘴邊未吃的點心也跟著跌落下去,待到反應過來時心疼無比,於是又抄起一塊塞進口中,遊遊蕩蕩直上高台。黑甲仍舊在高台之下戒備,見是楊阜到來,紛紛行禮。

楊阜搖頭,並不在意。這黑甲好歸好,對付幾個江湖中人不在話下,可一旦遇見修為二境三境的,的確捉襟見肘,哪怕生生以人數消磨內氣,亦是收效甚微。

黑甲對付的,畢竟是江湖高手。

並非修道的神仙呐。

方士走上高台,霎時間覺得滿目劍光。

ps.這一章估計有人會罵,作者為何要將馬巳寫死,大仇得報不纔是令人讀來暢快?

我其實已經解釋過了。

世人向來津津樂道的是大仇得報,可世間哪有大仇必定得報的道理。

惡人受死伏誅當然大快人心,可哪裡有這等道理,實力不濟就是實力不濟。

拳頭硬,纔是江湖中最大的道理。

興許很殘酷,可這就是千百年江湖中的理所當然。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