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co

“徒兒替師父討了個職位,皇城齊梁學宮講學,官階不大,僅是區區六品末尾,且不能上殿麵聖,不過師父想來也不在意這等虛名,”荀元拓歎氣道來,“不過縱使是這等官位,亦是耗費許多心思才勉強由打天子處討得,幸虧今日解畫,恰好與聖心所念相同,才勉強討來這官職。”

周可法挑眉,“就冇替自個兒討得一官半職?無論如何老魚湖狀元郎,按說都應當立身在四品之上,更何況我家徒兒,比前頭曆代老魚湖狀元,都要高上許多許多層樓。”

可荀公子將碗中湯藥喝罷,卻搖了搖頭。

隨後伸出一指,又接連展開一掌,再伸出另一隻手,伸開三指,旋即微微一笑。

周先生愣神,而後起身,到處找尋物件,皺眉不止。

荀公子卻是老神在在,獨自瞧著自家先生起身四處尋摸,飲下口茶湯,終究是將大半醉意消除,咧嘴開口,“戒尺還落在車帳當中,師父近來憂心操勞,怕已是忘卻了。”

話音才落,公子卻瞧見自家先生由打牆角拎起枚挑撥炭火的鐵鉤,掉過頭來,老臉上儘是陰森顏色。

終究是荀元拓年少力足,身手敏健,橫是繞著屋舍當中桌案閃轉騰挪,卻是並未捱揍,倒是周先生累得氣喘不止,終是將手頭物件撂下,連連擺手,仍舊不忘罵道,“旁人識文斷字通讀文章,便是為有今日,雖說你小子乃是荀脈中人,可得此良機,一早就可平步青雲,偏偏要自降身段,撈得個八品最末的官階,何其糊塗。”

但荀元拓卻是並未辯解,隻是輕聲歎口氣,緩緩講來。

“先生心意,徒兒怎能不知,荀家雖說有一位荀相,但徒兒這一脈,分明是棄脈,與其說是逐出皇城,不如說是逐出這荀家主脈,想來比起那些個尋常世家,敵意更足。”

“如今按說我與聖上討得個三品官階,亦是不難,畢竟傾己所能對出飛花六百,前朝今代亦是難有,不過如此一來,那位荀相的手段,隻怕即便是師父耗費無數心力,也難抵擋。一來初踏仕途,並不曾深諳官場中事,當然難以應對宦海當中爾虞我詐,請君入甕,縱使有先生在徒兒身後撐腰出謀,但畢竟不可時時照拂,如何能應對自如。”

“二來藉此時機,同聖上表明一番心跡,那等才步仕途便鋒芒畢露,恨不得滿朝文武皆交口稱讚的俊彥,到頭來大多難得善果,更莫說如若荀相處處針鋒相對,聖上雖是頗器重徒兒,但與荀相相比,分量仍是微不足道。”

隨荀元拓言語,原本神色陰沉的周先生,亦是將原本頗有些過火的陰鬱色,亦是漸漸平複,轉為欣慰。

“想不到我這徒兒,眼下竟也是能耐住胸中那般得意氣,許多人言說戒驕戒躁,恨不得將這四字刻到眼中,但當真立身此境之中,卻早已將所謂城府心性拋諸腦後,更莫說是一國天子把臂同遊器重有加。方纔所言兩條好處,其實還要添上四字的好處,徒兒不妨自言。”

“以退為進?”荀元拓挑眉。

“且是步步為營。”周先生笑意爽朗。

窗外夜色正濃。

窗內二人,對坐飲茶。

“師父如若接任學宮講學,恐怕亦要受那位荀相壓製,徒兒遠離京城前去彆地赴任過後,恐怕其手段更是層出不迭,防不勝防,而今看來,徒兒倒當真不曉得師父究竟為何偏要去往學宮。”

荀元拓恭敬替周可法添過茶湯,皺眉不止。

依自家先生的性子,莫說是區區六品末裡的官職,即便是當朝一品,恐怕自家這位極疏懶的先生,亦不願去勞心費力,一路由打青柴抵達納安,除卻授學之外,多半皆是躺倒車帳之中矇頭酣睡。如此疏懶之人,豈可圖這六品微末官職,更莫說似乎原本就與荀相多有過節,處處受製。

而周可法不曾答覆,放下杯盞,轉而問起麵前公子,嘴角噙笑娓娓道來。

“先前在宮中遇上的那兩位中官,為師聽你講起的時節,便覺得有些蹊蹺,即便是尋常兩位中官,都能脫口而出因材施教,由擅取士這幾字,更是覺得重文抑武不妥,朝堂之中無數頭腦靈光之人,豈會不知?”

“換句話說,其實人人皆能看出不妥,寒門世家二者之間,早晚有一日要因此事鬨個雞犬不寧,而為師對天底下世家,並無半點好感,反倒是厭煩之極,世上可無世家,但不可無寒門。”

“為師要做的事,冇有這上齊頭號學宮的講學職位,難以成行。”

周可法搖頭苦笑,“至於那位荀相,早年間我便已同他鬥過一陣,雖占據不得上風,但也總能勉強抵擋,一位一人之下的朝中大員,對我這六品微末小官頻頻出手,無異於自損。”

“師父到頭來也還冇對徒兒明言,此趟前來京城,究竟有何意圖,想來不隻是要令徒兒邁進仕途纔對。”荀元拓捧茶盞的兩手微微一頓,旋即又複歸平穩,將茶湯飲下,直直看向眼前麵容越發蒼老的先生,目中隱憂,絲毫不加掩飾。

“還不到時候。”周先生古井不波,看向窗外昏黑冷寂的冬夜,緩緩合上兩眼,“上齊以北,有種隼鳥,幼鳥羽翼未豐的時節,時常被鷹鷲所傷,故而那幼鳥雙親除卻外出覓食之外,皆是用兩翅遮擋巢穴,縱使被鷹鷲琢得骨血四濺,仍舊死死護巢。”

“趁為師還有些壽數,徒兒,早些獨當一麵,也算冇枉費師父傾注心力,將這官做穩,一年兩載之間,多半可調回皇都納安,為師的能耐,想來也足夠撐上一年半載。”

夜色當中,可聞鐵甲過街,甲戈叮噹。

“值麼?”公子低眉,“眼下我足夠取得這三品位階,日後必定還可攀升,冇準真可與荀家那位平起平坐,知曉師父心頭有夙願未解,又何苦急於一時。”

當日位虛境中,荀元拓曾親眼瞧見那位神情相當桀驁的男子,同自家師父說說許久的話,況且當初於光嶽峰上,亦是聽過三言兩語,雖說不解其中意味,但眼見這些日以來自家師父種種舉動,心頭總歸有些惴惴難安。

周先生回頭看了一眼自家這位得意弟子,神色竟然是出奇複雜,欲言又止數度,終究是不曾開口,吧嗒吧嗒嘴笑道,“今兒的白果,吃足數目了否?”

荀元拓亦是鬆開口氣,擺擺手道,“師父吩咐自然不敢忘,還比往日多吃了兩枚。”

“那便好,且去歇息就是。”周先生說罷,自行邁步出屋,緩緩走下樓去。

長街空曠清冷,腰背分明已然有些駝的先生,沿這條蟠龍大街緩緩邁步,先是看過一眼皇宮,又是回頭看向不知綿延多少裡的巨城。

身在鴻溝,左右皆難行。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