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如何?我這徒弟悟性還說的過去吧,老牛鼻子,願賭服輸,趕緊將你那存著的朔暑呈上來,也好讓我過過癮。”

山巔之上,忽然閃現一道人影,右手勾住老道脖頸,極其放蕩。

老道將眉頭一皺,“誰同你打過賭約了?再說你一身血腥,怎好就這麼大搖大擺入我山門,對三清不敬,來日睡覺功夫,被那上蒼劫雷活生生劈死,可萬萬莫要夜深人靜時來尋貧道。”來人自然是苦鬥半晌的吳霜,聽聞老道這話不禁撇嘴,剛欲搭話,卻被湧入口中的鮮血堵住,忙不迭吐出,跳腳罵娘。“傷得如此之重,還惦念著喝酒?你吳霜再過十載,還是那個落魄酒徒。”老道嘴上不饒人,卻還是將老邁手掌伸出,貼近吳霜腹背,可隨即便被後者輕輕推開,示意不必如此。

中年掌櫃抹抹唇角處猩紅,盤膝而坐,從懷中掏出一塊碧綠根莖,和血而吞,行氣十五週天,才鬆了口氣。這一仗著實令他元氣潰散甚大,乃至壓不下經脈處的傷損,若問為何先來此地,原是方圓千裡,隻有這位名叫李抱魚的老道,能與毒蟬養主連戰三日不落下乘,且願在危難之時收留他人,絲毫不顧及獨善其身,趨利避禍那一套道家做派。再加上這人尤好錢財的弊病,照常理說,天下道門中名聲應當是極差,而令世人不解之處在於,李抱魚的名聲非但不差,反而壓過天下諸道,直至前二十載辭去天下道門之首的頭銜,遊賞四方,李抱魚的名頭才漸漸淡出江湖。

“蛇蘭草?倒是年份挺足,難不成你又撿起當年那一套買賣了?不過話說回來,就坑蒙拐騙的本事,在我見過的人中,你吳霜認第二,天下就冇有第一這一說了。”老道冷哼一聲,明顯叫吳霜坑了不止一回,至今仍念念不忘,心有不悅。吳霜調息完畢,臉色也由青轉紅,此刻也得空調笑:“這可不是我出手,這些可是我小徒弟從一條老蛇手中騙來的,不過代價不小,送老蛇一場機緣,就看它能否抓住了,一來一回,生意人就應當如此。”

老道瞅著吳霜那副得瑟德行,恨不得給他一腳踢到山下,到溪水中好生洗洗腦袋,也正好解解自個兒的心煩。不過眼下,老道還是將臉皮板起,沉聲問道,“當初那一仗的傷勢,難道至今還未痊癒?也對,你吳霜是何等的瀟灑大氣,看好那位教書先生的門道,愣是與天下五位絕巔對峙,一戰過後撇掉半條性命僥倖未死,真是有大劍仙的氣派格局,貧道不及啊。”說罷將拇指伸出,結結實實朝吳霜比量了三下,臉上儘是嘲弄之意。

吳霜語塞,輕咳兩聲後朝後看看,不遠處道童正百無聊賴的摳著那棵朱果樹皮,手上動作不停,伸著腦袋偷聽二人交談。“給我留點麵子成不成?那可是…”話到此處,吳霜停下,麵帶苦相瞪著老道,最後一咬牙道,“罷了罷了,少要你幾壺朔暑便是,就當我吃個悶虧,這總有誠意了吧!”老道給吳霜重重一腳,橫眉立眼,“無上天尊,你怎不去做劫道山賊去?貧道何時欠你酒了,老大個人要點臉有何不可?你徒弟怎行這等黴運,跟上這麼個倒黴師父。”

吳大劍仙照往日一般,將徒弟自己拋於壓籠林,自己則去道觀中小坐片刻,無他,隻因這李老道家底著實富裕,觀中無凡品,連飲兩盅茶都是極妙之事,茶香縈縈不說,尚可滋養體魄神魂,不蹭白不蹭。兩人對坐,道童無甚好氣的將茶盤端上,撂在桌間扭頭便走,老道並未動怒,似是習以為常,邀吳霜共飲。

“那教書匠仍舊不死心,欲顛覆當今天下世家橫行的世道,在我看來,純粹是癡人說夢。”老道嘬口茶,緩緩說道,“此舉非但是與天下世家作對,更是與那些世家背後所隱的皇脈抗衡,再往深處說,是同那些山上宗門角力。這等十死無生的閒事,當初我就勸過你,奈何年輕氣盛不願聽我勸誡,落得如今這副際遇,依舊死性不改,偏偏要逆大勢而行,能怪得了誰?”

吳霜端起茶杯,並未急著飲茶,反而是端量起茶盅釉彩紋路,心不在焉道:“世家與世間,做出太多醃臢事,遲早要淹冇於歲月,何不將其提早幾年。民生太平,無寒門世家之彆,更少些仗勢欺人之事,何樂而不為。”“胡鬨。”老道厲聲嗬斥,“世家乃是天下宗門與凡俗溝通的媒介,若是世家消除,你就不怕天下禍亂,生靈塗炭?”

“這些事,有世家也做得,無世家也做得,自古時百家開創修道一途,迄今千萬年,而世家隻是近幾百年才粉墨登台,那麼在世家興盛的數百年前,難不成皆是九國漂櫓,遍地餓殍?依我看並非如此,修士亦是人,他們若想同世間談話,為何不親自來談,何苦藉助世家之口,平添無數禍患。”吳霜飲儘茶水,“前輩,你可還記得你那日在桌上寫下的二字。”

朔暑即為碩鼠,意味食民脂民膏而肥的偷嘴鼠患。

老道半晌也未出言,眼瞼低垂,以長眉遮住眼簾,麵龐表情晦澀難名,“就算除去世家,將其連根拔起,世間就太平了麼。世家除,皇權依舊在,官宦仍在,即便你踏遍四玄,憑藉整個南公山之力將這些皆儘拔除,你也仍舊繞不過人心這道坎,權柄錢財,貪恨嗔妒,你如何祛除得儘。你若是當年不去摻和那檔事,這些年也無需停滯不前。吳霜,平心而論以你的資質,何至於被那老毒物所養不過幾年的毒蟬所傷?”

“自從我入江湖,起因並非是我想做一位禦劍來去得劍仙,隻是想做位行俠仗義的閒散俠客,至於再多其他,並未多想。”吳霜冇看李抱魚,而是站起身子,微微趔趄步伐,向外走去,老道沉默跟上,等待下文。

“若是連世家這重關都過不去,談何其他,這重關始終在此,既然繞不過,那就一關一關過,舉足不前,非我本心。”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