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馬蹄聲最是擾人清夢,故而鳳遊郡首府當中,曾有律法明令,凡入夜時分,不允駕馬疾行,隻可牽馬緩步而走,除公差衙役或是軍中探馬急報,其餘者皆需如此。

可今日卻是有數馬奔駕於首府城中,巡夜軍卒聽得真切,遠隔一條長街便能聽聞馬蹄聲急促,數騎近乎是瞬息之間由打遠處奔走而來,引得十幾位軍卒接連呼喝數聲,才堪堪止住來勢,單手擎火把燈籠,另一隻手卻是緊握腰間柳葉刀柄,一分不敢懈怠。畢竟白日時節,馬幫調度起不知多少人手,連帶官衙軍中兩地都是不得半點消停,正值此等時節,誰人也斷然不敢輕易收束謹慎兩字,故而一時之間紛紛摁刀,神情肅然。

馬匹停步,為首那人先行下馬,將背後雙劍懸到馬鞍橋處,兩手空空,獨自行至一眾軍卒眼前,抱拳行禮:“星夜尋人,且顧不得太多,有違規矩,還望幾位軍爺莫要見怪,區區心意,權當飲茶錢。”說罷便由打腰間摸出枚一拳多的布囊,遠遠拋到領頭軍卒手上,再度行禮。

巡夜軍卒抬手接下那布囊,掂掂掌中分量,頗有些訝異。這囊中銀兩,著實是極足,莫說是飲茶,且足夠一眾人前去城中可排上坐次的酒樓,得個三五回酒足飯飽,當下也是略微寬心些許,衝身後幾人擺擺手,擱置下腰間柳葉刀柄,不解問起,“幾位看打扮,應當是江湖中人,近來這鳳遊郡上下局勢不甚穩固,多半江湖人皆是收去鋒芒,莫不是馬幫中人?”

那男子聞言搖頭,“並非馬幫中人,我等乃是由城外白毫山而來,專為尋人,出於急迫纔不得已於城中策馬,若非是遇上幾位軍爺,恐怕還記不起此等規矩律令,畢竟身在郡城之外多年,不知不覺間已是忘卻許多事。”

為首軍卒思量片刻,終是想起些此間事,白葫門近些日來,足可稱得上是聲名鵲起,故而言語也略微收束些,畢竟是此人禮數俱全,且先行孝敬如此一筆茶錢,名聲漸起而禮數極足,如何都無法言語太過,“既是白葫門中的江湖客,幾位牽馬自便即是,莫要闖上空門,或是誤入女子閨房即可,這城中近來寒涼,恐難見春光乍泄,反倒惹得不自在。”

為首男子不禁笑起,點點頭道,“的確是這個理,還要謝過軍爺好言相勸,我等隻為尋人,斷不敢闖人家宅,勞煩幾位。”旋即再度抱拳,牽馬而去。

待到一眾人牽馬離去過後,軍卒掂量掂量手頭響動清脆的銀錢,衝身後幾人笑道:“巡街幾月功夫,此番還是頭回收著茶錢,卻不想如此厚實,待到閒暇時節,請幾位弟兄一併前去酒樓吃酒;若有剩餘,來日分到手上,莫要忘了千萬彆同旁人講起,因這等事吃過重罰,或是由打軍中革去,那便由一樁好事,變為一樁惡事,此間輕重緩急,諸位心頭都是有數,無需我明言。”

一眾軍卒皆是心知肚明,連連擺手笑語,頗有些插科打諢的意味,既是這分利人手皆持,便自然不可無端將旁人供出,倘若是牽連上自個兒,便成了件害人害己的禍事,故而自然極為通透。

軍中也罷,軍外也罷,況且此舉與軍紀嚴明與否,並無半點乾係,總是如此。眾人牽馬而行,就連平日裡最是話多的那位焦黑麪皮的漢子,也是琢磨明白其中**分意味,於是再瞧向自家大師兄時節,神色更是恭敬。出山遠遊的時節,總是自家這位師兄最識大體,行事滴水不漏,且時常教授一眾師弟,如何行事如何自保,雖說與馬幫交惡時不曾開口阻攔,但除此之外,如何看來都是極稱師兄二字。

“師父常年之間行蹤無定,且上回前來這鳳遊郡首府城中,還是多年之前,人生地不熟,確是難尋。且如今天色昏暗,難見行人,又應當到何處去尋。”那位瞧來似是書生的弟子皺眉,上番前來這鳳遊郡首府,的確是陳年舊時,時過境遷,眼下再於城中轉過幾條街巷,著實是眼生,壓根也不曉得何處乃是風月街巷,哪處是名震一時的新起酒樓,目之所及皆是生分。

負劍男子停下腳步,思量片刻,而後才緩緩開口:“入城時節,我曾聽聞星夜趕路商賈提起,近日馬幫受創,竟是被人堂而皇之斬去幾十人手,且距郡守府隻隔數街距離,衙役巡捕雖說亦是外出,但明擺著是不願儘責,隻是草草將這一眾身死之人死因記下,問詢周遭鋪麵兩三言,而後便打道回府,反倒是馬幫上下聞風而動的時節,接連有數陣軍士外出鎮場,防備馬幫舉動,如此看來,能憑一己之力頃刻斬敵近百的,恐怕唯有咱家師父能有這般手段,不若先行尋著那家客棧,再做打算。”

葉翟向來不嗜殺伐,大抵唯有前後兩趟出白毫山誅殺西郡馬賊的時節,才動雷霆怒意,仙家手段儘出,近乎將數地馬賊皆儘斬草除根。雖說如此,但平日裡卻是不願造起殺孽,即便聽聞馬幫一再窺伺,亦是興趣缺缺,閉門不出,壓根不去理會山下一眾馬幫中人通宵達旦駐守,此番若是幾位弟子不遠遊回返,隻怕馬幫手下暗探,近乎要將整座白毫山山腳山腰皆儘占去。

如此行事,一來怕是心有餘怒,二來便是酩酊大醉,絲毫無忌,這才使得葉翟殺儘馬幫來犯之敵。以多年來與自家師父相交年月,自然可覺查出蛛絲馬跡,今日之事,恐怕放在往日,敵手皆儘上門,葉翟亦是斷然不會出手,而是憑高明身法斂去行蹤。

“既然如此,我與小師弟前去尋那家客棧,其餘師弟,先行在城中地勢高處與流水側畔找尋,師父最喜酒後安眠或是移步觀景,城中這等地界,最易找尋蹤跡。”

負劍男子囑咐罷了,牽馬而去。

城中月上枝頭,清雅青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