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吳霜最終還是冇有在采仙灘大開殺戒,而是厲聲讓摩拳擦掌的閻寺關留下,護住屋中手無縛雞之力的程班主,自己則禦劍帶著少年,將蟬群引動至遠處。經過之前那一陣天崩地裂似的動靜,程鏡冬即便睡得再實,也是悚然驚醒,連忙揉揉雙眼,再看床榻上哪裡還有莫芸的人影?急走兩步出門,卻被閻寺關一把抓住肩膀,這纔沒被餘震所晃倒。但哪怕是這般光景,程鏡冬掛滿血絲的雙眼依舊四下掃視,生怕遺漏了夫人的行蹤。

“班主莫急,待此地穩定之後,我自會去尋夫人。”粗壯漢子罕見的勸慰道,回頭再看,兩人皆是驚異不止:昨日那位胖掌櫃以劍戳穿的石磚處,此時隻剩下一處深不見底的巨坑,碗口粗細,且不斷延伸出無數裂隙紋路,彷彿一戳之下,將整片土層貫透,難以估量深淺。

“我等此番,究竟是見了何等的人物?”程鏡冬臉上滾落汗珠,沿著脂粉衝開數道紋路,似乎難以置信,眼前這不見光的深邃孔洞,的確是人力所為。“終究不知是福是禍。”

吳霜雲仲二人踏劍而走,風馳電掣般奔至壓籠林處,幾乎是瞬息便至。繞是如此的雷霆迅捷,身後蟬鳴還是未曾消停,黑雲壓城一般向二人棲身處壓來。原本被留在此處的老馬聞聽聲響,被留在此處一日餘,腹中饑餓,剛欲朝兩人甩甩馬尾

卻看到二人身後黑壓壓的蟬群,也不知這牲口為何如此膽怯,也顧不得其他,蹄肚翻騰,逃命似的跑進壓籠林中,似乎是對這群鳴蟬甚是忌憚。

“師父,究竟是何來頭?”雲仲疑惑重重,吳霜一貫作風可不是如此,個性使然,與其說是位縱橫江湖難遇敵手的劍仙,倒不如說是睚眥必報,快意恩仇的落魄遊俠,遇上麻煩事,怎麼看都是要當即出手,砍個痛快,怎的此番如此束手束腳?再說無論少年怎麼瞧,眼前蟲群都是蟬類,同幼時田間地頭所挖的並無二樣,可他看得分明,吳霜握劍手掌,力道十足。

“這蟬群你當真是尋常之物?真若這樣,為師將其引到人跡罕至處做甚。這蟬乃是個娘娘腔所養,名為傾城蟬,去、名頭頗有幾分詩情畫意,但在當今江湖中臭名昭著,是以生魂提煉而成,毒性之烈,像眼前這一群傾城蟬,不費兩盞茶功夫就可使得一座雄關易主,保證城內無半個活口。至於養蟬人是誰,談起此人名諱,隻怕南漓那幫隻懂風雅的帝王,都要將汗浸龍袍好生漿洗一番。“說話之間,蟬群如同列陣一般鋪陳於而人麵前,蟬鳴聲鼓譟不息,不由得讓雲仲皺起眉頭。

一路行來,雲仲涉足江湖愈深,而見聞也越來越多,但如此毛骨悚然的蟬蟲,也是他頭次聽聞,登時後脊梁冒上一層涼氣。吳霜無意看到少年這副德行,氣的七竅生煙,罵罵咧咧給少年一腳,將他踢下本命劍,冇好氣道:“我解決大個兒的,小的你自個看著辦,傢夥帶了冇?“

“帶了帶了。“少年歎口氣,從土中站起身,愁眉苦臉的將周身黃土拍淨,無可奈何的望向麵前飛瞬而至的蟬群,大吼一聲:”師父!這都是大個兒的!“”狗屁!大個的都追著為師呢!“胖劍仙禦劍而上,獨自應付大片傾城蟬。

而地上少年,則是苦笑著從腰間拽出劍。

傢夥還能是甚?不過一柄市麵上賣十幾兩錢長劍而已。

少年運劍之時,恰好東方初明。

此刻采仙灘近前處的府邸中,方士袍楊阜正落子於棋盤之上,棋盤密密麻麻,落滿了黑白子,但楊阜對麵空無一人,隻是空空擺了一塊蒲團,黑白兩甕棋,皆是擱在楊阜身前。

“到你行棋了。”楊阜跟著嗯了一聲,捏起白子,思量片刻後,將白子向棋盤中拋下,隨即將棋子攪亂。

“黑子勝。”

“你動用了那人贈與你的傾城蟬,這是為何?這些日以來你做的醃臢事,我都看在眼裡,已然足夠那家戲園家破人亡,你又為何要斬儘殺絕?”楊阜站起身來,自言自語道。

“你難不成冇聽到動靜?那劍氣的寒光迸濺,哪怕我隔著數裡都覺得雙目刺痛,隻怕是有大前輩出手了,自然不得不防。也就是你冇心冇肺,睡得熨帖。”楊阜語氣帶刺,相當不客氣。

“何苦來哉?”

“看不得喜慶結局而已。”

自始至終,冷清府邸,隻有楊阜一人的聲音,隻不過執白與執黑時的聲音大不相同,執白者端莊古板,執黑者陰森跳脫。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