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莫芸躡手躡腳將程鏡冬搭在腹部的雙手拿下,紅眸閃動,與上回不相同的是,這個被蠱蟲折磨數年的女子,眼中的光彩,似乎帶有了些許神智。

出來院落,女子向石屏走去,似乎單獨以雙腿行走,頗為生疏,蹣跚晃盪,在月色之下,顯得頗為瘮人。

“果然冇錯。程夫人,你既然已有神智,為何瞞著你夫君,夜裡亂跑,可不是花旦大家的做派啊。”石屏背後突然走出三人,雖已入夏,可為首一人體態微胖,依舊長袖飄飄,但卻絲毫未有突兀之感。

不必說,這三人就是吳霜師徒與閻寺關。雲仲這幾日的確心煩得很,本來他就是渴睡的疲懶人,自修氣以來,心神耗費龐大,於是乎更加期待著一日結束,好在床榻上舒舒服服睡上一宿好覺。可越是如此想,吳霜便越趁月色行動,彷彿做賊似的白日休息夜晚出行,著實讓雲仲頭大不已。不過細細想來,的確應當相助程鏡冬一把。白天程鏡冬與師父的交談,全被蹲在枝頭偷懶的少年聽去,心中好一頓思量。

少年歲數尚小,但實際在老家鎮上,這等歲數已然可以討論談婚論嫁,小鎮中同齡之人並非都被雙親送去學堂,大多早早就學會耕田與趕馬車行腳手藝,談攏個門當戶對的豆蔻丫頭,兩個十二三歲的稚童,便莫名其妙的結為夫妻,周而複始。

可雲仲從未見過有如此淒慘的夫妻,或許是憐憫,也興許出於少年純良本心,覺得應當幫幫這對苦命鴛鴦。於是今兒吳霜從床鋪上將雲仲拉起時,後者並無絲毫難色,而是強打精神,將渾身骨節活絡開來,隨師父外出。顯而易見,如今的少年不同往日,劍氣日益銳氣凸顯,行氣越發熟絡,正氣在心,已有萌芽。

“今兒程班主與我講的那些,你其實還是聽見了,不過我很好奇,按照常理來講,被蠱蟲所製之人應當毫無神智可言纔對,怎的就可以如此平靜的從屋中走出,而不是咬程鏡冬兩口。”

“為何?”

女子瞧著與旁人無二,但此時仍然目露凶光,這蠱狠辣程度,非是一般人所能衡量。

“我要去尋個人。”莫雲沙啞開口,聲音猶如獸嘶,難聽至極,已無當初那首屈一指的花旦嗓,嘶啞至極。

“莫要攔我。”

吳霜呲牙一笑,“要不你試試,能否在我眼皮底下走出這院子?“下一刻,莫雲化作一道流光直衝院門,速度之快,使得院中的新吐柳葉都亂曳不已。就在同一瞬,院中折映月光的劍氣,齊齊疊蕩,霎那間直衝女子額頭,猶如在夏夜之中下起場連綿細雪,從四麵八方呼嘯而至,聲勢之巨,更甚於奔雷。

“放心,傷不了她。“眼見得閻寺關拳頭捏緊,又要出手,吳霜連忙壓住這莽撞漢子雙手,他可真頭大這種一根筋的主兒,又不好傷了他,平白無故在徒弟眼前挨頓老拳,怎麼說都不甚好看,於是隻得先壓住閻寺關的火氣,好言相勸,”我自己個佈置的劍陣,威能幾許我還能不曉得不成,況且以如今她的體魄,怕是比你也隻強不弱,我所做的是將她攔住,並非傷她性命。“

聞言閻寺關臉色好了幾分,對於這個不正經的胖掌櫃,即便他閻寺關再不曉變通,亦深知吳霜的道行,不是他這等小武者所能揣度的,既然冇打著傷及班主夫人的心思,那他也不好就貿然出手,壞了整盤考慮,若是到了實在無法時,再做打算便是。事關這等大事,縱使閻寺關再不通人情,也不好貿然行動。說著緩慢實則迅速,瞬息之間,第一道劍光已然襲來,玲瓏劍氣直衝女子額頭,莫雲伸手一擋,在閻寺關驚詫眼神中,那道劍氣與莫雲素手相撞,金鐵之聲鏗鏘作響。雲仲看得分明,暗自咋舌不已。如今雲仲的道行尚淺,可眼力見卻是一日強過一日,這劍氣中單憑蘊含的力道,就已然大過當天漢子擂鼓一般的數十重錘,當下女子毫髮無傷,若說異狀,僅僅是腳步受阻而已。

“不如加把火。“吳霜將耳朵微微一動,雙目泛起寒光。早在上回莫雲發病之時,他的耳根台便像是被什麼扯動,幾裡外有絲縷笛聲透入耳內,令吳霜相當不爽。這笛聲,他熟悉得很,雖然不至像那人那般純熟貫耳,但總覺心生厭煩。

院內劍氣登時暴動,原本殺機四伏的煙雨溪流,演化為大江大潮,接連不斷成茬的大河般的寒光乍起,奔湧直至女子檀中大穴,陣陣狂風吹散女子髮絲,眉眼處凶狠之意依稀可見,儼然無懼。於是頃刻之間,暴雨梨花。

梨花深處有素影浮動,輕歌曼舞似,尤有鐵聲。

半炷香過後,女子震碎院中數百道森森劍氣,奪門而出。

三人還未等出手,便被一陣黑霧擋住去路,儼然蟬聲淒切。

“遇到苦主了,我就說這兩日耳邊難聽至極的笛聲從何而來,如今看來除他的山頭以外,還真冇外人能將笛子吹得這般崴腳。“

夜半三更,采仙灘方圓數裡震動不已,屋舍搖晃,八方土崩。

究其原因,隻因有箇中年胖子,從清和園中拔出一柄寒光爍爍的青霜。

二更,吳大掌櫃要出手了。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