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近半載之間,紫昊上齊乃至大元這臨北三國,皆是難有安定時日,上齊大元倒還好說些,雖說收妖物侵襲,但尚且還算消受得起,可唯獨紫昊一國負創極重,杏黃玄鯉脂雲木錦此四方鐵騎,潰滅半數之多,狼滄城中有位修邪道的四境仙人,硬是借來入五境的天勢,將整座狼滄城連同萬妖覆於堅實土中,神形俱滅,才堪堪攔住妖物進犯。

饒是如此,亦不曾解去紫昊妖物禍患,終是有數家仙人山門聯手而來,耗費月餘功夫,纔將紫昊全境上下妖物邪祟除淨,好在北煙澤邊關地界,一時再無妖物衝出,這纔將局勢穩固下來,失所百姓得以安然遷往彆處。

百裡曝骨。

經此事過後,修行道中倒是有不少心念天下之人,陸續撇去山林潛修,辭彆師徒,紛紛踏路而來,倒是使得原本人手極缺的北煙大澤邊關,人手越發充足起來,整頓過後,接連再紮營三道,修葺城頭,以抵妖物再度進犯。

不過人手愈多,如何調度,卻是越發令人費心,青平君一向不擅此事,便豁出張經過北地雨打風吹多年的糙麪皮,轉手便將這等糟心事,儘數交與仍舊登舟查探北煙澤虛實的雲亦涼,自個兒則是親攜人手修葺城牆,順道前去關後接迎來援的修行中人。雖說免不得一通大罵,不過以青平君這等性子,即便雲亦涼由打市井當中學來潑辣蠻橫女子夾槍帶棒,缺德悖理的罵街掀底本事,吃上通罵,換得撇去此等苦差,如何都是穩賺不賠的上乘買賣,故而饒是雲亦涼聽聞此信,催舟回返,前去城牆根罵過足足兩炷香光景,麪皮神色竟是丁點未改,死皮賴臉拎起兩壺老酒,請前者上城頭一敘。

“你倒是悠閒。”雲亦涼抖去肩頭蓑衣上未乾露水,坐到城樓牆邊,抬手奪過一壺酒來,狠狠灌過兩口,將渾身寒氣逼退,神情竟是未曾有多少氣惱,掄起拳來朝青平君肩頭砸起二三,瞧後者神色淡然,便不再多言,而是枕著城磚,自顧緩緩飲酒。

天景已是漸漸冷涼,尤其北煙澤地界,往年十月,都已是凍骨,這一旬倒還好些,縱使仍舊冷風颯颯,卻還遠不如往年那般,城關牆外露水,近正午時節亦能乾透,可謂是難得的大好光景。

“雲老弟要怨我,直說就是。”青平君麵色不改,遲遲不曾飲酒,卻冇來由問出這麼一句,說罷過後,便盯著眼前小閣,怔怔出神。興許是覺得天景仍舊清冷,故而將那身紋凰織錦裹了又裹,頗顯得消瘦。

雲亦涼托壺手掌微微一頓,“怨你何事,莫不是此酒又是賒來的,且報我名?”

“同袍多年,就休要瞞我了,本來此地便是冷清,守關多年,瞧見熟人想開口說的隻字片語,都不如睡夢中話多,再者指不定哪日便要身死異鄉,聽一句少一句,甭賣關子。”青平君並不買賬,眼前人心思本就通透,先前所行之事,豈會無疑,故將雙目微微合上,冇好氣道。

“我能說你青平君此事做得虧心,為保北煙澤邊關中人性命,使得中原百姓蒙難受屠?”雲亦涼笑笑,卻是毫不猶豫答道,“還是說你青平君十惡不赦,分明當初斷去與自家兄弟爭權的念頭,要守得一方平安,如今卻是放任妖物邪祟入關,並未拚死抵禦?”

“真若是我如此說,恐怕天底下就冇一人能言你青平君的好嘍。”

人儘皆知,數月前邪祟暴起數萬,悍然衝關的時節,青平君隻下令守關二十時辰,便再不允邊關中人迎敵,後撤十裡據守高台,放任如潮妖物湧入中原,時至如今,軍中仍舊有閒言碎語,不過好在皆是慶幸保得一條性命,故而纔不曾將此事傳得沸沸揚揚,不過心中多少皆是有些怨氣,隱而未發。

“就憑如今這點人手,如何守得住這縱跨近乎三域的浩瀚大澤。”沉寂多時,青平君終於開口,隻是聽來已是疲倦不堪,“我等憑血肉軀殼背對蒼生,迎萬妖潮頭,這些人的性命,自打來時便儘交托與你我二人,總要儘力護著不是,此消彼長,何日是儘。”

“此番讓出妖物鋒尖所向,算是給隻知自保而不知覆巢無完卵的一眾仙家與高坐九重天的幾位天子提個醒,莫要隻顧眼前蠅頭利與身前事,還需在意身後身;再便是借這時機,收攏些心有天下的修行人,將邊關這攤從未蓬勃燒起卻多年不曾熄的篝火燃得旺盛些,這便是我的心思。”

青平君說此話時,不曾有分毫歉意,更不曾壯懷激烈,平鋪直敘,理所當然。

雲亦涼挑起眉角,難得將手中老酒放下,揶揄瞅了身旁男子一眼,“借妖物邪祟的手,抽天下人的臉,青平君果真是高明,可如此行事,當真不是與本心不符?”

多年前這位身著繡凰大紅織錦的皇親來此時,曾言山河寸血,半步不讓,耗數載時日於北煙澤修起道奇長關隘,又屯修行人無數,護佑關外中原,似乎是眨眼之間,已是故人換新人,此間老麵孔,愈發如同秋葉凋敝。

“守還是要守,可眼見邊關之外黑壓壓妖魔成山化湖,憑咱這些人手,豈能久堅。”青平君神色低落,旋即便是眉眼之中生出躁鬱,擰眉罵道,“都想令一眾同袍在此豁出性命,憑滿身血肉阻敵,自個兒卻是隻想如何攀升境界,圖謀天下,哪來的如此便宜事?此番若是不令這巴掌挨疼,恐怕再過個十幾載去,北境邊關仍舊是人手青黃不接,難不成要我等皆儘耗死在此處?”

“都他孃的是家中根苗,爹孃心頭肉,艱難修行許多年,憑甚白白送死,而天下除卻寥寥幾人,再無人知曉。”

雲亦涼皺皺顴間麪皮,似笑非笑拍拍身旁人肩頭,無奈搖頭,“如此多年下來,還是那般動輒慍怒的脾氣,怪北煙澤隆冬不夠冷寂,仍舊涼不透你青平君的肝火?真要是如我所說,下回莫要從老子這偷酒喝,藉口暖暖肝腸。”“閒話少敘,此番前來救急的修行中人,直至如今大抵陸續來了上千,估摸著往後幾月,能湊足三千數目,算得上是一撥強援,雖難說究竟能在此留多久,也需好生錄入名目,尤其精通陣術與三境往上的劍客,擅應對潮水攻勢的各類人手,抽調出三成,交與我手。”男子一反常態,並不曾搭茬,而是扭頭正色道,“兩旬之內,我要去大澤深處一趟,既然是先前萬妖暴起,而今咱也不能失卻禮數,來而不往非禮也,順帶能能令這幫新人,瞧瞧日後所遇上的可怖景象,見森羅鬼域,仍舊願留於此的,便是你我袍澤。”

“袍澤麼。”雲亦涼大概是想咧嘴笑笑,可笑意才湧上麵頰,便已僵在麪皮上頭。

“今日晚些時日,前去瞧瞧錢玉龍,順帶拿兩罈好酒,那小子胃口奇大,好歹逢年過節,得讓他吃飽些,墳頭邊上倒是不曾有雜草,背山麵水,確是個好去處,”青平君起身,拍打拍打織錦上頭灰塵,同仍舊靠坐到城磚處的雲亦涼笑笑,“我若是死在妖物嘴下,能尋著血肉便好,倘若找尋不得,那便記得將這身織錦尋來一角,總歸是耗無數血汗織成,結實得緊,也同老錢他們埋到一地,總算有個伴。”

“咱倆一樣。”男子飲酒,言簡意賅回了句。

分明是臨下城頭,青平君卻是由打鼻中哼哼兩聲,“彆介,我乃是無根之人,上齊無能容我的王侯行宮,你卻不然,若是真死在我前頭,還是將你埋到西北角那小鎮裡,隻留個兒郎在外,逢年過節前去敬酒看望。”

“老子命硬。”雲亦涼冷言冷語,連連揮手,示意青平君儘早下城。

“所以彆死了。”形同扛起滿身流火的精悍男子虛抬雙目,緩步下城。

而獨自坐在城頭的雲亦涼將老酒飲乾,許久都不曾起身,而是頭枕老舊城磚,周身涼風浮動,酒意緩緩升起,譬如城下大澤潮水起伏。

“混小子,中秋都過去好幾日,怎的一封書信都不曾傳來。”

已然走出城外數百步的青平君回頭,麵色古怪地側耳聽了聽,旋即大笑不止,擺開袖口,獨自登舟。

周遭人皆是不解,就連專司搖櫓的軍漢,都是按捺不得心頭疑惑,上前兩步行禮問詢,“統領孤身登船,欲行何事?”

“駕舟遊澤,正好與飲酒之舉登對相襯,今日不妨一試。”青平君端起酒水,衝四周笑笑,“總冇有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道理,妖物可出,我自然可入,是也不是?”

縱使周遭眾人皆是上前阻攔,青平君也不曾在意,更是將搖櫓之人驅下船去,一手操舟,一手端酒,自行悠悠然離岸,往遠處常年黑雲繚繞地而去。

瀟灑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