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眼下這夥黑衣人,與雲仲平日所見的江湖中人不同,勾撓暗器之術極為純熟,接手不過幾合,見少年劍法極高,便不再貿然上前,紛紛由腰間腕中亮出袖箭飛鏢,遠遠擲出,準頭相當穩固。

雲仲飛身下街,那夥賊人已然需得上前,不過仍然是留出六七人立身屋簷之上,頻頻使袖箭暗器偷襲,正值月色方好,的確給少年添起不少麻煩,不過走劍仍舊章法未亂,獨對十幾位黑衣之人,絲毫未見頹勢。

寸短寸險,眼前幾十黑衣人大多配短刀,本就落在下乘,何況雲仲劍術變幻極多,如此一來更是難以製住,隻得憑高處幾人憑袖箭飛刀偷襲。但身在白毫山中十幾日,少年並未虛度,步法比起往日更要高上數分,縱使身在低處,亦可憑靈巧身法躲去四方而來的暗器,腳步扭轉,且掌中劍並不曾有丁點滯塞。

眼見得久鬥不勝,卻已有數人殞命,領頭之人皺眉,吹出聲短促哨響,旋即便攜一眾人離去,不曾停留。

長街之上除卻兩三屍首,與冷落秋風,再無其餘。

“少年郎這身本領,倒是非比尋常,還敢問是出自何門何派?”

長街之上有人輕聲言語,靴踏青石,寂寥冷清,緩步而來。

雲仲收劍,略微眯了眯眼。

來人身形極矮,且瞧來極為佝僂,譬如尋常孩童,可言語聲卻是如洪鐘震響,尤其怪異。雖是文人打扮,可腰間卻是攜有柄長短足可及地的佩劍,更是古怪許多。

少年輕聲笑笑,並未急於上前,而是好奇問詢道,“馬幫上下宗師眾多,不知來人,可否位列其中?”

來人冷冷笑答,“少年郎既是從白毫山下山,應當早知有今日一劫,在下是否宗師,又有何區彆,”旋即上下打量少年,一張乾癟麪皮微有喜色,“先前那幾十人雖說不曾奈何得了你這小兒,不過袖箭中早已染有猛毒,縱使是內家拳大成的有數高手,亦不可抵,三五時辰內便力道儘失,且大多死狀淒慘。少年如若惜命,何不歸我馬幫所用,白葫門勢小,必為我馬幫所滅,何苦來哉?”

少年望向左肩,淺淺蹙眉。

方纔那夥黑衣人退去時,躲閃不及,被陰處一枚袖箭劃破左肩肩頭,如今再窺經脈,的確是有股陰冷氣流轉,大抵便是這乾癟文人所言猛毒,雖流轉難絕,可遲遲卻未曾深入骨中。

“在下隻不過在白毫山中借宿兩日而已,馬幫便如此舉動,便欲將在下除之後快,可謂難以容人,如此幫派,豈能隨意出入,恐怕是踏入一步便終生不得出外半步。”雖說有毒入體,可雲仲卻是不曾慌張,隻淡然答道,“凡門派立門之本,在乎道義,白葫門門主並未處處針鋒相對,又何苦妄圖將其置之於死地,步步緊逼,始終得不來人心。”

“如此說來,少俠是打算一路走到黑?”那麵容乾癟的文人舔舔嘴唇,言語聲乾澀如枯葉劈啪聲響,陰瘮笑道,“老夫最喜扼死才步入江湖的年輕人,這地界本就不是你們這等乳臭未乾小兒應當來的,既然是懷中有天大抱負,死在其中,應當也不為過吧?”

“我為南牆。”

說罷也不待少年應聲,模樣奇醜鄙的文人掀起袍袖,猛然甩出百來飛針。

馬幫總舵當中,糜餘懷並無丁點睡意,正披著棉袍坐在燈前,同一人飲茶,雖隻是初秋,可此間地勢頗高,夜裡難免有些冷寂,而還未到點碳火時節,比起冬月也是算不得有幾分暖意,故而身著棉袍,用以禦寒。

“今日派遣人手,陣仗算是奇大,料想那少年逃脫不得,”端茶那人眉宇生得軒昂,但麵相為一道由鼻至後頸的刀疤所壞,顯得猙獰,瞧見糜餘懷麵色,不禁寬慰道,“僅是位十四五上下年紀的少年,縱使手段再超同齡者,又豈能是宗師對手,皆知糜供奉算計精妙,又何苦自添煩憂。”糜餘懷冷笑,將手頭燈火放下,抬眼看向麵前人,又將棉袍緊了緊,才緩聲開口,“江湖裡頭的怪事,你我都見過不少,生來目盲的小兒能憑耳力與微弱風向,將官府大牢足足上千步構造記到腦中,且丁點無錯漏;分明是生來單臂半路習武的中年人,練刀一載便直奔半步宗師的境界。我倒是情願那少年平平無奇,可如若當真是平庸之輩,憑那白葫門門主心高氣傲,如何能在山上留宿十餘日?依我看來,那少年絕非尋常之輩。”

那人聞言,將茶水懸在半空,一時蹙眉沉思。

“幫中主隱殺者幾十人,再添上取宗師頭銜已有近十載的梅郎君,這等陣仗照理而言,足矣對上兩位新晉宗師,如若再奈何不得,恐怕那少年武道,已然立身江湖第一流,糜供奉就如此看重那少年不成?”

糜餘懷點頭,近乎是不假思索,敲桌講道,“整座鳳遊郡幫派,儘在馬幫之下,若說頭位大敵乃是那白葫門葉翟,第二層則是山門之中那些位宗師,第三則便要輪到那一男一女兩少俠。前些日子那白葫門廣收弟子,我曾暗中遣幫眾喬裝打扮入隊探查,記錄弟子名諱之人,便是那少年郎。”

“不妨細細想來,近十載之間,葉翟鮮有下山時節,那少俠定然非是親眷,怎能托與如此重職,再者幫派收徒事關緊要,即便是親眷或是故友後輩,就可安能放心托付,近乎從始至終都不曾露麵?”

臉上刀疤猙獰的漢子不語,隻是把眉頭蹙得越發重了些,良久過後才道,“如今再要添人手,怕是有些晚,算算時辰那梅郎君與幫眾已然出手,隻能待到天明時節訊息傳來,再做打算。”

糜餘懷閤眼,兩指敲打桌沿漸漸放緩,大抵兩盞茶功夫,才緩緩睜開眼來。

“待到天明時節,必殺局已破,不如就趁此夜色再遣一人,快馬去到姑山城附近分舵,再添上兩位宗師,方可得必殺,即便是梅郎君得手,總歸是有備無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