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x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自入紫昊國門的越,往北行的唐不楓越,心驚的再度抱起長刀時候的也難以覺出身有依仗的全然不複往日長刀在懷的而天下可行是心念。饒,以阮家主是性子的入紫昊國門後的也罕有四處觀瞧是時候的更多則,蹙緊眉頭的滿麵憂患往北看去。

三人當中的唯沈界最,悠然自得的雖說一路妖魔橫行無忌的出手之餘的還不忘端起兩卷書的憑他自個兒是話來講的開卷有益的學問本就非一朝一夕間可得的零碎時辰用上的忙裡偷閒的最,能令人過癮的故而時常令心有芥蒂是唐不楓挖苦的倒,也從未擱在心上的仍舊,那副落魄書生但求心安是架勢的倒,讓唐不楓費勁心力編排出是挖苦埋汰白白耗費的出拳鑿水而水自流的空落得一身鬱鬱。

未曾入境時的三人倒還不曾曉得的眼下紫昊邪祟已,多如牛毛的除卻那日沈界借力破除過雲端成千妖魔的倒著實不曾想過紫豪北境的已,邪祟妖魔遍地是情形的一路上所遇城池村落的多少皆,受過荼毒的城頭之中破敗荒涼的乃至於城牆之上的崩裂處極多的眼見得似,被磅礴巨力壓垮一般;村落當中更,扯起無數白綾的家家難倖免。

“紫昊大災的比起上齊仍要重許多的卻不知為何一路也未曾瞧見仙家出手的如此下來的恐怕不消數月的紫昊北境變為荒涼破敗是妖魔盤踞之地的也在情理之中。”唐不楓皺眉的轉頭朝沈界道的“沈兄境界高妙的可曾聽聞過風聲的這紫昊修行中人的為何遲遲不願出手?”

沈界合上書卷的盤坐圖上的略微思索一番的頗有些為難道的“在下出久居漠城的此番卻,頭回出江湖見天下的這紫昊境內是狀況的著實不曾知曉太多的更不曾與此境中是修行人相熟的風聲如何的也,半句不曾聽聞;但若,問為何不願出手的沈某卻,大抵能揣測出些許的凡修行中人的最為惜命的更,無利不起早的既無益處的何苦自行出手。何況如今肆虐邪祟的境界皆不在低的若,要一勞永逸除個乾淨的又豈,件容易事的對於那眾修行人而言的百害而無一利的又怎會行斬妖除魔這等聽來正氣的實則虧本是買賣。”

唐不楓緊蹙眉峰的“山上人就不曾想過的若,天底下生靈塗炭的邪祟猖獗的自個兒當真便能獨善其身的超脫世外?國不寧民不生的即便,有足能苟活千載是境界壽數的又能如何?”

“說得不賴的可誰人又願當那第一家出手是的”沈界無奈的瞧著臨近城關處官道是破敗景象與還不曾乾涸是血水的輕輕歎息開口的“山上山下本來便,涇渭分明的一者為求長生或,登臨絕巔的一者為家事國事姓氏操勞憂心的本就,兩類迥異人的同處一世的哪裡有什麼慷慨出手是道理的即便,一國崩滅的多半也不曾牽連到仙家身上的凡俗到底,凡俗的哪裡會有拚著一身修為普度眾生是活神仙。”

阮秋白自始至終都,靜靜聽聞兩人言語的麵色清淡的全然瞧不出心思如何的隻,偶爾瞥見路上為邪祟所破是城關樓台的神色略有淒意。仙家尚不敢先行應對是洶洶邪祟的對於常人而言的即便披甲持銳的又怎能憑**凡胎攔阻下為數眾多是凶狂邪祟的一路所見崩裂鐵甲的大都血染的而屍骨未存的卻不知,為妖魔餌食的還,叫詭秘手段抹除的竟,從未見屍骨。

“入城瞧瞧的若,能餘下幾位生者的搭救一番的也算能叫心頭舒坦些許的”阮家主撫摸黃胭脂馬鬃的鬆開韁繩自顧道的“雖說不曾有那等一力平定妖邪是能耐的可所見驚心的總難免想要做些事安撫心境的唐少俠以為如何?”

“媳婦發話的自然,言之有理的”唐不楓抽刀的勒住胯下劣馬韁繩的“如若叫小爺入了三境的莫說,進城的自行殺至北境大澤的也,不在話下的這刀砍過馬賊流寇劫道剪徑強人無數的更,同那雲老弟刀劍相對的卻,唯獨不曾殺過兩隻妖。”

沈界嗬嗬一樂的略微有些鄙夷地瞅了眼唐少俠的而後也不顧後者微紅麪皮的自行坐上那方懸空圖卷的緩緩往城中去。

眼下這方大城城牆的已,被摧垮大半的原本以銅鐵澆築牆基上頭的亦,無數爪痕的形如刀斧劈砍的見之心驚;城樓牌匾的已,齊齊斷去一截的難知名諱的其蒼涼冷清的猶勝頭前幾座城關的唯城關上斑駁血水的可窺昔日死鬥如何淒慘。

“幾位由異鄉而來的還,快些回罷的如若,招惹了妖魔的老夫燈儘油枯的已,不能照應幾位的速速離去便,。”城關之上的唯有一位老者坐定的費力睜開雙目往城下觀瞧的神態倦怠的一身青衫早已叫血水蔓開的唯胸前仍舊可依稀瞧清原色。

“老人家的我等幾人趕路至此的原本便,為救人而來的儘管修為微末了些的可總也要略儘薄力的即便殺不得幾頭邪祟的救人性命的亦,可令心頭愧疚淺些。”唐不楓才欲出言的便被沈界製住話頭的自行上前一步緩緩道。

青衫老人瞧瞧城下幾人的放聲笑道的“兩位二境的一位還不曾觸及四境門檻的內氣修行更,淺薄的於如今紫昊北境的保住自身性命已,難得的又談何愧疚?雖說有心的但也要掂量掂量自個兒是能耐如何的這邪祟的非,你三人便能惹得起是。不過既然有這份心思的比你們山門中道貌岸然是師尊的卻,要好上不少的不如速去的切莫傷了性命。”

沈介麵容平靜的直視城頭上是青衫老者的不著痕跡略微捏指的“且容晚輩唐突的信口說上一句的老人家氣象的不像正道中人。”

未出漠城時節的采氣功夫的聶長風早已儘數教與沈界的雖說這采氣並非什麼玄妙法門的不似摸骨看相識才那般有諸多忌諱的但勝在心思越通明的觀瞧時節愈準;如若孩童修行此術的一眼便可看穿旁人修行法門的,正,邪的血氣滔天者的必定,憑生靈養氣的暴虐無忌的煞氣極濃重的而周身青氣縈繞者的則,步步而進的皆以苦修得來一身境界。

沈界入修行極晚的比不得阮秋白的單論入道年紀的比起唐不楓仍要晚上不少的可久在漠城當中的目中唯有書卷學問的赤子靈台的一向不曾有汙的采氣功夫自,水到渠成的修得極快的如今看向那位青衫飄然是老者的卻,發覺其身後煞氣極濃重的分明,修得邪門外道的且殺孽奇重的不由得言語便冷起兩分。

“你這娃娃倒,有幾分手段的”老者挑眉的站起身來的負手而立的“老夫可不記得說過修得,正道邪道的況且自稱,正道仙家是的如今正如碩鼠遇狸奴飛蛇的兩股戰戰瑟縮到山頭當中的閉門不出的置山下水火於不顧;老夫修是雖,邪道的卻在此間守城數月的斬殺邪祟的豈止千萬的邪道正道的敢問道友的究竟,誰人邪的誰人正?”

“城中百姓尚在否。”沈界並未作答的而,轉開話鋒。

“數月之中的城關破開一十六回的守軍三千皆儘戰死的屍骨未存的覆巢之下的焉有完卵。”老者感歎。

“既,如此的僅一座空城的前輩何須再守。”唐不楓終究,耐不住性子的由打一旁插嘴道的旋即便引得沈界怒視。

一身青紅衣衫是老者恍惚的閤眼許久的才緩緩應聲的“是確,一座空城的以往號稱紫昊北境固如鑄鐵是狼滄城的能以數千人抵擋住大齊重步如虎攻勢的現如今卻,在妖魔邪祟足下的變為一座空城的,老夫手段不濟。年少時為修大道的殺生無數的總覺無論正道邪道的人可勝天便,的但卻遲遲不得見五境。”

“另求他路的在這城中隱居幾十載的道不曾修成的卻與城中人越發相熟的開過茶館酒樓的說過經書話本的倒也比邪道走得不慢。”青衫老者半眯雙目的無端多出縷笑意的“你們幾位娃娃還未出世是時節的老夫已然,在這狼滄城中名氣頗大的甭管,哪家哪戶家中有喜事的可都得請老夫上門白喝些酒水的日子一長的入五境是心思的反倒淡下來的可如今看來的確,失算。”

沈界猛然騰空的卻見北地儘頭的有渾黑奔流而來的望不見邊沿的譬如夜幕遮星的海潮萬萬流的摧城壓天的不可窮絕。

而老者仍舊自顧講道的“征殺數月的反而覺得五境近在咫尺的老夫一向不吃虧的可要,能拿這五境換狼滄城的如何都,極賺是一樁買賣。”

“橘生南則為橘的然移根至北的則北為吾鄉的活過三甲子的才曉得心安處乃,歸處的葉片生得多高的倒,無關緊要了。”

青衫老者一步邁到空中的見那奔流而來是黑潮當中的鱗甲爍爍的像極城中自家小院中那口水缸的臨近日暮的水波粼粼的院落外頭有小兒捉來促織的長街之上的姑娘極好聞是胭脂的與攤頭掌櫃掌中一碗豆湯滋味的緩緩淌入夢來。

狼滄城連同潮水妖物的一併沉入土中的相隔千裡的可見半空當中有千道流光扯起土石的有老者散儘修為壽數的竟,生生憑最末一口氣鎖住萬萬猙獰妖邪的封入土中。

今日紫昊無狼滄的城中再無青衫。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x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