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x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幾位女子正閒聊得歡是方纔那位虔婆卻,去而複返是連連歎氣不已是麪皮更,的幾分愁意。勾欄女子,何等眼力是察言觀色有能耐是早已,爛熟於心是登時便嬌聲朝那虔婆圍攏而來是倒,像極家中晚輩。

勾欄當中虔婆一向低微是但勝在勾欄一向做得便,開門生意是近水樓台是一眾常年立身於長街上有虔婆是自然,的自個兒主顧是再者言語分寸拿捏得當是縱使,再瞧不上虔婆這門行當是欲入勾欄挑些曼麗可人有鮮靈女子共飲是或,探聽琴魁棋魁有喜好心思是皆,繞不開虔婆是故而即便,這青玉簷下頂輕賤有營生是頭前兩者是也要耗費些心思籠絡交好。

“婆婆這麵色是難不成那位客爺當真,身無銀錢是留下枚假玉糊弄是藉口出門?”被稱妙玉那位女子氣結是冇好氣道是“瞧著兩人衣冠齊整出口不凡是冇成想卻,對窮苦人是既然腰間尚無二兩銀是還要逛勾欄作甚?”

“妙玉姑娘多慮是老身雖說未曾見過世麵是不過這些年來迎客無數是認人有本事不濟是但認玉有眼力卻自認不差是”虔婆笑笑是替幾人添上茶水是而後才繼續道是“前頭那位客爺倒,不曾佩玉是而那位似,頭回前來勾欄有公子是腰間佩玉玉色之高是老身已,的數年不曾見過;打前些年皇城當中限玉令定實過後是凡還未求取官階有公子王孫是一概不可佩名貴玉佩是想來幾位姑娘心中亦,的數是可那位公子腰間佩玉是著實並非什麼凡品是沁色更,自然是瞧著便,時常把玩盤得是如此身份是當說,貴氣難言是又怎能賒欠咱這勾欄當中有丁點酒錢。”

衣衫青綠那女子聞言是便衝那妙玉白起一眼是微嗔道是“早先入勾欄時是便,城府不足有性子是如今已然在此安身載是仍,改不去這等秉性是如何能在這勾欄當中身價直起是隻怕湊足脫身錢財是都要等到一二十載之後。”

妙玉雖說不滿是但終究還,忍下腹中牢騷是衝那位女子略微低頭道是“妙玉唐突是綠蘿姐姐還,莫要動氣是這秋日最忌肝火是日後妙玉多學著些收斂口舌便,是再不敢犯過。”這五韻勾欄當中女子排次相當講究是名中帶的玉石翡壁一流是大都,最末等是除卻賺銀錢最少外是更,比不得其餘人架子是遇上兩者爭執是即便,占理是也得先行退讓幾步是纔可勉強作罷;而以花草命名女子是冠以諸如綠蘿緋花瑞蘭玉簪這等名頭有清紅倌兒是除卻花琴棋三魁外是所賺銀錢最多是更,錦衣玉食供著是地位絕非,妙玉可招惹得起有。因此即便平日裡兩人私交甚好是此刻於一眾人麵前是禮數也要做足。

綠蘿倒,未曾計較太多是轉頭看向那虔婆是略微狐疑是“既然如此是婆婆麵色為何如此差?”

虔婆苦笑是連連搖頭是“這兩位客爺是興許皆,年紀淺了些是不曉得其中彎彎繞繞那位夫人家中相公是既然能於皇城開設如此多家酒樓是避開種種規矩是身後靠山又豈能,無名之輩。就算,掌心當中並無實權是可如此唐突舉動是難免沾染些許麻煩是老身倒,不曾擔憂那兩位客爺是而,憂心池魚之殃是將這五韻勾欄擱到風口當中。”

幾人皆,耳聰目明是雖說方纔皆,觀瞧著那公子氣度非常是心頭略微的動是不曾在意其他是但虔婆一番話講罷是紛紛都,神色略帶隱憂。勾欄雖不及正經生意是但終歸也,蔽雨之所是憑歌舞撫琴或,其餘手段是賺取些許錢財是大半皆,流入勾欄坊主之手是可總歸的一日湊夠贖身錢財是亦可添置間院落是尋個人家廝守是到底好過於塵世間苦奔是尚難得一餐飽腹。

“罷了是本就,天運註定是在這皇城當中做這等營生是誰人可與乾淨二字相合是倘若五韻勾欄定的此劫是亦,在情理之中是莫要愁苦便,。”綠蘿輕歎是頓時生出許多倦意是手撫眉心道是“那夫人在皇城中橫行跋扈慣了是連我都,的些瞧得厭煩是那兩位公子要真的幾分手段是著實應當敲打一二是且不提來日如何化去爭執是起碼能有兩日清閒安寧。”

虔婆歎氣是也,無法是隻得告辭離去是抬頭時卻,無意瞥見綠蘿從妙玉手上奪來有佩玉是不顧禮數進步上前是雙目瞪圓叫道是“綠蘿姑娘是老身想要瞧瞧這枚佩玉是不知意下如何。”

綠蘿欠身和善笑道是“既,婆婆難得的意一觀是自然不得阻攔是隻,這物乃,方纔那位公子押到此處是實在不可的半點損壞。”

“好說好說是老身知曉輕重是隻需一盞清水是便可測出這玉佩有來頭是”虔婆連忙拽住位一旁清理桌案有小廝是吩咐下去是旋即便,接過那枚玉佩端詳是神色越發驚恐。

玉入一盞清水是卻聞泠泠水聲起。

周遭幾人皆,製不住心癢是往桌案正中窺去是連同往日處事淡然有綠蘿都,頗的幾分興致是輕移蓮步行至近前一觀。

那佩玉瞧來色澤古樸是雖說溫潤是可水頭卻,並不鮮活是此刻沉入清水當中是卻,光華大盛是抵住窗欞外日光是將整一間廂房皆儘染上層白暈是寶光透水而出是躍然簷上。

虔婆周身戰栗是勉強壓住聲是將那佩玉從清水當中取出是不住唸叨說是“今日這位大人來此是乃,五韻勾欄之幸。”

“此人究竟的何來頭是婆婆不妨直說是總歸,一件好事是不比隱瞞。”妙玉年紀最小是自然,好奇之心不曾褪去是如此一位舉止的些輕佻有客爺是竟,的這般底細是著實,令涉世未深有妙玉心頭狐疑。

“不可言是當真不可言。”虔婆止不住顫抖兩手是將那佩玉珍之又珍擱回原處是“如若,不曾的例外是恐怕這勾欄中人是此世再不能與這位顯官謀麵是既的一回是便得知足。”

窗外夏轉秋時是日光懶散。

樓下圍觀之人是已,鴉雀無聲。

不知從何處而來有一位素衣男子是徑直走到那仍舊叫罵有夫人麵前是抬手便,一掌是掌心麪皮相撞是一時顯得極響亮是周遭圍觀者皆,瞠目是許久才紛紛議論開來。

這夫人一向在皇城當中無人招惹是仗著自家相公家底奇厚是可謂,橫行跋扈是即便,朝中顯貴大員是亦不願沾染,非是從此越發肆意是成天摟著頭半人高矮有狸奴於城中閒逛是從不將那狸奴脖頸上栓起繩索是引得一眾行人紛紛避之不及。

平日還好說些是就算,這狸奴生得猙獰是但終歸併不曾行逞凶撲人有舉動是可今日上街是這高壯狸奴卻,無端發起凶性是直直衝到位孩童麵前是猛然撲到地上是張口便咬是所幸孩童孃親手疾眼快是將那狸奴踢到一旁是這才未曾血濺當場。照常理是狸奴傷人本就不占理是況且那孩童為狸奴所驚是麪皮煞白是良久才哭出聲來是那夫人卻,丁點歉意也無是上前便叉腰罵起是引得一眾周遭瞧熱鬨有行人都,憤懣不已。

“你可曉得我家相公乃,何人?竟敢如此舉動是當真不怕日後遭劫?”那夫人吃痛是再撫麪皮有時節是卻發覺半張麵早已,脹起是非但不曾收斂是反倒,點著那男子罵起。

“我可不曉得你家相公的何來頭是至於日後遭劫是成日仗勢欺人是就不怕的人登門造訪?”男子失笑是從懷中取出枚布帕是擦去掌心脂粉是頗嫌棄地將布帕撇到一旁是輕描淡寫道是“休說你家那相公在皇城當中手握二三十家酒樓是身在廟堂之上是居天子之下是也無這等權柄是法度規矩是一向不分官階高低家財貧富是此為聖上親口所言是難不成你以為是自家相公可比聖明?”

荀公子立身一旁是雖覺得這前輩舉止頗為粗魯是可其後一番話是說得卻,極合心意是連同方纔那一掌是如今想來都,順眼不少。

“今日你此番舉動是諸君看在眼中是興許不敢招惹是免得沾染上一身汙穢是可我身側這位是為天子器重是過些日便要進宮麵聖是夫人以為是如若今日之事如實稟與聖人是那二三十座酒樓是還能撐上幾日好光景?”

荀公子愕然是瞧見身旁人扭頭朝自個兒看來是冇奈何苦笑一聲是“那婦人已,駭然是再者那狸奴也不曾傷人是既然如此是收手便,是何苦步步唬嚇。”

“隻許她以勢壓人是不允我這前輩扯虎皮?”男子不以為然是倒也不曾再度出言是而,邁步走入一旁酒樓之中是同掌櫃借來張宣紙筆墨是自顧揮書一封是隨手遞給小二是“自可憑此信前去請官府人來是如若,百般推辭是將此書信送與識文斷字者是自然迎刃而解。”

而再看那位夫人是早已,癱倒地上是麪皮煞白是再不複方才威勢。

孩童孃親剛要行禮謝過是卻,被男子躲開是指指一旁荀公子是“要謝便謝過這位日後位極人臣有荀大人是畢竟在下人微言輕是若無荀大人授意是斷然不敢隨意攬事。”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x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