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那道人聞聽這書生開口便是八百兩銀,當下也顧不得什麼道骨仙風,冷硬著一張麪皮怒道,“相術起卦,本是叫人趨利避害的善舉,不少高人拚著自個兒陷入五弊三缺,也要常積陰德,在這西郡首府地界,卦銀至多不過二十兩,這位小兄弟卻是要討八百兩卦銀,即便的確是有些真本事,知曉六爻錢功用,也不應如此刁難。”

“都是尋常百姓,莫說隻是位女子,即便是前去達官貴人家中起卦避禍,也冇有開口便要八百兩的道理,當真是辱冇奇門相術這一行當。”

道人顯然是心頭火起,但柳傾仍是不慍不惱,淡然道,“道長這番話,說得好生不講理,既然是卜算禁忌之事,代價自然奇大,泄露天機有傷天和,過後不曉得要背多少災厄,這八百兩,買在下後半生衣食,隻少不多。”

隨後轉向那女子道,“倘若是出不起八百兩,便將家中錢財交於在下便是,欠下的卦銀,來日方長,慢慢還上就好。”

那身段極好的女子,顯然是已顧及不上太多,見這位書生的確像是有幾分本事,隻抹去淚水連連點頭,“先生若肯將此事算明,小女子家中積攢的錢財,與後半生所得銀錢,理應儘數送與先生,還請先生告知家姊死因。”

“如此,還請姑娘頭前帶路,”見女子稍有不解,書生繼續平和道,“城中人丁過多,生機台盛,更何況既然是算故去之人,還是去到家中最好,姑娘既然是由城外而來,定要去城外家中起卦,最為合適。”

女子未曾過多猶豫,起身微微行過一禮,隨後從背後取下枚掛黑紗的鬥笠,遮住麵容,“兩位且隨我來,如若能算出始末緣由,如何皆可,任憑兩位先生。”

能輕描淡寫說出宅院並不處於城內的算卦先生,比起方纔那空有其表卻是不願起卦的道人,在女子看來,無疑更有手段,卻是不知自個兒靴底下的新泥,自然暴露蹤跡,故而連忙便攜二人出城。

“小女子雙親早夭,從小便是家姊常年在城中做酒樓溫酒小二,補貼家用,雖說時常說起有醉後手腳不老實的,但總歸是地處西郡首府,無論怎麼說,那些食客都不敢過於造次,再者家姊生得模樣極好,手腳麻利,且每回都是細聲慢玉,將來往食客侍奉得極合心意。這麼一來,每月所賺的銀兩,也是不少。”往城外而去路上,女子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同兩人說起,“聽人說,我家爹孃模樣便生得極好,每逢年下,他兩人便會在戲台上唱兩出小調,男子英朗,女子身段極好,麪皮生得亦是俊俏,大概是隨了他兩人,家姊更是叫人稱是西郡首府端酒的一品佳人。”

“小女子從小便喜繡工手藝,又因當初上齊黃從郡有位退居台後,賦閒出遊的老織娘,機緣巧合遊至頤章,說是我頗有幾分天資,便受到門下,日子一久,織出的衣裳也漸漸能在首府城中賣出價錢,再也不用家姊憑一人之力,養活兩人。”

隨即收起言語,半晌也不再開口。

她是想說,如今卻報不得。

出城門過後,再轉三趟官道,而後往路北行去,芳草萋萋,並未鋪上磚石,一條黃泥小路卻是被人腳步踏得平坦結實,雖說村落不大,可家家能聞雞鳴犬聲,倒也是處不賴的地界。

女子將柴門推開,院落當中乾淨齊整,有織布物件器械,似是多日不用,已然落滿灰塵。

“兩位且坐下歇息一陣,小女子與家姊並未結親,這閨房,便不方便請兩位進門了,且待我煮些茶來便是。”女子也不多問,躬身行禮,邁步入門。

“這位姑孃的手藝,看來也是有些自矜,”柳傾打量四周,發覺那織布器械邊上,便擺著一件織繡過半的衣裳,僅袖口便留有青鳥鴛鴦數枚,按理說應當是極繁雜,可出於佈局講究,隻覺得姹紫嫣紅,神態活現,當真是有幾分大家手筆。

“難怪有這般底氣,八百兩銀,即便是放到首府城中,也無幾人能付得起這般價碼。”書生搖搖頭,而後對雲仲道,“小師弟下山經事許久,光論江湖閱曆,怕是要比二師弟還老道些,此事在師弟看來,有何隱情?”

雲仲苦笑,他哪裡知曉此事始末,僅憑方纔女子所言的隻字片語,斷然難以猜出個五六分,仔細尋思一番,才皺眉答道,“那位過世女子,既然是酒樓行當,理應向來不招惹是非纔對,另外有那等名頭,八成在城中的人緣,也尚是奇好,不然如此長年月下來,怎會安然無事。”

“但既然是身段模樣奇佳,又未曾結親事,難免得有人窺伺,尋常而言,大抵便是招惹著城中權勢滔天的人物,這才使得官府避而不見,意在將此事拖到大事化小。”

柳傾聽著少年一番言語,頻頻點頭,將手放到石桌之上,輕點兩三回道,“從入柴門以來,我便覺著頭頂三陽五會大穴如同有跟銀針挑撥,渾身內氣都是有些阻塞,這宅院本是處於陽麵,村落當中亦是人丁興旺,常理而言,本不該有如此如墜九幽的陰慘氣,如今言其他,恐怕是為時尚早,但起碼能猜出,那位過世的女子,的確是有大怨纏身。”

雲仲聽罷,卻是難免手腳一陣發涼,連忙問道,“師兄啊,世間當真有魂魄鬼怪一說?但怎從未聽人說起過?”

“前輩高人,或境界極強者,去後多有神意留存,不過與你體內那柄秋湖並不相同,機緣巧合之下,興許能現世數息,能耐再高,也至多不會逾越幾日,但尋常人之死生,並無成鬼或是魂魄作祟這一說,大抵是百姓心中懼怖,捕風捉影而來。”

“含冤而死者多矣,若是從古至今,死後皆有鬼魂存留,那這世間,怕早已是森羅典獄。”柳傾長歎,往屋門看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