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免費小說閱讀

[

]

送走江半郎,柳傾發覺少年麵容有些錯愕,也不急著趕回山門,而是又盤腿坐到原地,由打懷中拿出枚葫蘆,頗得意地晃晃,“前幾日從後山翻找出一葫蘆竹酒,小師弟嚐嚐鮮?”

少年接過葫蘆,剛要擰開葫蘆品品滋味,卻歎息一聲放下,哭喪著臉說道,“師弟自然想喝上幾口,可礙於那柄秋湖近來猖狂,著實不敢再多飲,前陣子在鏢局之中,苦頭吃得極多,當真是不想再讓那秋湖翻轉騰空,這酒還是留待日後再喝為妙。”

柳傾失笑,“感情小師弟出門許久,是跑到鏢局中走鏢去了?師兄要是冇算錯賬,咱南公山上餘銀,可還多得是,哪怕是要購置一處三進三出的府邸,小師弟開口便是,何苦要靠走鏢風吹雨淋,賺那等辛苦錢。更何況那位前輩所留劍氣過於霸道,參悟良久傷了元氣,何苦偏偏要在這等時節,出門做這等行當。”

書生說這話時,毫不掩飾揶揄之意,笑意古怪,聽得少年狼狽不已,連忙換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連連行禮,“大師兄既然心中有數,還總要調笑師弟,忒不厚道了點。山上曆來不乏銀錢,師弟曉得,可既然是自個兒管不住嘴,吃了人家姑孃的糕點,總要自己憑能耐還上,不然難見心意。”

書生一樂,重重拍兩下師弟肩頭,相當滿意,“難為你兩位師兄還成天操心,生怕小師弟不曉得如何討女子歡心,如今看來,卻是有些白費心思,都說閉門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冇成想小師弟這朵梅花,長勢倒是極喜人。”

“師兄,咱多日不見,怎得半點不留情麵。”柳傾一向是四平八穩的性情,少有信口說出玩笑話的時候,今日卻是三番五次調笑,反是令雲仲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亂猜測許久,仍是徒勞。

柳傾並不在意師弟胡思亂想,溫和拍拍後者腦袋笑道,“自然是有好事上門,你三師兄前日,正經邁入了二境門檻,水到渠成,甚至險些坐二望三,內氣滔滔如雷,還將槍道悟得大半,如今即便是你小子劍氣顯露,也未必打得過三師弟。”

“至於第二喜,等你回山過後,自然心中有數。”柳傾晃晃腦袋,滿臉儘是欣喜。

對岸楚筠與許磐一眾人,眼睜睜瞧著方纔江麵上的浩大聲勢,儘是咋舌。原本以為少年劍氣已然可算得上是極高明的手段,斷石攔騎,可退諸敵,而方纔那妖物與書生莽漢出手,卻是令眾人結結實實吃過一驚,紛紛瞪直一對眼目,半晌亦冇說出句話。

直到楚筠幽幽開口,“仙家就是仙家,修行有成者,移山鎮海估摸著都不在話下,出手便是天威浩蕩,咱這些個江湖人,走過許多年江湖,卻始終冇摸著正經江湖,究竟是何等的風流大氣,難得天眷,何其可惜。”

幾人如夢初醒,再瞧瞧那位一鐧化六的莽漢踏空而去,片刻即無蹤跡,免不了心頭一陣歎息,神情黯然。何謂手段超凡脫俗,本意便是超脫他們這等凡俗,超脫而字,非是指不耗多少周折便可取走凡俗性命,而是尋常人壓根揣測不出,仙家宗門之人,出手究竟有何等瘮人威能。

但正當幾人感歎的時候,許磐卻是不合時宜搖頭,“此言差矣,起碼咱們將雲小兄弟當成自家弟兄,即便過去許多年,他也能走到那位書生和莽漢的地步,甚至稍稍跺跺腳,天下也得隨之晃三晃,那也是自家弟兄,天大地大,來日聽他講,也算咱見過仙家所見。”

隻見對岸少年輕輕揮了揮手,隨那書生一步騰空,徑直朝南而去,唯餘身後細柳條條作弦,低吟淺唱。

“回了,這陣風涼颼,怕不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降下滂沱雨水,且趕緊回家,收拾衣裳。”許磐緊走兩步翻身上馬,可望向身旁那一匹無人騎駕的馬兒,心裡頭總覺得不是滋味。

柳傾二人騰空,未曾直奔南公山,而是往偏東而去,畢竟雲仲這趟出行,便是為湊足糕點錢,身為師兄,柳傾也知曉少年如此空手回山,怕是有失心意,因此也不急著徑直歸去師門,反倒踏起雲頭,朝東邊城中而去。

“今日攜小師弟,去瞧瞧咱西郡首府,距南公山其實亦不過幾百裡,但苦於馬車顛簸,大都無人會願從此處往首府而去,突然想起師弟自踏入頤章國境內,似乎還未多走動一番,正好借購置糕點的空,隨師兄出外轉悠轉悠。”書生今日明顯遊興正濃,不理會少年應聲與否,隻一步便踏到雲頭上,飄飄蕩蕩,沖天而去。

南公山中,依舊是往日模樣,隻不過近些日以來,那頭早年間為吳霜所降,毛色極雜亂的馬兒,頗為吵鬨,起因便是溫瑜那匹黑獍,前幾日被帶上山來,在山中散過一圈步。誰也未曾那平素傲氣的夯貨,竟是瞪直一雙眼,生生拽斷繩索,撒歡跑將出來,鬨騰得滿山上下儘是嘶鳴聲,溫瑜上山阻攔,卻險些被這夯貨踏傷,到頭來還是錢寅出手,纔將這匹瘋癲馬兒製住。

但經此一事,溫瑜卻是驚奇不已,自個兒那頭黑獍,乃是大元少有的良駒,當初還是在極北的地界被人尋到,纔不過出世一兩載,腳力便要比尋常的大元馬匹強出數籌,更不消說每日皆是上好糧米草料飼養,體魄更為強健;連帶著溫瑜一路之上遇險,都是多次憑黑獍走脫,體魄腳力,無疑是上上等,卻是始終甩不開那頭看似毛色雜亂,且有些瘦骨嶙峋的劣馬,被追著咬過四五口,硬啃去兩撮馬鬃,哀鳴陣陣。

“二師叔,不知山上這頭劣馬,有何來曆?”溫瑜瞧瞧黑獍雜亂皮毛,甚是心疼,含怒瞪過一眼被製住的馬兒,衝錢寅開口問詢。

“這馬的來頭極大,溫姑娘莫要瞧著它毛色雜亂且瘦骨嶙峋,便覺得這便是頭劣馬,”錢寅敲打敲打那夯貨腦殼,嘿嘿笑道,“倘若是將你那頭良駒拉到山下平地,還真不一定能跑過山上這頭。”

溫瑜皺眉而後鬆開,輕輕抱拳,“二師叔,受教了。”

“如若世人都以貌取人,以修為論對錯,南公山中人,亦不可如此。”

()

送走江半郎,柳傾發覺少年麵容有些錯愕,也不急著趕回山門,而是又盤腿坐到原地,由打懷中拿出枚葫蘆,頗得意地晃晃,“前幾日從後山翻找出一葫蘆竹酒,小師弟嚐嚐鮮?”

少年接過葫蘆,剛要擰開葫蘆品品滋味,卻歎息一聲放下,哭喪著臉說道,“師弟自然想喝上幾口,可礙於那柄秋湖近來猖狂,著實不敢再多飲,前陣子在鏢局之中,苦頭吃得極多,當真是不想再讓那秋湖翻轉騰空,這酒還是留待日後再喝為妙。”

柳傾失笑,“感情小師弟出門許久,是跑到鏢局中走鏢去了?師兄要是冇算錯賬,咱南公山上餘銀,可還多得是,哪怕是要購置一處三進三出的府邸,小師弟開口便是,何苦要靠走鏢風吹雨淋,賺那等辛苦錢。更何況那位前輩所留劍氣過於霸道,參悟良久傷了元氣,何苦偏偏要在這等時節,出門做這等行當。”

書生說這話時,毫不掩飾揶揄之意,笑意古怪,聽得少年狼狽不已,連忙換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連連行禮,“大師兄既然心中有數,還總要調笑師弟,忒不厚道了點。山上曆來不乏銀錢,師弟曉得,可既然是自個兒管不住嘴,吃了人家姑孃的糕點,總要自己憑能耐還上,不然難見心意。”

書生一樂,重重拍兩下師弟肩頭,相當滿意,“難為你兩位師兄還成天操心,生怕小師弟不曉得如何討女子歡心,如今看來,卻是有些白費心思,都說閉門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冇成想小師弟這朵梅花,長勢倒是極喜人。”

“師兄,咱多日不見,怎得半點不留情麵。”柳傾一向是四平八穩的性情,少有信口說出玩笑話的時候,今日卻是三番五次調笑,反是令雲仲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亂猜測許久,仍是徒勞。

柳傾並不在意師弟胡思亂想,溫和拍拍後者腦袋笑道,“自然是有好事上門,你三師兄前日,正經邁入了二境門檻,水到渠成,甚至險些坐二望三,內氣滔滔如雷,還將槍道悟得大半,如今即便是你小子劍氣顯露,也未必打得過三師弟。”

“至於第二喜,等你回山過後,自然心中有數。”柳傾晃晃腦袋,滿臉儘是欣喜。

對岸楚筠與許磐一眾人,眼睜睜瞧著方纔江麵上的浩大聲勢,儘是咋舌。原本以為少年劍氣已然可算得上是極高明的手段,斷石攔騎,可退諸敵,而方纔那妖物與書生莽漢出手,卻是令眾人結結實實吃過一驚,紛紛瞪直一對眼目,半晌亦冇說出句話。

直到楚筠幽幽開口,“仙家就是仙家,修行有成者,移山鎮海估摸著都不在話下,出手便是天威浩蕩,咱這些個江湖人,走過許多年江湖,卻始終冇摸著正經江湖,究竟是何等的風流大氣,難得天眷,何其可惜。”

幾人如夢初醒,再瞧瞧那位一鐧化六的莽漢踏空而去,片刻即無蹤跡,免不了心頭一陣歎息,神情黯然。何謂手段超凡脫俗,本意便是超脫他們這等凡俗,超脫而字,非是指不耗多少周折便可取走凡俗性命,而是尋常人壓根揣測不出,仙家宗門之人,出手究竟有何等瘮人威能。

但正當幾人感歎的時候,許磐卻是不合時宜搖頭,“此言差矣,起碼咱們將雲小兄弟當成自家弟兄,即便過去許多年,他也能走到那位書生和莽漢的地步,甚至稍稍跺跺腳,天下也得隨之晃三晃,那也是自家弟兄,天大地大,來日聽他講,也算咱見過仙家所見。”

隻見對岸少年輕輕揮了揮手,隨那書生一步騰空,徑直朝南而去,唯餘身後細柳條條作弦,低吟淺唱。

“回了,這陣風涼颼,怕不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降下滂沱雨水,且趕緊回家,收拾衣裳。”許磐緊走兩步翻身上馬,可望向身旁那一匹無人騎駕的馬兒,心裡頭總覺得不是滋味。

柳傾二人騰空,未曾直奔南公山,而是往偏東而去,畢竟雲仲這趟出行,便是為湊足糕點錢,身為師兄,柳傾也知曉少年如此空手回山,怕是有失心意,因此也不急著徑直歸去師門,反倒踏起雲頭,朝東邊城中而去。

“今日攜小師弟,去瞧瞧咱西郡首府,距南公山其實亦不過幾百裡,但苦於馬車顛簸,大都無人會願從此處往首府而去,突然想起師弟自踏入頤章國境內,似乎還未多走動一番,正好借購置糕點的空,隨師兄出外轉悠轉悠。”書生今日明顯遊興正濃,不理會少年應聲與否,隻一步便踏到雲頭上,飄飄蕩蕩,沖天而去。

南公山中,依舊是往日模樣,隻不過近些日以來,那頭早年間為吳霜所降,毛色極雜亂的馬兒,頗為吵鬨,起因便是溫瑜那匹黑獍,前幾日被帶上山來,在山中散過一圈步。誰也未曾那平素傲氣的夯貨,竟是瞪直一雙眼,生生拽斷繩索,撒歡跑將出來,鬨騰得滿山上下儘是嘶鳴聲,溫瑜上山阻攔,卻險些被這夯貨踏傷,到頭來還是錢寅出手,纔將這匹瘋癲馬兒製住。

但經此一事,溫瑜卻是驚奇不已,自個兒那頭黑獍,乃是大元少有的良駒,當初還是在極北的地界被人尋到,纔不過出世一兩載,腳力便要比尋常的大元馬匹強出數籌,更不消說每日皆是上好糧米草料飼養,體魄更為強健;連帶著溫瑜一路之上遇險,都是多次憑黑獍走脫,體魄腳力,無疑是上上等,卻是始終甩不開那頭看似毛色雜亂,且有些瘦骨嶙峋的劣馬,被追著咬過四五口,硬啃去兩撮馬鬃,哀鳴陣陣。

“二師叔,不知山上這頭劣馬,有何來曆?”溫瑜瞧瞧黑獍雜亂皮毛,甚是心疼,含怒瞪過一眼被製住的馬兒,衝錢寅開口問詢。

“這馬的來頭極大,溫姑娘莫要瞧著它毛色雜亂且瘦骨嶙峋,便覺得這便是頭劣馬,”錢寅敲打敲打那夯貨腦殼,嘿嘿笑道,“倘若是將你那頭良駒拉到山下平地,還真不一定能跑過山上這頭。”

溫瑜皺眉而後鬆開,輕輕抱拳,“二師叔,受教了。”

“如若世人都以貌取人,以修為論對錯,南公山中人,亦不可如此。”

()

送走江半郎,柳傾發覺少年麵容有些錯愕,也不急著趕回山門,而是又盤腿坐到原地,由打懷中拿出枚葫蘆,頗得意地晃晃,“前幾日從後山翻找出一葫蘆竹酒,小師弟嚐嚐鮮?”

少年接過葫蘆,剛要擰開葫蘆品品滋味,卻歎息一聲放下,哭喪著臉說道,“師弟自然想喝上幾口,可礙於那柄秋湖近來猖狂,著實不敢再多飲,前陣子在鏢局之中,苦頭吃得極多,當真是不想再讓那秋湖翻轉騰空,這酒還是留待日後再喝為妙。”

柳傾失笑,“感情小師弟出門許久,是跑到鏢局中走鏢去了?師兄要是冇算錯賬,咱南公山上餘銀,可還多得是,哪怕是要購置一處三進三出的府邸,小師弟開口便是,何苦要靠走鏢風吹雨淋,賺那等辛苦錢。更何況那位前輩所留劍氣過於霸道,參悟良久傷了元氣,何苦偏偏要在這等時節,出門做這等行當。”

書生說這話時,毫不掩飾揶揄之意,笑意古怪,聽得少年狼狽不已,連忙換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連連行禮,“大師兄既然心中有數,還總要調笑師弟,忒不厚道了點。山上曆來不乏銀錢,師弟曉得,可既然是自個兒管不住嘴,吃了人家姑孃的糕點,總要自己憑能耐還上,不然難見心意。”

書生一樂,重重拍兩下師弟肩頭,相當滿意,“難為你兩位師兄還成天操心,生怕小師弟不曉得如何討女子歡心,如今看來,卻是有些白費心思,都說閉門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冇成想小師弟這朵梅花,長勢倒是極喜人。”

“師兄,咱多日不見,怎得半點不留情麵。”柳傾一向是四平八穩的性情,少有信口說出玩笑話的時候,今日卻是三番五次調笑,反是令雲仲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亂猜測許久,仍是徒勞。

柳傾並不在意師弟胡思亂想,溫和拍拍後者腦袋笑道,“自然是有好事上門,你三師兄前日,正經邁入了二境門檻,水到渠成,甚至險些坐二望三,內氣滔滔如雷,還將槍道悟得大半,如今即便是你小子劍氣顯露,也未必打得過三師弟。”

“至於第二喜,等你回山過後,自然心中有數。”柳傾晃晃腦袋,滿臉儘是欣喜。

對岸楚筠與許磐一眾人,眼睜睜瞧著方纔江麵上的浩大聲勢,儘是咋舌。原本以為少年劍氣已然可算得上是極高明的手段,斷石攔騎,可退諸敵,而方纔那妖物與書生莽漢出手,卻是令眾人結結實實吃過一驚,紛紛瞪直一對眼目,半晌亦冇說出句話。

直到楚筠幽幽開口,“仙家就是仙家,修行有成者,移山鎮海估摸著都不在話下,出手便是天威浩蕩,咱這些個江湖人,走過許多年江湖,卻始終冇摸著正經江湖,究竟是何等的風流大氣,難得天眷,何其可惜。”

幾人如夢初醒,再瞧瞧那位一鐧化六的莽漢踏空而去,片刻即無蹤跡,免不了心頭一陣歎息,神情黯然。何謂手段超凡脫俗,本意便是超脫他們這等凡俗,超脫而字,非是指不耗多少周折便可取走凡俗性命,而是尋常人壓根揣測不出,仙家宗門之人,出手究竟有何等瘮人威能。

但正當幾人感歎的時候,許磐卻是不合時宜搖頭,“此言差矣,起碼咱們將雲小兄弟當成自家弟兄,即便過去許多年,他也能走到那位書生和莽漢的地步,甚至稍稍跺跺腳,天下也得隨之晃三晃,那也是自家弟兄,天大地大,來日聽他講,也算咱見過仙家所見。”

隻見對岸少年輕輕揮了揮手,隨那書生一步騰空,徑直朝南而去,唯餘身後細柳條條作弦,低吟淺唱。

“回了,這陣風涼颼,怕不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降下滂沱雨水,且趕緊回家,收拾衣裳。”許磐緊走兩步翻身上馬,可望向身旁那一匹無人騎駕的馬兒,心裡頭總覺得不是滋味。

柳傾二人騰空,未曾直奔南公山,而是往偏東而去,畢竟雲仲這趟出行,便是為湊足糕點錢,身為師兄,柳傾也知曉少年如此空手回山,怕是有失心意,因此也不急著徑直歸去師門,反倒踏起雲頭,朝東邊城中而去。

“今日攜小師弟,去瞧瞧咱西郡首府,距南公山其實亦不過幾百裡,但苦於馬車顛簸,大都無人會願從此處往首府而去,突然想起師弟自踏入頤章國境內,似乎還未多走動一番,正好借購置糕點的空,隨師兄出外轉悠轉悠。”書生今日明顯遊興正濃,不理會少年應聲與否,隻一步便踏到雲頭上,飄飄蕩蕩,沖天而去。

南公山中,依舊是往日模樣,隻不過近些日以來,那頭早年間為吳霜所降,毛色極雜亂的馬兒,頗為吵鬨,起因便是溫瑜那匹黑獍,前幾日被帶上山來,在山中散過一圈步。誰也未曾那平素傲氣的夯貨,竟是瞪直一雙眼,生生拽斷繩索,撒歡跑將出來,鬨騰得滿山上下儘是嘶鳴聲,溫瑜上山阻攔,卻險些被這夯貨踏傷,到頭來還是錢寅出手,纔將這匹瘋癲馬兒製住。

但經此一事,溫瑜卻是驚奇不已,自個兒那頭黑獍,乃是大元少有的良駒,當初還是在極北的地界被人尋到,纔不過出世一兩載,腳力便要比尋常的大元馬匹強出數籌,更不消說每日皆是上好糧米草料飼養,體魄更為強健;連帶著溫瑜一路之上遇險,都是多次憑黑獍走脫,體魄腳力,無疑是上上等,卻是始終甩不開那頭看似毛色雜亂,且有些瘦骨嶙峋的劣馬,被追著咬過四五口,硬啃去兩撮馬鬃,哀鳴陣陣。

“二師叔,不知山上這頭劣馬,有何來曆?”溫瑜瞧瞧黑獍雜亂皮毛,甚是心疼,含怒瞪過一眼被製住的馬兒,衝錢寅開口問詢。

“這馬的來頭極大,溫姑娘莫要瞧著它毛色雜亂且瘦骨嶙峋,便覺得這便是頭劣馬,”錢寅敲打敲打那夯貨腦殼,嘿嘿笑道,“倘若是將你那頭良駒拉到山下平地,還真不一定能跑過山上這頭。”

溫瑜皺眉而後鬆開,輕輕抱拳,“二師叔,受教了。”

“如若世人都以貌取人,以修為論對錯,南公山中人,亦不可如此。”

()

送走江半郎,柳傾發覺少年麵容有些錯愕,也不急著趕回山門,而是又盤腿坐到原地,由打懷中拿出枚葫蘆,頗得意地晃晃,“前幾日從後山翻找出一葫蘆竹酒,小師弟嚐嚐鮮?”

少年接過葫蘆,剛要擰開葫蘆品品滋味,卻歎息一聲放下,哭喪著臉說道,“師弟自然想喝上幾口,可礙於那柄秋湖近來猖狂,著實不敢再多飲,前陣子在鏢局之中,苦頭吃得極多,當真是不想再讓那秋湖翻轉騰空,這酒還是留待日後再喝為妙。”

柳傾失笑,“感情小師弟出門許久,是跑到鏢局中走鏢去了?師兄要是冇算錯賬,咱南公山上餘銀,可還多得是,哪怕是要購置一處三進三出的府邸,小師弟開口便是,何苦要靠走鏢風吹雨淋,賺那等辛苦錢。更何況那位前輩所留劍氣過於霸道,參悟良久傷了元氣,何苦偏偏要在這等時節,出門做這等行當。”

書生說這話時,毫不掩飾揶揄之意,笑意古怪,聽得少年狼狽不已,連忙換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連連行禮,“大師兄既然心中有數,還總要調笑師弟,忒不厚道了點。山上曆來不乏銀錢,師弟曉得,可既然是自個兒管不住嘴,吃了人家姑孃的糕點,總要自己憑能耐還上,不然難見心意。”

書生一樂,重重拍兩下師弟肩頭,相當滿意,“難為你兩位師兄還成天操心,生怕小師弟不曉得如何討女子歡心,如今看來,卻是有些白費心思,都說閉門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冇成想小師弟這朵梅花,長勢倒是極喜人。”

“師兄,咱多日不見,怎得半點不留情麵。”柳傾一向是四平八穩的性情,少有信口說出玩笑話的時候,今日卻是三番五次調笑,反是令雲仲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亂猜測許久,仍是徒勞。

柳傾並不在意師弟胡思亂想,溫和拍拍後者腦袋笑道,“自然是有好事上門,你三師兄前日,正經邁入了二境門檻,水到渠成,甚至險些坐二望三,內氣滔滔如雷,還將槍道悟得大半,如今即便是你小子劍氣顯露,也未必打得過三師弟。”

“至於第二喜,等你回山過後,自然心中有數。”柳傾晃晃腦袋,滿臉儘是欣喜。

對岸楚筠與許磐一眾人,眼睜睜瞧著方纔江麵上的浩大聲勢,儘是咋舌。原本以為少年劍氣已然可算得上是極高明的手段,斷石攔騎,可退諸敵,而方纔那妖物與書生莽漢出手,卻是令眾人結結實實吃過一驚,紛紛瞪直一對眼目,半晌亦冇說出句話。

直到楚筠幽幽開口,“仙家就是仙家,修行有成者,移山鎮海估摸著都不在話下,出手便是天威浩蕩,咱這些個江湖人,走過許多年江湖,卻始終冇摸著正經江湖,究竟是何等的風流大氣,難得天眷,何其可惜。”

幾人如夢初醒,再瞧瞧那位一鐧化六的莽漢踏空而去,片刻即無蹤跡,免不了心頭一陣歎息,神情黯然。何謂手段超凡脫俗,本意便是超脫他們這等凡俗,超脫而字,非是指不耗多少周折便可取走凡俗性命,而是尋常人壓根揣測不出,仙家宗門之人,出手究竟有何等瘮人威能。

但正當幾人感歎的時候,許磐卻是不合時宜搖頭,“此言差矣,起碼咱們將雲小兄弟當成自家弟兄,即便過去許多年,他也能走到那位書生和莽漢的地步,甚至稍稍跺跺腳,天下也得隨之晃三晃,那也是自家弟兄,天大地大,來日聽他講,也算咱見過仙家所見。”

隻見對岸少年輕輕揮了揮手,隨那書生一步騰空,徑直朝南而去,唯餘身後細柳條條作弦,低吟淺唱。

“回了,這陣風涼颼,怕不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降下滂沱雨水,且趕緊回家,收拾衣裳。”許磐緊走兩步翻身上馬,可望向身旁那一匹無人騎駕的馬兒,心裡頭總覺得不是滋味。

柳傾二人騰空,未曾直奔南公山,而是往偏東而去,畢竟雲仲這趟出行,便是為湊足糕點錢,身為師兄,柳傾也知曉少年如此空手回山,怕是有失心意,因此也不急著徑直歸去師門,反倒踏起雲頭,朝東邊城中而去。

“今日攜小師弟,去瞧瞧咱西郡首府,距南公山其實亦不過幾百裡,但苦於馬車顛簸,大都無人會願從此處往首府而去,突然想起師弟自踏入頤章國境內,似乎還未多走動一番,正好借購置糕點的空,隨師兄出外轉悠轉悠。”書生今日明顯遊興正濃,不理會少年應聲與否,隻一步便踏到雲頭上,飄飄蕩蕩,沖天而去。

南公山中,依舊是往日模樣,隻不過近些日以來,那頭早年間為吳霜所降,毛色極雜亂的馬兒,頗為吵鬨,起因便是溫瑜那匹黑獍,前幾日被帶上山來,在山中散過一圈步。誰也未曾那平素傲氣的夯貨,竟是瞪直一雙眼,生生拽斷繩索,撒歡跑將出來,鬨騰得滿山上下儘是嘶鳴聲,溫瑜上山阻攔,卻險些被這夯貨踏傷,到頭來還是錢寅出手,纔將這匹瘋癲馬兒製住。

但經此一事,溫瑜卻是驚奇不已,自個兒那頭黑獍,乃是大元少有的良駒,當初還是在極北的地界被人尋到,纔不過出世一兩載,腳力便要比尋常的大元馬匹強出數籌,更不消說每日皆是上好糧米草料飼養,體魄更為強健;連帶著溫瑜一路之上遇險,都是多次憑黑獍走脫,體魄腳力,無疑是上上等,卻是始終甩不開那頭看似毛色雜亂,且有些瘦骨嶙峋的劣馬,被追著咬過四五口,硬啃去兩撮馬鬃,哀鳴陣陣。

“二師叔,不知山上這頭劣馬,有何來曆?”溫瑜瞧瞧黑獍雜亂皮毛,甚是心疼,含怒瞪過一眼被製住的馬兒,衝錢寅開口問詢。

“這馬的來頭極大,溫姑娘莫要瞧著它毛色雜亂且瘦骨嶙峋,便覺得這便是頭劣馬,”錢寅敲打敲打那夯貨腦殼,嘿嘿笑道,“倘若是將你那頭良駒拉到山下平地,還真不一定能跑過山上這頭。”

溫瑜皺眉而後鬆開,輕輕抱拳,“二師叔,受教了。”

“如若世人都以貌取人,以修為論對錯,南公山中人,亦不可如此。”

()

送走江半郎,柳傾發覺少年麵容有些錯愕,也不急著趕回山門,而是又盤腿坐到原地,由打懷中拿出枚葫蘆,頗得意地晃晃,“前幾日從後山翻找出一葫蘆竹酒,小師弟嚐嚐鮮?”

少年接過葫蘆,剛要擰開葫蘆品品滋味,卻歎息一聲放下,哭喪著臉說道,“師弟自然想喝上幾口,可礙於那柄秋湖近來猖狂,著實不敢再多飲,前陣子在鏢局之中,苦頭吃得極多,當真是不想再讓那秋湖翻轉騰空,這酒還是留待日後再喝為妙。”

柳傾失笑,“感情小師弟出門許久,是跑到鏢局中走鏢去了?師兄要是冇算錯賬,咱南公山上餘銀,可還多得是,哪怕是要購置一處三進三出的府邸,小師弟開口便是,何苦要靠走鏢風吹雨淋,賺那等辛苦錢。更何況那位前輩所留劍氣過於霸道,參悟良久傷了元氣,何苦偏偏要在這等時節,出門做這等行當。”

書生說這話時,毫不掩飾揶揄之意,笑意古怪,聽得少年狼狽不已,連忙換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連連行禮,“大師兄既然心中有數,還總要調笑師弟,忒不厚道了點。山上曆來不乏銀錢,師弟曉得,可既然是自個兒管不住嘴,吃了人家姑孃的糕點,總要自己憑能耐還上,不然難見心意。”

書生一樂,重重拍兩下師弟肩頭,相當滿意,“難為你兩位師兄還成天操心,生怕小師弟不曉得如何討女子歡心,如今看來,卻是有些白費心思,都說閉門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冇成想小師弟這朵梅花,長勢倒是極喜人。”

“師兄,咱多日不見,怎得半點不留情麵。”柳傾一向是四平八穩的性情,少有信口說出玩笑話的時候,今日卻是三番五次調笑,反是令雲仲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亂猜測許久,仍是徒勞。

柳傾並不在意師弟胡思亂想,溫和拍拍後者腦袋笑道,“自然是有好事上門,你三師兄前日,正經邁入了二境門檻,水到渠成,甚至險些坐二望三,內氣滔滔如雷,還將槍道悟得大半,如今即便是你小子劍氣顯露,也未必打得過三師弟。”

“至於第二喜,等你回山過後,自然心中有數。”柳傾晃晃腦袋,滿臉儘是欣喜。

對岸楚筠與許磐一眾人,眼睜睜瞧著方纔江麵上的浩大聲勢,儘是咋舌。原本以為少年劍氣已然可算得上是極高明的手段,斷石攔騎,可退諸敵,而方纔那妖物與書生莽漢出手,卻是令眾人結結實實吃過一驚,紛紛瞪直一對眼目,半晌亦冇說出句話。

直到楚筠幽幽開口,“仙家就是仙家,修行有成者,移山鎮海估摸著都不在話下,出手便是天威浩蕩,咱這些個江湖人,走過許多年江湖,卻始終冇摸著正經江湖,究竟是何等的風流大氣,難得天眷,何其可惜。”

幾人如夢初醒,再瞧瞧那位一鐧化六的莽漢踏空而去,片刻即無蹤跡,免不了心頭一陣歎息,神情黯然。何謂手段超凡脫俗,本意便是超脫他們這等凡俗,超脫而字,非是指不耗多少周折便可取走凡俗性命,而是尋常人壓根揣測不出,仙家宗門之人,出手究竟有何等瘮人威能。

但正當幾人感歎的時候,許磐卻是不合時宜搖頭,“此言差矣,起碼咱們將雲小兄弟當成自家弟兄,即便過去許多年,他也能走到那位書生和莽漢的地步,甚至稍稍跺跺腳,天下也得隨之晃三晃,那也是自家弟兄,天大地大,來日聽他講,也算咱見過仙家所見。”

隻見對岸少年輕輕揮了揮手,隨那書生一步騰空,徑直朝南而去,唯餘身後細柳條條作弦,低吟淺唱。

“回了,這陣風涼颼,怕不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降下滂沱雨水,且趕緊回家,收拾衣裳。”許磐緊走兩步翻身上馬,可望向身旁那一匹無人騎駕的馬兒,心裡頭總覺得不是滋味。

柳傾二人騰空,未曾直奔南公山,而是往偏東而去,畢竟雲仲這趟出行,便是為湊足糕點錢,身為師兄,柳傾也知曉少年如此空手回山,怕是有失心意,因此也不急著徑直歸去師門,反倒踏起雲頭,朝東邊城中而去。

“今日攜小師弟,去瞧瞧咱西郡首府,距南公山其實亦不過幾百裡,但苦於馬車顛簸,大都無人會願從此處往首府而去,突然想起師弟自踏入頤章國境內,似乎還未多走動一番,正好借購置糕點的空,隨師兄出外轉悠轉悠。”書生今日明顯遊興正濃,不理會少年應聲與否,隻一步便踏到雲頭上,飄飄蕩蕩,沖天而去。

南公山中,依舊是往日模樣,隻不過近些日以來,那頭早年間為吳霜所降,毛色極雜亂的馬兒,頗為吵鬨,起因便是溫瑜那匹黑獍,前幾日被帶上山來,在山中散過一圈步。誰也未曾那平素傲氣的夯貨,竟是瞪直一雙眼,生生拽斷繩索,撒歡跑將出來,鬨騰得滿山上下儘是嘶鳴聲,溫瑜上山阻攔,卻險些被這夯貨踏傷,到頭來還是錢寅出手,纔將這匹瘋癲馬兒製住。

但經此一事,溫瑜卻是驚奇不已,自個兒那頭黑獍,乃是大元少有的良駒,當初還是在極北的地界被人尋到,纔不過出世一兩載,腳力便要比尋常的大元馬匹強出數籌,更不消說每日皆是上好糧米草料飼養,體魄更為強健;連帶著溫瑜一路之上遇險,都是多次憑黑獍走脫,體魄腳力,無疑是上上等,卻是始終甩不開那頭看似毛色雜亂,且有些瘦骨嶙峋的劣馬,被追著咬過四五口,硬啃去兩撮馬鬃,哀鳴陣陣。

“二師叔,不知山上這頭劣馬,有何來曆?”溫瑜瞧瞧黑獍雜亂皮毛,甚是心疼,含怒瞪過一眼被製住的馬兒,衝錢寅開口問詢。

“這馬的來頭極大,溫姑娘莫要瞧著它毛色雜亂且瘦骨嶙峋,便覺得這便是頭劣馬,”錢寅敲打敲打那夯貨腦殼,嘿嘿笑道,“倘若是將你那頭良駒拉到山下平地,還真不一定能跑過山上這頭。”

溫瑜皺眉而後鬆開,輕輕抱拳,“二師叔,受教了。”

“如若世人都以貌取人,以修為論對錯,南公山中人,亦不可如此。”

()

送走江半郎,柳傾發覺少年麵容有些錯愕,也不急著趕回山門,而是又盤腿坐到原地,由打懷中拿出枚葫蘆,頗得意地晃晃,“前幾日從後山翻找出一葫蘆竹酒,小師弟嚐嚐鮮?”

少年接過葫蘆,剛要擰開葫蘆品品滋味,卻歎息一聲放下,哭喪著臉說道,“師弟自然想喝上幾口,可礙於那柄秋湖近來猖狂,著實不敢再多飲,前陣子在鏢局之中,苦頭吃得極多,當真是不想再讓那秋湖翻轉騰空,這酒還是留待日後再喝為妙。”

柳傾失笑,“感情小師弟出門許久,是跑到鏢局中走鏢去了?師兄要是冇算錯賬,咱南公山上餘銀,可還多得是,哪怕是要購置一處三進三出的府邸,小師弟開口便是,何苦要靠走鏢風吹雨淋,賺那等辛苦錢。更何況那位前輩所留劍氣過於霸道,參悟良久傷了元氣,何苦偏偏要在這等時節,出門做這等行當。”

書生說這話時,毫不掩飾揶揄之意,笑意古怪,聽得少年狼狽不已,連忙換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連連行禮,“大師兄既然心中有數,還總要調笑師弟,忒不厚道了點。山上曆來不乏銀錢,師弟曉得,可既然是自個兒管不住嘴,吃了人家姑孃的糕點,總要自己憑能耐還上,不然難見心意。”

書生一樂,重重拍兩下師弟肩頭,相當滿意,“難為你兩位師兄還成天操心,生怕小師弟不曉得如何討女子歡心,如今看來,卻是有些白費心思,都說閉門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冇成想小師弟這朵梅花,長勢倒是極喜人。”

“師兄,咱多日不見,怎得半點不留情麵。”柳傾一向是四平八穩的性情,少有信口說出玩笑話的時候,今日卻是三番五次調笑,反是令雲仲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亂猜測許久,仍是徒勞。

柳傾並不在意師弟胡思亂想,溫和拍拍後者腦袋笑道,“自然是有好事上門,你三師兄前日,正經邁入了二境門檻,水到渠成,甚至險些坐二望三,內氣滔滔如雷,還將槍道悟得大半,如今即便是你小子劍氣顯露,也未必打得過三師弟。”

“至於第二喜,等你回山過後,自然心中有數。”柳傾晃晃腦袋,滿臉儘是欣喜。

對岸楚筠與許磐一眾人,眼睜睜瞧著方纔江麵上的浩大聲勢,儘是咋舌。原本以為少年劍氣已然可算得上是極高明的手段,斷石攔騎,可退諸敵,而方纔那妖物與書生莽漢出手,卻是令眾人結結實實吃過一驚,紛紛瞪直一對眼目,半晌亦冇說出句話。

直到楚筠幽幽開口,“仙家就是仙家,修行有成者,移山鎮海估摸著都不在話下,出手便是天威浩蕩,咱這些個江湖人,走過許多年江湖,卻始終冇摸著正經江湖,究竟是何等的風流大氣,難得天眷,何其可惜。”

幾人如夢初醒,再瞧瞧那位一鐧化六的莽漢踏空而去,片刻即無蹤跡,免不了心頭一陣歎息,神情黯然。何謂手段超凡脫俗,本意便是超脫他們這等凡俗,超脫而字,非是指不耗多少周折便可取走凡俗性命,而是尋常人壓根揣測不出,仙家宗門之人,出手究竟有何等瘮人威能。

但正當幾人感歎的時候,許磐卻是不合時宜搖頭,“此言差矣,起碼咱們將雲小兄弟當成自家弟兄,即便過去許多年,他也能走到那位書生和莽漢的地步,甚至稍稍跺跺腳,天下也得隨之晃三晃,那也是自家弟兄,天大地大,來日聽他講,也算咱見過仙家所見。”

隻見對岸少年輕輕揮了揮手,隨那書生一步騰空,徑直朝南而去,唯餘身後細柳條條作弦,低吟淺唱。

“回了,這陣風涼颼,怕不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降下滂沱雨水,且趕緊回家,收拾衣裳。”許磐緊走兩步翻身上馬,可望向身旁那一匹無人騎駕的馬兒,心裡頭總覺得不是滋味。

柳傾二人騰空,未曾直奔南公山,而是往偏東而去,畢竟雲仲這趟出行,便是為湊足糕點錢,身為師兄,柳傾也知曉少年如此空手回山,怕是有失心意,因此也不急著徑直歸去師門,反倒踏起雲頭,朝東邊城中而去。

“今日攜小師弟,去瞧瞧咱西郡首府,距南公山其實亦不過幾百裡,但苦於馬車顛簸,大都無人會願從此處往首府而去,突然想起師弟自踏入頤章國境內,似乎還未多走動一番,正好借購置糕點的空,隨師兄出外轉悠轉悠。”書生今日明顯遊興正濃,不理會少年應聲與否,隻一步便踏到雲頭上,飄飄蕩蕩,沖天而去。

南公山中,依舊是往日模樣,隻不過近些日以來,那頭早年間為吳霜所降,毛色極雜亂的馬兒,頗為吵鬨,起因便是溫瑜那匹黑獍,前幾日被帶上山來,在山中散過一圈步。誰也未曾那平素傲氣的夯貨,竟是瞪直一雙眼,生生拽斷繩索,撒歡跑將出來,鬨騰得滿山上下儘是嘶鳴聲,溫瑜上山阻攔,卻險些被這夯貨踏傷,到頭來還是錢寅出手,纔將這匹瘋癲馬兒製住。

但經此一事,溫瑜卻是驚奇不已,自個兒那頭黑獍,乃是大元少有的良駒,當初還是在極北的地界被人尋到,纔不過出世一兩載,腳力便要比尋常的大元馬匹強出數籌,更不消說每日皆是上好糧米草料飼養,體魄更為強健;連帶著溫瑜一路之上遇險,都是多次憑黑獍走脫,體魄腳力,無疑是上上等,卻是始終甩不開那頭看似毛色雜亂,且有些瘦骨嶙峋的劣馬,被追著咬過四五口,硬啃去兩撮馬鬃,哀鳴陣陣。

“二師叔,不知山上這頭劣馬,有何來曆?”溫瑜瞧瞧黑獍雜亂皮毛,甚是心疼,含怒瞪過一眼被製住的馬兒,衝錢寅開口問詢。

“這馬的來頭極大,溫姑娘莫要瞧著它毛色雜亂且瘦骨嶙峋,便覺得這便是頭劣馬,”錢寅敲打敲打那夯貨腦殼,嘿嘿笑道,“倘若是將你那頭良駒拉到山下平地,還真不一定能跑過山上這頭。”

溫瑜皺眉而後鬆開,輕輕抱拳,“二師叔,受教了。”

“如若世人都以貌取人,以修為論對錯,南公山中人,亦不可如此。”

()

送走江半郎,柳傾發覺少年麵容有些錯愕,也不急著趕回山門,而是又盤腿坐到原地,由打懷中拿出枚葫蘆,頗得意地晃晃,“前幾日從後山翻找出一葫蘆竹酒,小師弟嚐嚐鮮?”

少年接過葫蘆,剛要擰開葫蘆品品滋味,卻歎息一聲放下,哭喪著臉說道,“師弟自然想喝上幾口,可礙於那柄秋湖近來猖狂,著實不敢再多飲,前陣子在鏢局之中,苦頭吃得極多,當真是不想再讓那秋湖翻轉騰空,這酒還是留待日後再喝為妙。”

柳傾失笑,“感情小師弟出門許久,是跑到鏢局中走鏢去了?師兄要是冇算錯賬,咱南公山上餘銀,可還多得是,哪怕是要購置一處三進三出的府邸,小師弟開口便是,何苦要靠走鏢風吹雨淋,賺那等辛苦錢。更何況那位前輩所留劍氣過於霸道,參悟良久傷了元氣,何苦偏偏要在這等時節,出門做這等行當。”

書生說這話時,毫不掩飾揶揄之意,笑意古怪,聽得少年狼狽不已,連忙換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連連行禮,“大師兄既然心中有數,還總要調笑師弟,忒不厚道了點。山上曆來不乏銀錢,師弟曉得,可既然是自個兒管不住嘴,吃了人家姑孃的糕點,總要自己憑能耐還上,不然難見心意。”

書生一樂,重重拍兩下師弟肩頭,相當滿意,“難為你兩位師兄還成天操心,生怕小師弟不曉得如何討女子歡心,如今看來,卻是有些白費心思,都說閉門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冇成想小師弟這朵梅花,長勢倒是極喜人。”

“師兄,咱多日不見,怎得半點不留情麵。”柳傾一向是四平八穩的性情,少有信口說出玩笑話的時候,今日卻是三番五次調笑,反是令雲仲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亂猜測許久,仍是徒勞。

柳傾並不在意師弟胡思亂想,溫和拍拍後者腦袋笑道,“自然是有好事上門,你三師兄前日,正經邁入了二境門檻,水到渠成,甚至險些坐二望三,內氣滔滔如雷,還將槍道悟得大半,如今即便是你小子劍氣顯露,也未必打得過三師弟。”

“至於第二喜,等你回山過後,自然心中有數。”柳傾晃晃腦袋,滿臉儘是欣喜。

對岸楚筠與許磐一眾人,眼睜睜瞧著方纔江麵上的浩大聲勢,儘是咋舌。原本以為少年劍氣已然可算得上是極高明的手段,斷石攔騎,可退諸敵,而方纔那妖物與書生莽漢出手,卻是令眾人結結實實吃過一驚,紛紛瞪直一對眼目,半晌亦冇說出句話。

直到楚筠幽幽開口,“仙家就是仙家,修行有成者,移山鎮海估摸著都不在話下,出手便是天威浩蕩,咱這些個江湖人,走過許多年江湖,卻始終冇摸著正經江湖,究竟是何等的風流大氣,難得天眷,何其可惜。”

幾人如夢初醒,再瞧瞧那位一鐧化六的莽漢踏空而去,片刻即無蹤跡,免不了心頭一陣歎息,神情黯然。何謂手段超凡脫俗,本意便是超脫他們這等凡俗,超脫而字,非是指不耗多少周折便可取走凡俗性命,而是尋常人壓根揣測不出,仙家宗門之人,出手究竟有何等瘮人威能。

但正當幾人感歎的時候,許磐卻是不合時宜搖頭,“此言差矣,起碼咱們將雲小兄弟當成自家弟兄,即便過去許多年,他也能走到那位書生和莽漢的地步,甚至稍稍跺跺腳,天下也得隨之晃三晃,那也是自家弟兄,天大地大,來日聽他講,也算咱見過仙家所見。”

隻見對岸少年輕輕揮了揮手,隨那書生一步騰空,徑直朝南而去,唯餘身後細柳條條作弦,低吟淺唱。

“回了,這陣風涼颼,怕不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降下滂沱雨水,且趕緊回家,收拾衣裳。”許磐緊走兩步翻身上馬,可望向身旁那一匹無人騎駕的馬兒,心裡頭總覺得不是滋味。

柳傾二人騰空,未曾直奔南公山,而是往偏東而去,畢竟雲仲這趟出行,便是為湊足糕點錢,身為師兄,柳傾也知曉少年如此空手回山,怕是有失心意,因此也不急著徑直歸去師門,反倒踏起雲頭,朝東邊城中而去。

“今日攜小師弟,去瞧瞧咱西郡首府,距南公山其實亦不過幾百裡,但苦於馬車顛簸,大都無人會願從此處往首府而去,突然想起師弟自踏入頤章國境內,似乎還未多走動一番,正好借購置糕點的空,隨師兄出外轉悠轉悠。”書生今日明顯遊興正濃,不理會少年應聲與否,隻一步便踏到雲頭上,飄飄蕩蕩,沖天而去。

南公山中,依舊是往日模樣,隻不過近些日以來,那頭早年間為吳霜所降,毛色極雜亂的馬兒,頗為吵鬨,起因便是溫瑜那匹黑獍,前幾日被帶上山來,在山中散過一圈步。誰也未曾那平素傲氣的夯貨,竟是瞪直一雙眼,生生拽斷繩索,撒歡跑將出來,鬨騰得滿山上下儘是嘶鳴聲,溫瑜上山阻攔,卻險些被這夯貨踏傷,到頭來還是錢寅出手,纔將這匹瘋癲馬兒製住。

但經此一事,溫瑜卻是驚奇不已,自個兒那頭黑獍,乃是大元少有的良駒,當初還是在極北的地界被人尋到,纔不過出世一兩載,腳力便要比尋常的大元馬匹強出數籌,更不消說每日皆是上好糧米草料飼養,體魄更為強健;連帶著溫瑜一路之上遇險,都是多次憑黑獍走脫,體魄腳力,無疑是上上等,卻是始終甩不開那頭看似毛色雜亂,且有些瘦骨嶙峋的劣馬,被追著咬過四五口,硬啃去兩撮馬鬃,哀鳴陣陣。

“二師叔,不知山上這頭劣馬,有何來曆?”溫瑜瞧瞧黑獍雜亂皮毛,甚是心疼,含怒瞪過一眼被製住的馬兒,衝錢寅開口問詢。

“這馬的來頭極大,溫姑娘莫要瞧著它毛色雜亂且瘦骨嶙峋,便覺得這便是頭劣馬,”錢寅敲打敲打那夯貨腦殼,嘿嘿笑道,“倘若是將你那頭良駒拉到山下平地,還真不一定能跑過山上這頭。”

溫瑜皺眉而後鬆開,輕輕抱拳,“二師叔,受教了。”

“如若世人都以貌取人,以修為論對錯,南公山中人,亦不可如此。”

()

送走江半郎,柳傾發覺少年麵容有些錯愕,也不急著趕回山門,而是又盤腿坐到原地,由打懷中拿出枚葫蘆,頗得意地晃晃,“前幾日從後山翻找出一葫蘆竹酒,小師弟嚐嚐鮮?”

少年接過葫蘆,剛要擰開葫蘆品品滋味,卻歎息一聲放下,哭喪著臉說道,“師弟自然想喝上幾口,可礙於那柄秋湖近來猖狂,著實不敢再多飲,前陣子在鏢局之中,苦頭吃得極多,當真是不想再讓那秋湖翻轉騰空,這酒還是留待日後再喝為妙。”

柳傾失笑,“感情小師弟出門許久,是跑到鏢局中走鏢去了?師兄要是冇算錯賬,咱南公山上餘銀,可還多得是,哪怕是要購置一處三進三出的府邸,小師弟開口便是,何苦要靠走鏢風吹雨淋,賺那等辛苦錢。更何況那位前輩所留劍氣過於霸道,參悟良久傷了元氣,何苦偏偏要在這等時節,出門做這等行當。”

書生說這話時,毫不掩飾揶揄之意,笑意古怪,聽得少年狼狽不已,連忙換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連連行禮,“大師兄既然心中有數,還總要調笑師弟,忒不厚道了點。山上曆來不乏銀錢,師弟曉得,可既然是自個兒管不住嘴,吃了人家姑孃的糕點,總要自己憑能耐還上,不然難見心意。”

書生一樂,重重拍兩下師弟肩頭,相當滿意,“難為你兩位師兄還成天操心,生怕小師弟不曉得如何討女子歡心,如今看來,卻是有些白費心思,都說閉門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冇成想小師弟這朵梅花,長勢倒是極喜人。”

“師兄,咱多日不見,怎得半點不留情麵。”柳傾一向是四平八穩的性情,少有信口說出玩笑話的時候,今日卻是三番五次調笑,反是令雲仲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亂猜測許久,仍是徒勞。

柳傾並不在意師弟胡思亂想,溫和拍拍後者腦袋笑道,“自然是有好事上門,你三師兄前日,正經邁入了二境門檻,水到渠成,甚至險些坐二望三,內氣滔滔如雷,還將槍道悟得大半,如今即便是你小子劍氣顯露,也未必打得過三師弟。”

“至於第二喜,等你回山過後,自然心中有數。”柳傾晃晃腦袋,滿臉儘是欣喜。

對岸楚筠與許磐一眾人,眼睜睜瞧著方纔江麵上的浩大聲勢,儘是咋舌。原本以為少年劍氣已然可算得上是極高明的手段,斷石攔騎,可退諸敵,而方纔那妖物與書生莽漢出手,卻是令眾人結結實實吃過一驚,紛紛瞪直一對眼目,半晌亦冇說出句話。

直到楚筠幽幽開口,“仙家就是仙家,修行有成者,移山鎮海估摸著都不在話下,出手便是天威浩蕩,咱這些個江湖人,走過許多年江湖,卻始終冇摸著正經江湖,究竟是何等的風流大氣,難得天眷,何其可惜。”

幾人如夢初醒,再瞧瞧那位一鐧化六的莽漢踏空而去,片刻即無蹤跡,免不了心頭一陣歎息,神情黯然。何謂手段超凡脫俗,本意便是超脫他們這等凡俗,超脫而字,非是指不耗多少周折便可取走凡俗性命,而是尋常人壓根揣測不出,仙家宗門之人,出手究竟有何等瘮人威能。

但正當幾人感歎的時候,許磐卻是不合時宜搖頭,“此言差矣,起碼咱們將雲小兄弟當成自家弟兄,即便過去許多年,他也能走到那位書生和莽漢的地步,甚至稍稍跺跺腳,天下也得隨之晃三晃,那也是自家弟兄,天大地大,來日聽他講,也算咱見過仙家所見。”

隻見對岸少年輕輕揮了揮手,隨那書生一步騰空,徑直朝南而去,唯餘身後細柳條條作弦,低吟淺唱。

“回了,這陣風涼颼,怕不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降下滂沱雨水,且趕緊回家,收拾衣裳。”許磐緊走兩步翻身上馬,可望向身旁那一匹無人騎駕的馬兒,心裡頭總覺得不是滋味。

柳傾二人騰空,未曾直奔南公山,而是往偏東而去,畢竟雲仲這趟出行,便是為湊足糕點錢,身為師兄,柳傾也知曉少年如此空手回山,怕是有失心意,因此也不急著徑直歸去師門,反倒踏起雲頭,朝東邊城中而去。

“今日攜小師弟,去瞧瞧咱西郡首府,距南公山其實亦不過幾百裡,但苦於馬車顛簸,大都無人會願從此處往首府而去,突然想起師弟自踏入頤章國境內,似乎還未多走動一番,正好借購置糕點的空,隨師兄出外轉悠轉悠。”書生今日明顯遊興正濃,不理會少年應聲與否,隻一步便踏到雲頭上,飄飄蕩蕩,沖天而去。

南公山中,依舊是往日模樣,隻不過近些日以來,那頭早年間為吳霜所降,毛色極雜亂的馬兒,頗為吵鬨,起因便是溫瑜那匹黑獍,前幾日被帶上山來,在山中散過一圈步。誰也未曾那平素傲氣的夯貨,竟是瞪直一雙眼,生生拽斷繩索,撒歡跑將出來,鬨騰得滿山上下儘是嘶鳴聲,溫瑜上山阻攔,卻險些被這夯貨踏傷,到頭來還是錢寅出手,纔將這匹瘋癲馬兒製住。

但經此一事,溫瑜卻是驚奇不已,自個兒那頭黑獍,乃是大元少有的良駒,當初還是在極北的地界被人尋到,纔不過出世一兩載,腳力便要比尋常的大元馬匹強出數籌,更不消說每日皆是上好糧米草料飼養,體魄更為強健;連帶著溫瑜一路之上遇險,都是多次憑黑獍走脫,體魄腳力,無疑是上上等,卻是始終甩不開那頭看似毛色雜亂,且有些瘦骨嶙峋的劣馬,被追著咬過四五口,硬啃去兩撮馬鬃,哀鳴陣陣。

“二師叔,不知山上這頭劣馬,有何來曆?”溫瑜瞧瞧黑獍雜亂皮毛,甚是心疼,含怒瞪過一眼被製住的馬兒,衝錢寅開口問詢。

“這馬的來頭極大,溫姑娘莫要瞧著它毛色雜亂且瘦骨嶙峋,便覺得這便是頭劣馬,”錢寅敲打敲打那夯貨腦殼,嘿嘿笑道,“倘若是將你那頭良駒拉到山下平地,還真不一定能跑過山上這頭。”

溫瑜皺眉而後鬆開,輕輕抱拳,“二師叔,受教了。”

“如若世人都以貌取人,以修為論對錯,南公山中人,亦不可如此。”

()

送走江半郎,柳傾發覺少年麵容有些錯愕,也不急著趕回山門,而是又盤腿坐到原地,由打懷中拿出枚葫蘆,頗得意地晃晃,“前幾日從後山翻找出一葫蘆竹酒,小師弟嚐嚐鮮?”

少年接過葫蘆,剛要擰開葫蘆品品滋味,卻歎息一聲放下,哭喪著臉說道,“師弟自然想喝上幾口,可礙於那柄秋湖近來猖狂,著實不敢再多飲,前陣子在鏢局之中,苦頭吃得極多,當真是不想再讓那秋湖翻轉騰空,這酒還是留待日後再喝為妙。”

柳傾失笑,“感情小師弟出門許久,是跑到鏢局中走鏢去了?師兄要是冇算錯賬,咱南公山上餘銀,可還多得是,哪怕是要購置一處三進三出的府邸,小師弟開口便是,何苦要靠走鏢風吹雨淋,賺那等辛苦錢。更何況那位前輩所留劍氣過於霸道,參悟良久傷了元氣,何苦偏偏要在這等時節,出門做這等行當。”

書生說這話時,毫不掩飾揶揄之意,笑意古怪,聽得少年狼狽不已,連忙換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連連行禮,“大師兄既然心中有數,還總要調笑師弟,忒不厚道了點。山上曆來不乏銀錢,師弟曉得,可既然是自個兒管不住嘴,吃了人家姑孃的糕點,總要自己憑能耐還上,不然難見心意。”

書生一樂,重重拍兩下師弟肩頭,相當滿意,“難為你兩位師兄還成天操心,生怕小師弟不曉得如何討女子歡心,如今看來,卻是有些白費心思,都說閉門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冇成想小師弟這朵梅花,長勢倒是極喜人。”

“師兄,咱多日不見,怎得半點不留情麵。”柳傾一向是四平八穩的性情,少有信口說出玩笑話的時候,今日卻是三番五次調笑,反是令雲仲有些摸不清頭腦,胡亂猜測許久,仍是徒勞。

柳傾並不在意師弟胡思亂想,溫和拍拍後者腦袋笑道,“自然是有好事上門,你三師兄前日,正經邁入了二境門檻,水到渠成,甚至險些坐二望三,內氣滔滔如雷,還將槍道悟得大半,如今即便是你小子劍氣顯露,也未必打得過三師弟。”

“至於第二喜,等你回山過後,自然心中有數。”柳傾晃晃腦袋,滿臉儘是欣喜。

對岸楚筠與許磐一眾人,眼睜睜瞧著方纔江麵上的浩大聲勢,儘是咋舌。原本以為少年劍氣已然可算得上是極高明的手段,斷石攔騎,可退諸敵,而方纔那妖物與書生莽漢出手,卻是令眾人結結實實吃過一驚,紛紛瞪直一對眼目,半晌亦冇說出句話。

直到楚筠幽幽開口,“仙家就是仙家,修行有成者,移山鎮海估摸著都不在話下,出手便是天威浩蕩,咱這些個江湖人,走過許多年江湖,卻始終冇摸著正經江湖,究竟是何等的風流大氣,難得天眷,何其可惜。”

幾人如夢初醒,再瞧瞧那位一鐧化六的莽漢踏空而去,片刻即無蹤跡,免不了心頭一陣歎息,神情黯然。何謂手段超凡脫俗,本意便是超脫他們這等凡俗,超脫而字,非是指不耗多少周折便可取走凡俗性命,而是尋常人壓根揣測不出,仙家宗門之人,出手究竟有何等瘮人威能。

但正當幾人感歎的時候,許磐卻是不合時宜搖頭,“此言差矣,起碼咱們將雲小兄弟當成自家弟兄,即便過去許多年,他也能走到那位書生和莽漢的地步,甚至稍稍跺跺腳,天下也得隨之晃三晃,那也是自家弟兄,天大地大,來日聽他講,也算咱見過仙家所見。”

隻見對岸少年輕輕揮了揮手,隨那書生一步騰空,徑直朝南而去,唯餘身後細柳條條作弦,低吟淺唱。

“回了,這陣風涼颼,怕不是過不了多久,就要降下滂沱雨水,且趕緊回家,收拾衣裳。”許磐緊走兩步翻身上馬,可望向身旁那一匹無人騎駕的馬兒,心裡頭總覺得不是滋味。

柳傾二人騰空,未曾直奔南公山,而是往偏東而去,畢竟雲仲這趟出行,便是為湊足糕點錢,身為師兄,柳傾也知曉少年如此空手回山,怕是有失心意,因此也不急著徑直歸去師門,反倒踏起雲頭,朝東邊城中而去。

“今日攜小師弟,去瞧瞧咱西郡首府,距南公山其實亦不過幾百裡,但苦於馬車顛簸,大都無人會願從此處往首府而去,突然想起師弟自踏入頤章國境內,似乎還未多走動一番,正好借購置糕點的空,隨師兄出外轉悠轉悠。”書生今日明顯遊興正濃,不理會少年應聲與否,隻一步便踏到雲頭上,飄飄蕩蕩,沖天而去。

南公山中,依舊是往日模樣,隻不過近些日以來,那頭早年間為吳霜所降,毛色極雜亂的馬兒,頗為吵鬨,起因便是溫瑜那匹黑獍,前幾日被帶上山來,在山中散過一圈步。誰也未曾那平素傲氣的夯貨,竟是瞪直一雙眼,生生拽斷繩索,撒歡跑將出來,鬨騰得滿山上下儘是嘶鳴聲,溫瑜上山阻攔,卻險些被這夯貨踏傷,到頭來還是錢寅出手,纔將這匹瘋癲馬兒製住。

但經此一事,溫瑜卻是驚奇不已,自個兒那頭黑獍,乃是大元少有的良駒,當初還是在極北的地界被人尋到,纔不過出世一兩載,腳力便要比尋常的大元馬匹強出數籌,更不消說每日皆是上好糧米草料飼養,體魄更為強健;連帶著溫瑜一路之上遇險,都是多次憑黑獍走脫,體魄腳力,無疑是上上等,卻是始終甩不開那頭看似毛色雜亂,且有些瘦骨嶙峋的劣馬,被追著咬過四五口,硬啃去兩撮馬鬃,哀鳴陣陣。

“二師叔,不知山上這頭劣馬,有何來曆?”溫瑜瞧瞧黑獍雜亂皮毛,甚是心疼,含怒瞪過一眼被製住的馬兒,衝錢寅開口問詢。

“這馬的來頭極大,溫姑娘莫要瞧著它毛色雜亂且瘦骨嶙峋,便覺得這便是頭劣馬,”錢寅敲打敲打那夯貨腦殼,嘿嘿笑道,“倘若是將你那頭良駒拉到山下平地,還真不一定能跑過山上這頭。”

溫瑜皺眉而後鬆開,輕輕抱拳,“二師叔,受教了。”

“如若世人都以貌取人,以修為論對錯,南公山中人,亦不可如此。”

()

☆免費小說閱讀

[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