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原本流寇距葫蘆口便隻有一線距離,此刻聽聞馬嘶車滾,登時便有十來人跨上馬匹,往山上催馬而去。

不得不說這一眾賊人準備極足,馬匹鐵掌皆是釘得極堅實,即便是嶺上亂石層層疊複,亦能勉強奔起,並不必在意蹩住腿腳,故而來勢極快。

耳聽得馬匹方纔起勢,許磐當先踏出一步,掌中雙刀擺開,硬是矮下身形,往葫蘆口當中奔去,僅瞬息功夫,斷去頭匹馬一對前蹄,趁馬上端坐那匪寇身形不穩之際,兩道刀光上挑之際,已然削去賊寇麪皮與一邊肩頭。

滾刀最適亂陣之中死鬥,更加之收矮身形,步伐奇快,更難捉摸身影,再者如今許磐已然撇開諸般冗雜念頭,出刀更是無所顧忌,僅僅是一趟突兀滾刀殺至,便已毀去一騎,凶威赫赫。

楚筠與其餘幾位鏢師亦是傾力出手,借地勢猛然躍起,兩柄峨眉刺專走心窩,登時便使數人氣絕,僅剩坐騎衝出數十步,長嘶不已。

反觀韓江陵卻是並未有這般聲勢,重劍亦是起伏,但大都是奔腰腹而去,大都破開賊寇肋腹,雖說傷勢瞧著血肉翻飛,卻並不至於登時殞命,如此緩步前行,一劍快過一劍,竟是生生抵住十餘騎,朝葫蘆口外步步緊逼。

如此氣魄,登時便令發覺異狀趕來馳援的一眾流寇心驚,但好在於北境燒殺擄掠多年,早已不比常人心性,凶頑暴戾得緊,故而大都也未曾生出多少懼意,紛紛呼哨一聲跳上馬背,直衝葫蘆口而來。

“真有前來送死的,爺還未曾去尋你,竟是不知死活殺到山下來,”方纔開口那流寇捋了捋腰間刀,呲牙一笑,旋即衝身後吆喝道,“小子門,送上門的好肉,哪有不嘗幾口的道理,隨爺剁去腦袋,待到劫了鏢車,衝到紹烏鎮裡頭,自有賞錢娘們兒分發。”

“要殺了那使重劍的小子呢?”一旁有位身形雄壯的流寇開口問道,似乎很是有幾分躍躍欲試。

“賞銀五十兩,紹烏鎮裡的美嬌娘,隨你挑。”眼見得少年一口劍又挑死兩人,頭目亦是有些發狠,“典青你身手出眾,若是能將那小子一錘打爛腦袋,甭說是五十兩,這鏢隊車帳中貨物錢財,你自取半數。”

流寇亦不是什麼輕鬆活計,總有被官府兵卒逮著的時候,更免不得戰死幾位,雖說這股流寇賊人勢大,但平白無故叫人殺過十幾人,總是有些肉疼,故而這位平日裡最為暴戾的三當家,一時也不去計較錢財得失,便衝典青允諾道。一秒記住

漢子拎起雙錘嘿嘿一笑,“三當家豪氣,老典當然捨得出力,那小子不過是在鏢局裡學過一招半式,若能抵住老典雙錘,那纔是有假。”

韓江陵麵色不變,抬劍邁步走到許磐身旁,一劍劈斷旁邊伺機偷襲的流寇脊梁,閃過馬匹衝撞,隨手再起一劍,生生將那馬腿拍得歪扭,開口道,“許老哥,眼下纔打退十餘騎流寇,吃得住否?”

許磐抹了把臉上血水,抄地上啐了口道,“不礙事,我這滾刀尤適步戰,這流寇雖說馬匹甚眾,不過歸根到底並非是好馬,騎馭能耐更是差勁,憑我老許的本事,再擋幾輪也是不在話下。”

話雖如此,可韓江陵眼尖,許磐持刀兩手,虎口已然有些綻開,八成是剁馬腿時被震至崩裂,身上傷處不多,但已然有些苦撐的意味。

隨行幾位鏢師之中,已然有兩位腹背中刀,勉強撐著周遭巨石,還不忘抵擋奔騰而過的馬匹賊寇,楚筠雖情形好些,但眼下卻被數人圍住,縱使身手過人,一時也難以突出圍去,畢竟以數人之力硬抵幾十流寇,哪怕身手高強,亦是難尋便宜可占。

而遠處更是有數十人蹤影閃動,形式更為不妙。

韓江陵收回目光,緩緩摁住腰間那枚布匹包裹的物件,神情微變。

少年身側土石轟然迸濺,一對重錘猛地落下,緊跟著便是如潮一般輪流壓下,葫蘆口外硬是土浪翻騰,猶如黃蛇滾地。

“小子,戰時還膽敢分神,當真不把典大爺擱到眼裡?”典青扛起雙錘,撇撇闊口道,“還真以為是什麼經得起爺爺幾錘的角兒,冇成想竟是個方出江湖的雛鳥兒,無趣無趣。”

可塵土才方散去,典青目光卻是微變。

那少年重劍有些歪斜,但身形依舊挺直。

“能掄的起一對重錘,即便是入了軍伍,沙場陣前亦有一席之地,卻偏要與一眾賊寇同流,倒是可惜。”韓江陵歎氣,但腳步依舊不停,越行愈快,至漢子身前十步時,已是宛如虎狼勢頭,猛然躍起。

一劍壓頂,典青舉捶運力架住重劍,另一錘卻是直奔少年空門,憑臂膀中如此膂力,倘若這錘吃得瓷實,恐怕便要鑿爛肚腸,見少年遲遲未動,典青亦是心頭一喜。

金鐵聲磕碰。

典青右臂被巨力震退,掌中一對重錘險些脫手,連忙倒退數步,瞪向那位看似平平無奇的少年。

韓江陵卻隻是撇開手中坑坑窪窪的重劍,往不遠處許磐方向看去。

漢子左肩已是無力地耷拉下來,血水如注,連腳下砂土亦是染得血紅,隻剩右臂堪堪能握住長刀,仍舊死戰不退;楚筠掌中峨眉刺已是瞧不出原本鐵色,小腹亦是血肉模糊,強撐著與許磐背後相靠站在一處,已然是強弩之末。

在場幾位鏢師,已然有兩位嚥氣,死在馬蹄之下,其餘幾人苦苦相撐,仍是難抵周遭數十人圍鬥。

一裡之外鏢隊亦是被流寇瞧見蹤跡,登時便有數騎壓進,護車鏢師趟子手亦是無暇他顧,將鏢車護在身後,連番苦戰。

少年的確算出此處有伏,可唯獨未曾猜到這夥流寇究竟有多少人手,單單是鏢車地界,前後調度,豈止六七十人。

流竄於盤馬嶺南的這部流匪,少數亦有二三百之數,全然不可敵。

於是在典青眼裡,少年將腰間那柄物件抽出,解去繩索布匹,兩指摁住水火吞口,輕輕歎氣。

有浮光乍起,盈盈如水波橫流。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