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到底是前輩出手,即便出手看來霸道些,險要震碎整座丹鼎,亦非尋常人可比,僅數個時辰有餘,便將丹房中的稀罕藥材揮霍大半,使之納為一爐,單掌隨意控住丹火,盤坐丹房當中,倒是顯得有些高人風範。

直至臨近下晌時候,雲仲才由床榻上悠悠醒轉,抻抻四體扭扭腰背,便覺得周身骨節如炒豆拔穗一般,雖說渾身桎梏得很,不過經此一覺過後,再見周遭物件時候,卻是清明無滯,端的是舒泰。

“大爺醒了?”

此時大夢初醒的少年才發覺床榻邊上坐著條漢子,麵帶笑意,且言語極為滲人,使得少年忙不迭摟住被褥,“三師兄這是中了甚邪?大白天的,喝高了不成?”

趙梓陽兩眼一翻,“你小子倒像是良家女子遭調戲似的,你師兄我可冇喝高,反而是你灌過整整一甕酒水過後,昏睡數日,我來問你,可還記得先前做過甚事?”

少年愕然,抓抓腦門道,“不曉得,隻記得夢裡瞧見過數位極高的極高的高手,同我說過些不明不白的言語,至於醉倒前究竟做了何事,實在記不分明。”

聞言趙梓陽眼中精光閃動,急忙湊上前來,“那高手有咱師父高麼?”

少年揉揉眼,含糊答道,“憑我當然是瞧不出,但應該是比師父還要高些,畢竟那幾位前輩都是高居雲頭的人物,揣測不得。”

趙梓陽嗯了一聲,又是問道,“就冇給你小子撫頂傳功啥的?既然是仙家人物,見過後輩,當然要給點好處纔對,可彆說師弟你啥也冇撈著。”

雲仲搖頭不已,“冇撈著,非親非故,自然奢求不得。”

趙梓陽還要開口問時,門外卻響起錢寅吆喝聲,說是山下上來位攜著魚簍的老者拜訪,若是小師弟醒轉,一併隨趙梓陽前去瞧瞧,若的確是故交,趕緊將人家迎到山中。一秒記住

反正如今有那位五境的老樵夫坐鎮南公山,料想也不至出什麼差錯。

雲仲思索一陣,纔想起當初途徑十萬山的時節,的確是遇上位已能化形為老翁模樣的大妖,投身江湖頭回出手,還是在老蛇居所外不遠的梨花寨中,顧不得太多,匆匆飲過兩口清水,便同趙梓陽一併踏出山門。

直到今日,少年才瞧見,整座山頭被人削去一半,原本鋪陳平整的青石路,亦是被斷去小半,所幸屋舍還算完好,不過亦有幾處院落似是被巨石壓至垮塌崩圮,碎木頑石濺落滿地。

趙梓陽並未回頭,隻是平靜道,“皆是那老怪出手,單拳震碎漫山飛花,山體更是垮去一半,儘數化為他所用。”

“所幸的是兩位師兄並無大礙,大師兄雖負創頗重,不過藉由此戰破開了四境桎梏,如今已經將大半身子擠入四境,就等那位打扮成樵夫的老前輩丹藥煉成,補足虧空內氣,調養一陣自然無恙。”

雲仲點頭,繼續隨趙梓陽往山下走去,可神色之間,分明隱隱生怒。

山路難行。

大都人講說上山容易下山難,無非是上山時節,步步而行,一步一抬,固然費力許多,但比起下山腿腳鬆弛,更顯得穩當許多;下山省力,而踏著碎石野花,稍不留意便要跌跤失足,故而纔有此等說法。

而少年此刻卻覺著下山極易,渾身勁力皆儘舒展開來,流入百骸之中,一步踏出,往往痛快,彷彿是百川儘去時,路遇窄峽,奔湧流水往複回溯,來去均自如。

不知不覺下山腳步便迅捷兩分,同三師兄知會一聲,未曾出一炷香光景,便如奔馬靈猿一般踏至山腰處。

人雖已至,而背後山風遠。

“分彆日久,看來少年郎也走了許多路,這實打實的二境,可比老朽當初的虛念要強太多嘍。”少年纔剛停住腳,便見山腰老樹旁站著位年歲極大,卻精氣神極好的老人,正提著枚魚簍等候,清風徐來,吹得老人長衫流動。

少年咧嘴,“換衣裳了?”

“那可不,見老友嘛,總要穿得板正些,不然總顯得太過於隨意,何況少年郎與你家師父,還對老頭有恩呢。”一身體麵青衫的老者,原本還有些出塵氣,可話一出口,登時便像是田間地頭的老農,瞧見了許久未見的親朋,咧嘴笑個不停。

青山在側,老者與少年一併上山,路上已然要講講良久以來的諸多不易,與修行之中獲益,尤其是老者眉飛色舞不止,連連道是吳霜贈他的這尾金塢魚兒,才使得他如此踏開多年也冇曾瞧見的三境,多年修為皆儘升騰之上,就連一身老到皴裂的蛇皮,都是儘數褪下,換成青翠衣衫。

雲仲卻是深有意外,“葉老伯,師父曾講過關乎這金塢魚的效用,說是食之可提根骨,進而更能一不破境,可那尾金塢分明還完好如初,如何助人破境?”

老翁明瞭,笑答道,“吃過多年蛇蘭草,體內內氣雖說不比人純粹,可總歸能勉強達到破三境的地步,之所以過不去這道門檻,還是心思雜亂所至,臨行之際,也虧是吳大劍仙同我講過一番話,往後才能順順利利踏入靈犀境。”

說罷老翁扭頭,略微皺眉,“少年郎你如今似乎亦是邁入了二境,但渾身氣息,似乎並不穩固,總有散逸之感,若是得空,還需去劍仙處問詢一番。”

兩人並肩上山,少年苦笑,“我家師父閉關月餘,遲遲不得出關,好在前幾日山門遭劫時,葉老伯未曾瞧見,說是生死一線都不為過,好歹逼退強敵,可仍舊未有出關的跡象,就連同門師兄亦是有兩位受創,哪裡還有空深究氣息上的微末差錯,日後再說想來亦是不遲。”

老蛇點頭,前些日的確依稀覺察到山上有絕頂人物出手,這才暫且按捺住性子,並未上山,而是等山體顫栗漸止數日後,才試著立身在殘破護山陣外。

巍巍南公山,即便無有護山大陣,亦要將禮數做足。

何況對於老竹葉青而言,南公山山主吳霜臨行前講的那番話,足可謂大恩。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