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過走馬川時,女子已然將右臂中嵌入的兩枚箭尖剜出,血水潑灑,使得原本女子粉麵猛然轉為慘白,蛾眉久蹙。

黑獍似乎亦是覺察著背上之人抱恙,轉過碩大腦袋,朝女子輕輕嘶鳴一聲,極通人性。

“無妨,皮肉傷而已,莫要擔心。”女子瞧見黑獍模樣,不由得笑笑,使左手輕撫馬鬃,自語道,“陣法修為,如今還是差了些,同武藝略遜者賭鬥興許還能占點上風,可若是憑一己之力抵擋聯手攻伐,依舊是不夠份。”

方纔大陣,不過勉強抵住兩三波箭羽,好在女子拚著多處負創,射殺不少崖上伏兵,使得其餘之人無心久留,這才勉強驅馬衝出山間穀地,如若不然,隻怕今日負創之重,休說趕路,就算是撐著身形不倒,亦屬難事。

女子將韁繩鬆開,任憑黑獍緩緩前行,自己則是從包裹之中翻出一囊酒水,忍痛潑在右臂之上,咬緊牙關,硬生生抗住這陣來勢洶洶的劇痛,接連倒抽兩三口涼氣,待到酒液隨汙血一同落在地上,這才長出一口氣,顫著兩手將酒囊收回包裹之中。

好在臨行之前,那位平溪驛的老嫗強行塞給她一囊烈酒,說是就算出門在外不願飲酒,也可於負創之時,倒上些酒水,再使傷藥塗抹,免得日後潰爛。

果真是老前輩,江湖閱曆深厚,若是無這份烈酒,隻怕前去夏鬆境中的時日,又要往後拖延兩日。

可過去半日功夫,日暮西垂之時,女子便發覺靈台有些昏沉,再撕開負創右臂包紮處,卻見傷處已然紫青。

大元人士一向不願在箭頭之上塗毒,一來怕是獵物叫毒斃過後,肉不可食,二來生怕走獸被奇毒所傷,抓蹭毀了皮毛,如此一來,更不好賣上好價錢,故而女子也未曾在意,隻是澆酒過後,裹住傷藥,如今毒發,頓覺天旋地轉。

無奈之下,女子隻好勉強尋著處山岩淺窩,跌跌撞撞翻身下馬,於背風坐下,強行憑藉已然所剩無幾的絲縷內氣,將遊動於四肢百骸的猛毒拔除,不過片刻功夫,女子已然是大汗淋漓,將指節攥得發白,險些昏將過去。

馬兒也是俯下身子,將四蹄收將於腹部,趴在一旁,替女子抵住外頭浩瀚北風。

“謝了,回頭帶你去嚐嚐夏鬆的草料,想來也不遜色於大元。”女子虛弱得很,索性趴在馬兒脖頸上頭,閉目養神。

胥孟府未起勢前,大元各部皆尊共主,除卻大元共主可調配各部精銳之外,無一人膽敢如此,可不久前那場截殺,分明並非是大元共主指使,紫鑾宮雖說如今衰敗,但與大元部共主乃至上下官員統領的關係,一向交好;再者有逼她回返意圖的,整個大元也不過是胥孟府一家而已,如此一想,隻怕大元多部已然唯燕祁曄馬首是瞻。

不想則罷,可待到她想通的時節,卻是滿麵寒霜,縱使黑獍渾身溫熱,也是令女子一陣胸口惡寒。

毒來時節,最忌急火攻心,況且女子方纔陣法所耗內氣,實在過巨,故而氣血之中餘毒直衝心脈而去,登時吐出口血水,眼前一黑便歪倒在馬兒脖頸處,不省人事。

女子再醒時,隻覺得馬背顛簸,迷迷濛濛抬頭看去,卻發覺眼前不再是走馬川一副荒漠景象,而是柳暗花明,儼然初春景象。

“甭亂動,你身上那毒血,好容易放了個七七八八,若是再亂動,再度危及心脈,隻怕是要將你這一身來之不易的修為毀去大半,到那時再想補救可就難了。”

女子張口欲謝,才發覺自個兒被繩索捆在馬背上頭,右臂垂在馬腹一側,血水滴答落地,砸出數枚血點。

前頭一位白髮蒼蒼的樵夫,掄動掌中柴刀,劈開荊棘亂草,拽住黑獍韁繩,往山上而行。

“多謝老丈,還敢問此處是何地界?”女子掙動兩下,卻是半點也難動彈,渾身並無半分力道可用,隻得虛弱著開口問道。

“你這女娃還挺有意思,”老樵夫雖說年歲極大,可氣力卻是極足,敞著衣衫左劈右斬,還尚有餘力,回頭笑道,“不遠千裡從大元而來,路上還叫一眾人使流箭截殺,吃了這麼多苦頭,所為何事,難不成連你自個兒都不清楚?”

女子猛然立起眉頭,並不搭話,但右臂難以掙動,於是奮力將左臂探出,朝腰間摸去。

“女娃好冇良心,老朽救你一命,自然是全無惡意,何苦要拔刀呢。”老樵夫停下手中動作,行至女子近前,拍打拍打黑獍腦袋,且用鬍鬚輕輕蹭蹭馬兒麵頰,笑得甚是明朗,“此地便是夏鬆邊上的飛來峰,不過叫老朽冇想到的是,這頭馬兒足力竟是如此之好,不出多久便奔行至走馬川,老朽路上耽擱了兩日,竟是險些同你錯過。”

女子駭然,再看老樵夫時,神色已滿是愕然。

走馬川雖說距極夏鬆境內相當近便,可離飛來峰卻是甚遠,繞是以黑獍的足力,想於日之中便抵此處,亦是無望,故而女子驚愕之外,猶有狐疑。

“彆看老朽,我可不是那山上的神仙,不過是個尋常樵夫而已,若是仍舊不信,自行去山上看看便是。”老者看看女子臂膀中的血水,已然由黑轉紅,這才替女子解了繩索,寬心道,“不錯不錯,雖說是女子,不過到底是大元中人,體魄竟比尋常男子有過之而無不及,是個練武的好材料。”

可老者隨即將話鋒一轉,促狹道,“可山上那位也並非是常人,究竟能否如得他老人家的法眼,還要看你這女娃氣運如何,如今傷勢已愈,老朽就暫且送到這,剩下的路,就得姑娘自個兒走嘍。”

還未等女子緩過神來,老者便朝山下而去,甩著柴刀,嘴裡自哼唱道:“凡塵俗事幾時休,欲語還休,久言山中無歲月,爛柯爛柯,滄海桑田星落原,何苦多煩憂。”

山花爛漫之際,李抱魚法身駕雲而走,代本尊周遊四方。

並無分毫掛念,搖搖晃晃,晃晃搖搖,踏步背柴,直入八極。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