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蒼山之上,道童跟老道瞪眼對視,見後者吹鬍瞪眼,恨不得自個兒也長出幾綹雪白長髯,如此吹起來也是氣勢非凡。

“徒兒啊,你這才修行多久,便想著要去山下瞧瞧,若是你前腳一走,師父後腳便駕鶴歸西,到頭來豈不是你落得個不忠不孝,到哪都叫人指指點點,為師可不情願。”

老道雖說氣得鬍鬚亂顫,可言語依舊是十足有理,寸步不讓。自家這徒兒可是祖師爺再世也得追著餵飯吃的妖孽天資,倘若砸在他李抱魚手裡,才真是愧對了多年前道首的名頭,故而打定主意,今兒個就算是徒兒說破大天,也不允放行。

“人家當師父的,恨不得徒兒多出外轉悠幾回,多見見世麵長長閱曆,你咋就不行?”道童更是分毫不讓,倒背兩手同自家師父爭道,“何況如今我境界已然不低,尋常江湖中人見我,理應退避三舍纔是,怎就不能下山?再說師父手段高強,怎會輕易駕鶴西去。”

老道挑眉,怒斥道,“壽數在頭上擺著,縱使有手段又能如何?”不過雖說是怒斥,老道麵色卻不如方纔那般陰沉,反而有些自得。

看來這小子的眼光,還是有獨到之處。

不過道童緊接的一句,卻是讓老道麵色登時垮了大半。

“書上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師父如此雞賊,當然要活得最久。”道童搖頭晃腦。

道館外頭,一支拂塵迎風暴漲,直變化為幾十丈長短,哪怕身居百裡開外,亦能得見。

此一式叫李抱魚稱之為清理門戶,每逢這小道童犯倔不遵師命,老道便將背後拂塵抽出,任徒兒手段齊出,亦要落得個被拂塵甩入觀中的下場,屢試不爽。

可此番那唇紅齒白的小道童卻是不躲不避,麵無悲喜,僅遞出一指,朝那方拂塵點去。

山風頓止。

無數雪片,於半空中懸停,如主在前。

隨後山間雪花皆儘聚攏。

禿杆拂塵本就無鬃,全憑老道道法充之,可小道童一指之下,竟是將那些個拂塵上的鬃羽儘數抽空,絲絲縷縷,如川歸海,全歸於指尖一點。

老道抬頭看看天上重歸禿杆的拂塵,再瞅瞅辦公中重新漂擺的雪花,愣愣開口,“這便是化字?”

佛門當中金剛印決,印出可得力道千鈞。

道門當中有化字印,出印可得化淨魑魅魍魎。

“師父,讓下山不?”道童收回一指,笑意分明擺在臉上。

老道眨眨眼,哆嗦了兩下,從懷中摸出了枚物件,“下山也行,將這物件帶在身上,萬一若是碰上打不過的,憑此物防身,定能活命。”

道童哦了一聲,伸手去接,可眼前陰陽圖一閃,登時便被拍入道觀當中。

“小子,想過為師這關,還嫩了點。”老道這才爽朗大笑,麵漏奸笑道,“才摸清一門化字印就想反天了,道門共有七印,摸不透五印,甭想下山去。”

老道哼著小曲,明顯樂嗬得緊,全然不顧觀中道童正朝觀門一陣拳腳相加,眼見得渾然無法,隻得氣得癱坐在地上,咬牙切齒。

山中有鶴來。

老道看看鶴足上綁著的一枚書簡,猶豫片刻這才解開細繩,走馬觀花看罷書簡,揮筆又添上幾字,再度綁回鶴足上,拍拍那頭身形極整潔的白鶴,“既然是紫鑾宮來信,還需勞煩你跑一趟,甭管怎麼說都是仙家宗門,咱這道觀雖說不大,禮數上總不可怠慢。”

白鶴眯了眯眼,撲撲雙翅,踏雲而起。

老道慢吞吞踱步到道觀門口,隨處坐下,向門內漸漸停息的踢打聲說道,“不是不讓你下山,而是走江湖的確不是如此簡單的事,遇上什麼人,見什麼事,能耐大不大,變數無窮無儘,師父晚來得徒,怎能放心讓你小小年紀便下山去。如若是其他倒還好說,畢竟化字決你已掌握大半,遇上幾個江湖人意圖不軌,想來也可進退自如,怕就怕你沾染上百態世俗,心性有變,這可比修行誤入歧途還難改。”

“再等等就是,切勿心焦。”

道觀當中的道童神情晦澀。

信中說,紫鑾宮少宮主,騎黑獍直奔大元邊關,距與胥孟府家公子成親,尚有幾年功夫。恕在下能耐微淺,隻可爭取來這幾年的光景,小女陣法與修行的天資,不在旁人之下,如今胥孟府勢大,還望道首不吝賜教,可保紫鑾宮無憂。

而那位駕馬而走的女子,的確是向大元部邊關而去,不出幾日,便已前行千裡。

黑獍確屬馬中尊,繞是連日奔行,亦是不覺疲軟,冬風如刀,尚不能阻,四蹄翻騰前行,周身熱氣如湯滾沸,於雪中存留甚久。

“黑鯉,前路雪大,停下歇息一陣吧。”數日以來,女子頭回開口,將素手往馬鬃上輕輕一摁。那馬兒也是通人性,放緩步子,慢慢停下,小步小步往前走去。

但見前路黑洞洞,當中暗雪飄飄,擇人而噬。

“我從未想到,竟有一日我父會將我許配給胥孟府中人,更何況那人在大元當中臭名昭著,倚仗著自身天資與自家那位功參造化的爹,於大元部中橫行無忌,無惡不作,如今倒好。”女子仰起臉來,滿麵不甘,“不出幾載,我便要做那胥孟府的少夫人,何其可悲。”

黑獍扭過頭來,蹭蹭主子掌心,鼻翼當中噴出如滾水翻氣一般的白氣,令女子冰僵雙掌稍稍暖了些。

“十年爛漫,一朝儘破,唯有馬鞍伴溯雪。”

雪片及麵,並未化去,卻是緩緩凝成霜花。

“難得你能看破這一座座江湖的本來麵目。”前麵雪中走出一人,鶴髮童顏,可中氣極足,僅一句,便像是在沉雪當中打了個悶雷一般。

“原以為你配不上我兒,現在看來,你這女娃倒還算聰明,”老者踏雪而來,可身後並無半點足跡,笑道,“外頭天冷,不如去那邊帳中一敘,暖暖身子,雖說這兒媳婦老夫並不想認,可張淩渡總歸還是大元部三仙門中一門之主,關照些,總不會錯。”

“來與不來,你自行決斷就是。”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