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劍氣如山嶽傾倒,威勢極盛,就連山上塵雪也叫這片劍氣,生生又是掃得細碎了兩分,劍風盪開,如霧大學紛紛蒸騰直上,瀰漫山道之中,恰似大雪迎迴風,景緻甚奇。

饒是小生蓮步伐精妙,可憑趙梓陽如今的深淺,規避劍芒尚可有餘力,但眼前劍氣如山如河,豈有能避之理。數道近乎水波似的劍氣潑灑而來,還未及趙梓陽身前一尺,便已然將那身本就破爛的衣衫,劃開數道,雖形同碧波起伏,然氣中鋒銳,更勝青鋒本身,更兼雄渾力道,故而劍氣一衝之下,趙梓陽也不再閃躲,隻是沉默著瞧向眼前十幾丈寬的磅礴劍氣高台,抹抹臉頰之上叫細密劍氣割裂而滲出的血水,神色不甘。

饒是趙梓陽早在出手前好生揣測過一番,並未有半點輕敵怠慢,可依舊未曾想到,一位不過十來歲的小少年,竟是能掌有如此神通,堪比說書先生口中那些個禦劍而起的大仙人,劍氣奔湧連綿,且更是無絲毫力竭之相,劍尖平穩,直指山下。

一旁過招的李三與柳傾,亦是各自停手,不過若有旁人在意,二人的麵色,則是全然不同。

李三隻覺得腦後一陣涼意,先行停手,隨後看向身後似是江水倒灌一般的劍氣牆台,目中殺氣一閃而逝,隻是悄無聲息將雙掌合入懷中。

而那位書生卻是笑意朗朗。

自家這位小師弟,興許天資能耐,如今都不曾顯露崢嶸頭角,可路上那一劍又一劍,不厭其煩揮出,直至少年虎口綻裂,柳傾皆是看在眼裡;甚至於少年丹田之中那柄秋湖作祟,回回皆是能將平日極能忍的雲仲疼出身透衣冷汗來,但自家這位小師弟,卻是時常飲酒,明知酒水入腹,痛楚更甚,卻仍舊於深夜大雪飛聲時節,仰頭灌進一口烈酒。

書生修行一途中的天資極好,連當初那位贈與兩儀道袍的老道,眼瞧幼時書生已然拜入山門,仍舊在山道之上一步三顧,拚著得罪吳霜也得送上那件本屬道門之物的道袍,竟使得素有道門魁首之稱的李抱魚,都是把持不住暮年越發穩固的老井心境,險些同那表麵道貌岸然,腹中皆是壞水的吳霜實打實動起手來,以至於如今後山之上,仍有李抱魚盛怒之下摁出的一方兩丈有餘的掌印。

連南公山行二的胖子,都是天資過人,雖說平日裡修行疏懶些,但仍舊穩步邁入二境,直逼三境門檻。故而結識小師弟前,柳傾從不曉得,修行一事,竟可如此艱難。

當真是一步汗血一步關。

步步難行關關難越。

幸而如今終是臨近關前。

故而書生笑得極為舒心,至於那位古怪的漢子眼中殺意,書生也無暇顧及。

而雲仲此刻卻並不輕鬆。劍氣非二境觸峰者不可製,以他這等修為,休說是將這陣劍氣納為己用,即便是揮出一絲劍氣,也是無異於癡人說夢。這股劍氣來勢奇猛,原是因那欽水鎮水君鑄劍時候,將數滴瀾滄水一併融入少年體內。

大概是得益於這幾日以來,雲仲參悟流水劍譜,故而方纔揮劍時候,一滴瀾滄水驟然自靈台之中湧出,化作內氣奔湧直四肢百骸,僅是心思一動,劍氣便浩浩蕩蕩隨劍而出,極是自然,就如同在茶館牆角處趕課業一般,落筆順心隨意。

可隨之而來的便是丹田劇震,秋湖悠悠醒轉,本是不請自來,可卻像是應邀赴約一般,朝準雲仲周身穴竅,便是一陣刮鑿,劍勢比之飲酒過後,還要猛烈數分。

如此一來本就難以掌控的洪波劍氣,此刻更有垮塌之勢。僅是一縷劍氣便可傷人體膚,如若這如牆台般的劍氣垮塌開來,對於自家師兄,興許有些無關痛癢,然而對眼前這位衣衫襤褸的年輕人,恐怕是災足滅頂。

故而少年咬緊牙關,運儘渾身力氣,向那位麵有不甘的年輕人,高聲吼出兩字。

“速退!”

而趙梓陽卻是半步不退,隻是輕輕從身後拿出一枚青磚,輕輕吹了吹雪痕,獨身對著麵前那堵盤桓不止的通透劍氣,目光狠戾。

分明已然是天路在前,如若叫人奪去造化,難不成再回村中,求林裕山再給個差事,或是再行上山捉雞逮兔,圖個一頓飽足?劍氣傾注又如何,比之窮山惡水,無為碌碌,何不試試硬抵劍氣。

今日這番局,他趙梓陽輸不起。

雲仲再度咬牙壓住劍氣,可憑初境修為,如何能將這股浩然劍氣收歸己用,繞是使出十二分能耐,內氣儘出,亦是如泥牛入海,丁點也難製住。

一旁李三雙目血紅,身形一轉便已至趙梓陽麵前,欲替自家幫主受災,以體魄強行抵住那股盛威不下山洪乍泄的劍氣,可臨近那座牆台,才發覺此勢何其之盛,譬如千裡大澤老獸探頸,殺念威勢,二者具足。

“那劍氣本就是衝著你來的,何須去躲。”長空之上有一劍忽來,劍上人身形落下,對趙梓陽笑道,“膽魄不錯,看來當初那本破書換兔,並不算我吃了大虧。”

也不等後者如何反應,來人朝那團通透劍氣輕輕勾了勾手掌。

說來也怪,如洪波暴起的厚重劍氣,此刻竟是霎時凝住,來人再勾手,但見如高台垮塌,七八百道長絹素緞也似的劍氣,如燕回巢,儘數收歸那人掌心當中。

“欽水鎮水君,當真是位聖人在世,不以劍道聞名於世,這一手流水劍氣,卻是絲毫不遜色於那天殺的死道人。”端詳一陣,來人感歎,隨即便不屑笑道,“五絕,不過是未曾見過天地之大的五頭老蛤蟆,仗著自個兒有幾分境界,便在天下肆意妄為,殊不知在那些人眼裡,不過土雞瓦犬爾。”

“弟子拜見師父。”書生遙遙行禮。

吳霜瞟了眼自家這位品行皆善的大弟子,“還知道回來,再晚幾旬,山上團圓飯就得交給老二操辦,年三十夜裡,為師祭天助興?”

柳傾還是規規矩矩道,“徒兒知錯。”

可嘴角分明有笑意。

“得了,為師先墊墊腹,我得鬥膽嚐嚐水君前輩的手藝。”

眾目睽睽之下,吳霜將那團劍氣一口吞下。

罡風拂袖。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