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雲仲與柳傾並未駕車入山,而是思量一番,先行將車帳寄於村口,托一位老翁看管,將隨身物件帶齊,隻牽起那匹毛色極亂的馬兒,朝山上緩緩登進。

人言近鄉情怯,臨近師門,雲仲自然也是有些惴惴,路上欲言又止數次,話至嘴邊,卻又是緩緩嚥下。

“師弟幼時,外出玩耍歸家的時節,可曾怯懦?”前頭步步登山的柳傾笑道,並未回頭。

“當然是不曾怯懦。”雲仲釋然。

但見前頭上山的書生輕輕點頭,和善有加,“南公山上算是極為寬鬆,比起其餘的仙家宗門,更像是處學堂雅舍,師父修為高深,不過也並無太多架子,舉止做派同那些個話本小書裡頭的世外高人,並不相似,想來你也是心中有數。”

“非要說有規矩,大概就是幾句話罷了,牢記在心就可,切勿違逆,至於這幾句話究竟是甚,待到上至山巔,自然明瞭;一路之上師弟的性子究竟如何,其實在我這師兄的眼裡,當真冇看出個究竟,不過追至本心,應當是極好,如此一來上山,更無需怯懦。南公山乃為你我安身之處,也可說除卻故居之外,唯有南公山一處可容天下之不容。”

書生話語雖輕,可是說得極為篤定。

雲仲點頭受教,默默將這話記在心頭,但多少覺得,可容天下之不容,似乎有些過於誇口。直到數年過後,比如今境界高上不知多少的雲仲,才終是曉得當初師兄這話,分毫不假。

今兒個日光還算晴朗,不過畢竟是地處頤章西南,最為冷寂,縱使天陽滾金欲滴,亦是免不得令人通體生寒。

山路之中雪浪起伏。

“擾了兩位清淨,實在不該,不過苦於幫主交代,咱不得不從。”從半山腰處至山腳,來人用了不過幾息,可謂是勢同奔雷,雪波飛濺,如同足踏江潮一線,站定身子過後,微微笑道,“卻不知兩位是來賞雪,還是來求造化?”

柳傾神色自若,稍稍抱拳行禮道,“賞雪自然要前去山巔觀賞,纔是最為適宜,若是山腰當中往下觀瞧,層林遮眼,當然是不如再上層樓。”

“那二位是來求造化的?”相貌奇醜的漢子緩緩出言,輕輕咧開嘴。

未曾等書生出手,漢子便已欺身近前,動作之快,就連劍勢極迅的雲仲也未曾來得及應對,便瞧見師兄結結實實以肩頭吃了一掌,聲響如雷。

莫說雲仲,就連不遠處的趙梓陽也是暗自咋舌,這李三腿腳奇快,在白虎幫之中素來出名得緊,武鬥之時局勢不妙,這位身形瘦弱相貌醜鄙的漢子,總能免受皮肉之苦,雖說趙梓陽接過幫派過後,憑狠辣勁頭身先退敵,武鬥大都占儘上風,但這李三腳底抹油的功夫,卻絲毫未有衰落。

隻是趙梓陽冇想到,這漢子的瘦弱拳掌,比之粗細不過一握的雙腿,還要快上兩分,即便見慣了幫派武鬥,且自身身手本就不俗,趙梓陽依舊是難得有些心驚。

不過重中之重,還是那挎劍的白衣少年。

趙梓陽從雪鬆之上一躍而下,直奔那少年後身,拳鋒直貫後心,卻被長劍橫擋。

“師弟,無需在意我,抵住那年輕人就是。”柳傾雖說先叫那漢子一掌切於臂膀處,可看似並無大礙,抵住漢子拳掌,沉聲朝雲仲道。

雲仲也不耽擱,劍光出鞘,直取趙梓陽肩肋。習武之人大都曉得,若是不願傷人性命,便對肋肩下頜運力就是,如此一來,得手時便可令人再無掙動餘力,不傷性命不說,取勝極易。可雲仲此番劍路,卻如疾風驟雨,通明劍尖並未儘數讓開要害,而是一劍更勝一劍。

此前李三那番偷襲舉動,顯然雲仲已然算在了麵前這衣衫襤褸的年輕人頭上,劍劍進逼,就連鸞迎一式,亦是隨意而出,殺意凜冽。

反觀趙梓陽,雖說憑拳腳應付兵刃,有些步步掣肘,步法卻是越發圓潤自如,讓過雲仲如瀑快劍,即便一時避退,卻也是絲毫無有敗相。那冊古卷之上,除卻記載二境修行之外,尚有步法一篇,喚作小生蓮,趙梓陽每日除卻參研修行之外,練步法一二時辰有餘,終有所得。

至於如何修行,從小便隨老獵戶走山的趙梓陽,自然深知山中野物的習性,故而設陷坑捉兔過後,便行至山腳,將野兔撒開繩釦,自個兒則是憑一雙腿足硬追。山中兔屬下山極緩慢,且易跌跤磕絆,可攀山之快,卻勝卻平地奔馬,一閃即逝。數月以來,趙梓陽不曉得放跑了多少隻肥兔,以至於最窘迫時,兩人隻得憑雪水充饑,李三更是挖出些許草種,擱在口中慢嚼,美其名為糧種入腹,來年收成旺祥。

不過這頓餓,並冇白挨。

憑藉初見所成的小生蓮步法,趙梓陽接連避過雲仲十餘劍,拳掌不停,餘力綿長。

“老三的天資,大抵比我猜的還要好上兩成,這小生蓮步法姑且算不上二境之中至妙的法門,可終歸併非是如今的老四能比的,也是小四境界實在攀升太過緩慢,如若能揮出一道劍氣,諸般手段,皆小道耳。”山巔之上,吳霜飲了口酒水,踏劍懸空。

“一入二境壓凡夫,但畢竟是得儘我一身所傳的弟子,境界夯得越實,往後出劍,自然要更為浩大纔是,壓根無需去急那一時,可惜世如隨人願,往不可得,靜觀其變吧。”興許是覺得意興闌珊,吳霜拋了酒葫蘆,調頭欲行,卻是猛然之間皺起眉頭。

“這小子一路之上,看來的確得了不少造化。”

山腰之下,劍光再變。

譬如斑斕江水,經年長流,劍式起伏無定,變化難常。

趙梓陽有步法小生蓮,雲仲當悟流水劍。

唯有柳傾曉得,自家這位小師弟,即便睡夢昏沉之中,亦將雙指併攏,於周身力竭之時,再演劍勢。

世間不少傾才郎,然唯筆犁不輟者,長史時常留名。

一點瀾滄水。

劍氣傾南公。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