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酒劍四方二百四十二章山河壯哉不管這軍中自釀的酒水儘頭多足,能在秋冬易季的時節之中,自喉頭至丹田令整片前胸燒燙出一道火路,對於身居三境的章維鹿來說,也隻是不想將酒氣排淨而已。

三境過後,修行中人同常人之間,已隔著道頂深的天塹,不然在這萬物凋敝的天景裡,又有誰會不知好歹赤著一對足。

酒醉意難醉,就算章維鹿喝得再爛醉三分,亦能輕易看出白負己此刻心神,並不似表麵一般寧靜。

狡兔若死良犬何用,飛鳥如儘良弓需藏,這等膾炙人口的小道理,即便是街上垂髫小兒都能脫口而出,何況是他一個武官魁首。

眼下盟約尚在,齊陵天子即便再胸懷大略,眼界再長遠,也不敢保眼中真有狡兔飛鳥。

清閒太平的日子久了,百姓便自然安居樂業,心頭安閒,可誰也難以窺見那位聖人,心中究竟是如何一副光景。

如此,他這良弓善犬,需多添幾分小心謹慎之處,理所當然應該再顧慮些,萬不可失卻聖上心意。

方纔那一番話,就如同遊隼捉山蟒,寒銳隼爪,正正好好貫入蟒之七寸,繞是白負己深謀遠慮,亦不得不承認在此一項上,確實是十分不妥。

“小子,我認定你乃是塊非凡璞玉,日後若是以官場俗世之沙水磨洗,定能得出枚不亞於你爹的美玉,但這番話,似乎並不是如今的章家少年郎能說出口的。”沉吟半晌,容貌極周正的白負己才撂下酒壺,打量兩眼笑而不語的章維鹿,這纔將眉頭撫平問道,“果真是你那作齊相的爹所言?”

“那是自然。”赤足漢子飲酒早就過了量,隻憑藉一身修為抵住醉意,故而言語也有些含糊,“家父信中特地囑咐過,說他自個兒這位老對頭,身為將者當真不俗,可若為帥者,則是有太多細微之處不儘人意。帥為何解,治下而應上,統一掌之兵甲攜領大局,將軍既然有心開疆拓土收拾山河,這帥位自然要坐穩,可既想費心坐穩,自然要在您眼中的細枝末節處,也做得妥帖合宜。”

“此為家父忠勸,至於是存心算計,還是忠逆之言,在下以為將軍心中已有定論。”漢子舉杯,借微弱燈火瞧那杯中物,譬如醴泉,一時間卻是朦朧想起,自己在梧溪穀中似乎少有飲酒的時候,除卻那回小師弟偷來一壺師尊的好酒,二人喝了個酩酊之外,幾乎是一向不碰酒水。..

原來這醉裡乾坤,確實比平常要廣闊許多。

“原來如此。”白負己合上雙目,似乎是快要醉倒一般,鬆鬆垮垮躺倒在桌案之上。章維鹿並未用內氣解去醉意,他又何嘗解過,何況就連他腳邊橫陳翻倒的酒壺酒甕,比那赤足漢子都要多上數枚。

齊相書信借章維鹿之口直指七寸在先,酒勁發作在後,硬是將平日裡坐姿端正英挺的鎮南大將軍,生生醉倒在齊陵山河圖當中,髮髻散亂,更有數縷髮絲浸入河中。

寸寸山河寸寸酒,不知苦酒亦河川。

一為布衣,一為將帥,足足飲到下晌時分,這才一併醉眠過去,皆不願以修為強行解醉,直睡到掌燈日落時候。

帥帳外頭值守的軍卒,早就接了白大將軍的吩咐,說若非要事不允踏足帥帳外十丈,再者親眼瞧見軍漢搬入帳中七八甕酒水,登時就曉得了是怎一回事,隻是遠遠瞧著帳內動靜。

若是放在其餘軍營之中,自家將帥同不知底細者攀談,定是要在帳後設一隊兵甲,以備不時之需,可鎮南軍卻向來無這一說。

待到二人醒轉,各運內氣使酒勁散除,踏出帳外時,軍營之中早已是炊煙層起,不少軍卒也閒散下來,褪去衣甲,赤膊跣足在平坦空場處蹴鞠,難得將整日之中的勞累緩和一二。

“不如留下嚐嚐軍中飯食?十鬥川軍營之中的吃食,可不比外頭許多酒樓之中的差。”飲酒一回,這位鎮南大將軍明顯對章維鹿改觀許多,走出帳門過後,抻抻筋骨,朝一旁的漢子笑道。

“將軍盛意,晚輩心領,不過此番前來,除卻將武陵坡處駐防圖卷,與家父書信送到將軍手上之外,晚輩還要到十鬥川下鎮南軍部眾之中,送去一封師門書信,今日已耽擱過久,就不留在軍中叨擾了,待到來日謀得一官半職,再來此拜會將軍不遲。”章維鹿此番醉得亦是不輕,費去不少功夫纔將醉意酒氣逼出,仍是覺得胸腹脾胃中不甚爽利,對比白負己輕描淡寫便將酒氣除去,仍是有不少差距。

明眼人都能曉得,雖說隻是祛除酒氣醉意這等微末手段,可單從這便能窺探到白負己的境界,並非是常人可比,何況是章維鹿這等境界日益攀升之人,更是能明悟能如此乾脆地祛除醉意,是如何玄妙的一番境界。

祛酒如祛毒,周身經絡需把持得圓潤自如,纔可如此輕鬆地將渾身氣血裡的酒氣化淨,故而雖是小手段,可其中透出的境界,卻是叫章維鹿有些汗顏。

白大將軍看看昏沉天色,冇再過多思量,便緩緩開口,“也罷,日後打交道的時候尚久,若是有急事,先行下山亦無妨,我吩咐人將乾糧清水送到那幾名隨從手上就是。”

“如此,晚輩便先行告退,還望將軍勿要忘卻家父所言。”望著山間沉沉如墨的暮靄,赤足漢子深深吐出一口汙濁,於是深邃冷幽的夜色之中,憑空多出一條如玉絛般的白氣,足有幾丈長遠。

漢子咧嘴。

酒可是好東西呐。

白將軍仔細看著那道如霜刀雲劍的醒目白氣,從山崖迢迢直下,推開山中霧靄雲海,去勢極盛,直至同雲霧融為一體,再無半點差異。

分明是吐氣,可打眼望去,就像是那赤足漢子要將整片山間海吸入腹中,要將整片十鬥川納為己用。

白負己冇來由便想到十餘載前,自己破開三境之時,亦是身處一座大嶽之巔,俯視其下,但見雲深如樓,山麓裡綠楊垂枝,山岩獰獰,入眼滿是河山壯麗。

“壯哉。”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