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北堂奉正立身在自家將軍身側,一雙牛眼正瞪著籠內,還不忘時常朝一旁的赤足漢子瞥上兩眼,聽聞後者出言,這位身形極高的軍漢倒並未聽出什麼異樣,甚至還覺得這人言語,似乎並不算難聽。

從戎多年,北堂奉的身手膂力,一向在鎮南軍中聞名,卻一向不精於世故,所以壓根冇聽出章維鹿話中的隱意,隻當後者是稱讚自家將軍練兵有方。

可白負己卻是聽出了話中的異樣,於是將目光從籠中挪開,笑語道,“那依公子所見,何人可稱得上帥才?”

將帥之才,皆許一人,這話可是齊陵國境中上至朝堂,下至市井都通曉的一句,儘管白負己自認,天下超絕將帥不勝枚舉,可耳根台中灌滿阿諛奉承的日子久了,這話終歸是有些刺耳。身為齊陵舉國公認的武官之頂,鎮南大將軍白負己,甭管是從功勳還是從能耐上,都足夠令他生出三分傲氣。

相比於白將軍此刻神情之中的玩味,章維鹿的麵色依舊是清清淡淡,甚至比之方纔更為自若,“晚輩可從來冇有半點刻意貶低將軍的意思,休說齊陵,隻怕如今大半天下都曉得齊陵如今有位能耐超凡的武將魁首,將帥才氣雙全,將軍自然是能擔得起。”

一旁北堂奉這時才聽明白,眼前這小子,原來方纔並非是誇讚自家將軍,而是不著痕跡地將帥才一詞抹了去,絕口不提;當下心中便有怒意升騰,若不是白負己使指尖磕了磕座椅扶手,險些真就一拳打將上去,將那不知死活的後生打得麵門生桃。

章維鹿隻當冇瞧見北堂奉的鐵青臉色,麵目之上依舊是那副淡然神色,與起初入營時的雞賊笑意判若兩人,可分明是一副清淡麵容,落在後者眼裡,那就是頂頂欠揍。

“不過今日晚輩來此,還真是有些小事,鬥膽要同大將軍商議一番。”赤足漢子起身,朝依舊端坐椅上的白負己深揖一禮,“按說小侄並未入得官場,如今還是一襲布衣而已,同將軍平起平坐,更是從未想過,於情於理,都冇半點賣弄見解的身位理由。不過前陣子去了趟武陵坡,確實有些明悟。”白負己看著眼前這個笑意平和的年輕漢子,突然之間想起,似乎自己那位老對頭的歲數,也隻不過比自個兒大上六七載,家中庶長子,大抵不過是個遠不到而立的年輕人。

傳聞這年輕人武道天賦奇差,又不經世事,可如今看來,與傳聞恰巧相反,但那笑意之中,卻是實實在在的平和中正。

“此處不是說話的地界,”白負己收起臉上頗有些閒散的神態,朝虎籠之中一指,“但畢竟鬥山王一事還未到時辰,正好軍中士卒多有瞧你不順眼的,不如隨手遞兩招,也好稍微立立威風。”

“此間事了,再入帥帳之中尋我就是。”m.i.c

白負己撂下句話,而後徑直朝帥帳之中走去,並冇給章維鹿半點推脫客氣的空閒。

齊陵軍界首屈一指的白大將軍,若非是刻意藏臥,又怎會是拖遝的主兒。

赤足漢子的臉上,笑意漸濃,而後於眾目睽睽之下,從袖口中伸出兩指,似是自語一般道:“練拳腳的江湖人都曉得,人有罩門要穴一說,但其實這話並非圓滿,世間物皆有罩門,哪怕是山間飛流,穿花之蝶,皆是如此,即便以尋常人指力叩之,亦可破敵。”

籠中惡虎逞凶,剛要將重逾千斤的虎掌蓋到一位軍卒麵門,後者躲閃不及,隻好無奈縮頸,免得一掌落下砸折脖頸,等候良久,卻遲遲不見虎掌風聲。

赤足漢子隻是虛空叩指有二。

通體筋肉虯結的一頭惡虎應聲而倒,雖說仍是喘息不已,但任憑虎吼震川,卻始終難以起身。

如同身在十鬥川上,生生又背起一座十鬥。

“那後生言語看似恭敬,但實則卻是說將軍並非帥才,更何況當著一眾軍卒的麵,將軍為何不怒?”

不出白負己所料,北堂奉的性子,一向藏不住話,還未踏入帥帳,就已然悶聲開口。話語之中火氣極盛,恐怕也是因方纔出手被阻的緣由。

“小子,如若我冇記錯,自從我傳與你修行法後,由武人魚跳龍門踏入修行,如今已破至二境了吧。”白負己踏入帥帳,出於帳內日光微淺,於是輕輕點起一盞油燈,並未作答,而是反問帳門處的北堂奉。

巨漢雖頗為不解,但還是強壓心頭怒,恭敬答道,“將軍記得冇錯,卑職自從由武入道,現如今已是二境,隻是近日有些瓶頸,遲遲未破入三境,這纔沒將那渾人一掌打死。”

聞言,白負己回頭看了眼巨漢,神情揶揄道,“北堂奉,你小子在我手下任職數載,怎麼半點長進也無?你可知即便是三境之中的天資超絕之輩,也不敢說百招之內能將那後生戰退,一掌打死,這口氣當真是潑天了。”

武陵坡畢竟是頤章關口,即便是身為鎮南大將軍的白負己,也不好將手伸到頤章境內,那位權帝雄才大略,如今盟約尚在,若是真叫人抓住把柄,隻怕要搭上不少賠禮。

故而白大將軍並不曉得,章家庶長子早在前來十鬥川前,已經被一位同屬三境的書生壓得抬不起頭來,順帶還敲走了幾枚石頭。

“若是不信,過陣子你去將那枚大旗拔出震斷,瞧瞧中間的硬芯是否已然儘數化為齏粉。”白負己嗤笑,“隔物傷敵的能耐,並不稀奇,但凡是修行中人,大都皆能做到如此地步,可觀那漢子氣機,分明是磨礪體魄者,想要做到僅觸碰一瞬,便能將柔綿勁力滲入旗杆,絲毫不溢,當真是說易行難。”

“你算是我半個徒弟,光說修行進境,不快也不慢,但你日後的三境,定是要比他弱上一大截。”

蓋棺定論。

北堂奉麵色陰沉。

白負己看向遠處那頭似被山嶽壓服的惡虎,嘴角微微翹起。

“齊相家出了個了不得的後生。”

“你這迂腐文人有這一子,祖墳還不得冒青煙?”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