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不到兩個時辰,二人均是慢悠悠攀至半山腰處。也不知是趙梓陽顧及李三的差勁體質,還是本就多日未曾上山,尋思著在攀山途中,再好生瞧瞧山川林木,秋葉紛飛的景緻,這才刻意放緩了步伐,信步上山。

南公山向來不乏參天古木,也不知為何,山下樹木灌叢大都矮短,可踏入山中,古木卻是一副參天直上,隱天蔽日難透日光的景象,實在叫人費解不已。

眼下兩人眼前便突兀顯露出一顆老樹,足有數人合抱的粗細,似是曾引下雷霆一般,通體焦黑,不生枝葉,形單影隻立身於兩人眼前。

趙梓陽神色倒是並無變幻,可李三卻是目露訝異,雖然並未出言問詢一番,但心中卻嘀咕不已。

南公山腳下村落中人,哪有未曾上過山的,除卻有些過於老邁者腿腳不靈便,鮮有上山的時候,剩餘鄉鄰皆是時常上山,隻不過近來秋風乍涼,故而今日無人攀山。

李三尋思良久,橫豎未曾想起山中有這麼一顆如此挺拔的雷擊木,於是不由得心頭有些疑惑。

趙梓陽則是徑直走向雷擊木,壓根不管身後李三心頭如何盤算,將秋根處堆積的泛黃蒿草移開,赫然是處已然腐朽的樹洞。

樹洞奇寬奇深,剛夠三人坐在其中,從山巔而來的浩浩秋風,正巧叫背後樹乾遮住,十分適合歇腳。

“彆光瞧著,整個村中就你一個有火折的,點上。”趙梓陽先自行坐到樹洞裡頭,隨即從懷中抽出三根長香,朝樹洞外頭的李三道,“山風忒大,彆處引不著火,進樹洞再說。”

李三原本還驚異於這棵老樹的雄偉,聽趙梓陽這麼一說,這才忙不迭從懷中掏出火折,又隨手拾起兩把已然乾透的黃葉,矮下身子鑽入樹洞之中。

雖說僅是一枚火摺子,可在鄉鄰之中,那可算是頂稀罕的物件。當初李三逃難時,將這枚火摺子從家中帶出,除此之外並無他物,蓬頭垢麵就逃到南公山下。

若不是鄉鄰接濟,恐怕李三早已餓死在荒郊野嶺。

趙梓陽接過引著的黃葉,緩緩將那三根長香點起,握在掌心當中,輕聲唸叨,“老孫,小子今兒個來看看你,多日不上山,險些忘了給你上炷香。”

“前些日子腿腳得了急病,險些就這麼癱在家中,要不是得了位姑娘相助,估計這麵子早就丟出去了。”

“山上依舊未改模樣,你在這山裡想必比我看得真切,隻是最近天兒轉涼,記著在那頭多添點衣裳。”

話語溫吞,似是故人相逢。

李三從未見過這位趙幫主語調如此舒緩,一時有些摸不清頭緒,隨後腦中靈光閃現,這才窺得了其中些許隱情。

村落之中近兩年並無姓孫的老人故去,後者口中的老孫,大概便是那位教授打獵功夫的老獵戶。

果不其然,趙梓陽將三炷香往身前插好,隨後緩緩出言道:“老孫當初教我上山采獵時,說在他看來山間物件皆有靈,所以一年之中,最好前來祭拜一趟,就當是求山神土地爺保佑山上山下,無禍無亂,出入山嶺平安無事。”

趙梓陽說這話的時節,目光正好看向山下,隻見無邊落木蕭蕭直下,天光偶爾傾入葉片之間,恰似滾滾千載從山路之上流淌而過。

“話說回來,”麵色柔和許多的趙梓陽朝李三手中那枚火摺子看去,“你這枚火摺子也有來頭,不如趁著歇腳的功夫,講來一聽?”李三聞言怔了怔,又瞧瞧自己手上那枚已然泛黃的火摺子,突然就有些傷感。

李三入幫之後一向好嬉笑,同人插科打諢,起幾個綽號諢名,那都是常事。眾人知曉他脾氣,覺得本就是跳脫之人,歡脫些本就不礙事,自然也就隨他去,數年以來皆是如此,根本無一人因李三的嬉鬨大動肝火。

而今日,不知是滿目秋風入了眼目,還是幾枚秋葉引燃過後熏了眼鼻,李三破天荒覺得,鼻尖酸楚。

“嗨,我那些個破落舊事有甚好說的,小人已然忘卻了大半,不過幫主想聽聽,那我也就講與您聽聽。”摸了把鼻梁,李三將手心攤開,盯著火摺子道,“當初我還是家中遊手好閒的小公子,成天便是逗逗鳥雀,遛遛黃犬,不說不學無術,倒也差不了太多。”

趙梓陽無聲笑笑,心頭卻是有些感慨。

這位從來隻知道追著自個兒滿地轉悠的精瘦漢子,冇成想從前還真是個公子哥兒。

“我爹時常教訓我,說是家中九代從文,怎麼就出了這麼位不思進取的後輩,打手心的玉板,也不曉得抽裂了多少根。但幫主你也曉得,我李三從來不是能安心做學問的人,與其終日呆在文房四寶前,聞那些個紙酸墨臭,倒不如出門端詳姑娘腰肢。”李三說得倒是有意趣,可臉上卻不見半點歡顏,隻是緩緩講說,“”可惜天有不測,那回饑荒到來時候,我家方圓不知多少裡連月大旱,緊接著又是三月急雨,硬生生使得原本被稱作是西路南漓的膏腴之地,無數積糧都爛在雨裡。”

“那時節我才曉得,所謂天災,壓根抵不過**二字。”李三慘笑,“官府管不來的時節,平日裡那些個唯唯諾諾,看似老實巴交的百姓,便一齊衝入我那家宅,將滿屋值錢的物件一併捲走,絲毫不留。”

“我爹一向寬和待人,更不願請家丁護院,見那些個流民湧入家宅,從屋中而出厲聲呼喝,卻被那些個流民生生打死。”

“我家十餘口,唯有我一個被打昏過去,扔在路旁,隨著災民滾滾洪流,這才苟延殘喘跑到南公山下。”精瘦漢子望望外頭無邊秋色,半晌纔將這番話了結。

“再後來的事,您也知道。”

胸中大恨,雖未曾捶胸頓足,可在那麵相併不年輕的年輕人眼裡,如山海洶湧。

趙梓陽沉默良久纔開口道,“雖不曉得怎麼寬慰他人,可還是勸你莫要動氣,切勿壞了心性。”

“要不你也拜拜山神?”

年輕人笑得十分溫和。

三點香火若明若滅,外頭是茫茫天地秋。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