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南宮山腳,多日不露麵的趙梓陽終是出了門,旁人壓根瞧不出,這位幾乎憑一己之力將白虎幫治理得安穩如山的幫主大人,這些日以來,究竟在屋中過了怎樣一道天關。

一本老舊破書,趙梓陽足足守了數月,如今才取得不少體悟,一路而來,甚是有幾分感慨。

而趙梓陽也並不含糊,無論李三在一旁如何阻攔,依舊是將白虎幫幫主之位,退還給了原本那位凡事兢兢業業,卻少有奇詭點子的原幫主。雖說如此,趙梓陽依舊是在白虎幫大堂當中坐了良久。

說是幫派大堂,實則隻不過是個大些的茅廬而已,兩人對座,一時間有些相顧無言。

窮鄉僻壤之中,哪有什麼上茶的規矩,隻是幫中有人端上來一壺暖水,擱在二人中間,綿綿熱氣從泥壺當中盤桓而出,在屋中暈開良久。

“總之,白虎幫主這位子,我這局外人坐得夠久,如今規模與這幫兄弟的品行,還算不賴,也到我這閒散人功成身退的時候嘍。”還是趙梓陽率先開口,將一室之中的寂靜緩緩打破。

“雖說於情於理,此刻卸去這白虎幫主之位,我林裕山都無半點挽留的理由。隻是這幾年下來,你趙梓陽的心性手腕,幫內上下都是看在眼裡,無一不是上上之姿,突兀之間卸任,我恐怕幫內又是要生出不少錯亂。”

終日囚於屋中,趙梓陽此刻的麵色顯得有些蒼白,原本皮相就不賴,如此一來,反倒平添三分文儒氣,更顯得俊朗數分。聽聞林裕山一席話,趙梓陽笑笑,將麵前那壺水提起,朝碗中注水,慢慢開口道,“這本就是遲早的事,無需再勸。白虎幫如今早已不在所謂的幫派行列當中,與其說是南公山腳底下的一處民間幫派,倒不如說是為百姓辦事的一處小衙門。不瞞林老哥,當初我接手這白虎幫代幫主一職,為的便是令幫中上下換副模樣,青龍幫如今的淒慘狀,你我都是瞧在眼裡,說是蟲鼠過街人人喊打,那都說輕了。”

“白虎幫則是不然,想來鄉鄰也是能察覺出些許不同,雖說有些挑酒旗賣茶水的意味,打著江湖幫派的幌子替鄉鄰辦事,當然要好過青龍幫那群魚肉鄉裡的醃臢貨色。”年輕人笑笑,將缺失一角海碗中的沸水晃了晃,“沸水涼水可都是水,並無太大區分,幫派本就是從民間演化而來,早晚要歸到民間中去,若是仗著自個兒熱氣騰騰,待到寒冬臘月,指不定還是沸水成冰在前。”

林裕山皺眉良久,恍然卻是覺得眼前這年輕人的言論,似乎並無半點錯處,隨即便是心下一沉。

趙梓陽無論是在村落當中還是在白虎幫中,向來是不願廢話的主,大都是乾脆利落,壓根不同他人講起行事理由;就連當初同青龍幫鬥架,這位百無顧忌的代幫主,也隻是輕飄飄說了句抄傢夥開打,絲毫不容他人開口問詢。

一向不講理的人開始講理,隻能說是打算功成身退,跳出圈外。

就連林裕山這等平素嘴皮子相對利落的漢子,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張口。

“幫中不乏愛打算盤的幫眾,”趙梓陽也不理會對坐之人的晦澀神色,神情灑灑然道,“不過這幾年以來,還算有所收斂,想來但凡精明些的,也能察覺出橫行鄉裡絕難比得上如今這等境遇,這一撮人若是運用得當,想來也能給幫中日後走向帶來不少意料之外的好處。”

“看來你是的確想卸下這副擔子了。”林裕山自嘲一笑,就憑趙梓陽行事的手段,本就非是池中物,有如今這一日,想必也是遲早的事。趙梓陽更是不加掩飾,飲了口不再滾熱的溫水道,“這可不是什麼負擔之流,隻是這幫派已然成形,我繼續留在幫中處處管轄,反而未必就是好事。再說我這年紀閒不住,在這村落當中,想來也是難以久停,總得去外頭見識一番。”

林裕山笑笑,也是給自個倒了碗清水,“怎麼突然想到外頭瞧瞧了?”

趙梓陽撓撓頭,“這些日癱在家中無事可做,實在是憋悶得緊,待到雙腿恢複如常過後,總想著往外跑跑,就跟在籠中囚禁多時的鳥雀一般,總想著瞧瞧外頭天大地大,九州方圓。”

雙腿失卻知覺一事,村落上下本就無幾人知曉,就連整個白虎幫上下,也隻有林裕山和兩位幫中老人曉得此事,卻一直守口如瓶。

“出去轉轉好。”林裕山這才突然想起,眼前這位憑自個兒一己之力,將整個白虎幫撐起的趙瘸子,也隻是個不過十六七的年輕人。儘管手腕力道頗大,行事也是素來無忌,狠辣卓絕,可還是個半大小子。

這也是難以避免的事兒,未露崢嶸時候,人總流於表象,若是真瞥見這人的能耐本事,反倒會將其餘的方方麵麵拋諸腦後,下意識忽略一空。

“我老林也不曉得如何勸人,不過若是你非要出去走走,那當然是極好。”林裕山將海碗捧起,雖是飲水,卻猶如飲酒一般正色道,“天下雖大,逛蕩膩了,可緩緩歸。”

“那是自然,南公山腳底下還有我趙梓陽一幫老弟兄,若是叫紅塵萬事迷了眼,自然要回來讓哥兒幾個幫我吹吹眼睛。”年輕人捧起海碗,將其中剩餘不多的溫水一飲而儘。

白虎幫大堂,最終隻剩下林裕山一人,瞧著那壺重新坐在炭火當中的沸水,自下而上升騰起一陣雲霧似的水汽,無聲笑了。

世上哪有好兒郎隻懂偏安一隅的道理,又哪裡有叫人家守著個破落幫派的理由。

少年有誌則於四方行,長歌千裡引秋風,無外如是,理應如是纔對。

漢子抬起頭來,望向門外悠然而去的少年背影,心口突然間覺得老懷甚慰。

趙梓陽一路出院,未曾去見過旁人,徑直走回自家屋中,默默將不多的細軟收拾到布包裡頭。隻是收拾床榻的時日,尋思片刻,還是將那兩件香氣未散的舊衣一併塞到包裹當中,深吸口氣,踏出門去。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