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南宮山腳下草廬裡頭那位姑娘,終是並未久留,同相鄰一一道彆過後,嫋嫋離去。

南公山腳下,比之其餘地界秋意來得更為迅捷些,許多人家也是紛紛點起爐火,盼著能儘快將本不嚴實的破宅烘得暖些。那姑娘更是不例外,隻因趙梓陽雙腿直到秋風乍起,也未見好轉些許,即便是裹著家中大半褥榻,雙腿依舊冷硬似鐵,半點熱氣也無。

故而那位女子每日便去往周遭山腳處打柴拾草,用以時時添爐,並無半刻閒暇時候。

趙梓陽雖說不似先前一般萎靡,卻也是羞於姑娘伺候,故而也隻是良久纔出言一二,其餘時候,仍舊是擎著那本舊書翻看,入癡時恰似神遊物外,一發不可收拾。

偶有些小雨天降時,女子也無活計可做,便一道同趙梓陽坐在床榻之上,朝外頭紛紛揚揚,如絲沉野的雨線望去,一晃便是足有數個時辰。

草廬之中唯有爐火必必剝剝聲響,窗中微光映麵,窗外有陰雨綿綿。

雖是二人鮮有出言,可趙梓陽總覺著莫名心安。

趙梓陽總好問女子家世,更是有些好奇為何女子識得古書之上如是多的生僻古字,可女子總是輕聲笑笑,端起杯以林間草葉沖泡的溫湯,遞給床榻間的趙梓陽,瞧不出神色。

女子常問趙梓陽,若是有一日腿腳恢複如常,踏足修行當中,又當如何。趙梓陽思量半晌,總答道要去天下江湖闖一闖,這纔不枉此生。

每至此時,女子總是淡然笑笑,說真個入了江湖,估摸著又該想念這山下的孤村,世人總是這般,居於鄉間總想著瞅瞅外頭的天地究竟是如何一副寬廣景象,而離鄉過後,總還想著一碗鄉愁,無外如是。故而總是無情些纔好走得長遠,若老是萬千不捨,未免得叫諸般事宜絆住。

至於拌住的是否是人之腿腳,女子向來不吐,畢竟如今的趙梓陽雙腿依舊未有知覺,唯恐說出過後,惹得後者不快。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趙梓陽想想,雖說不覺得這話有十分的理兒,可也一時想不出什麼辯駁的法子,隻得含糊道,時常回村中瞧瞧便是,算不上絆腳。

對此,女子隻是說了件頗為老套俗落的故事。

說是老年間山中有頭猢猻偶然之間開了靈智,能吐人言且通曉修行法子,於是便從山中猢猻群當中脫身而出,一路在天下轉悠。猢猻走獸開了靈智,在山上仙人眼中自然就擱在大妖一屬,自然有不少仙家弟子瞧不上眼;再者猢猻本性跳脫頑皮,常惹出不少是非來,一來二去,便叫大神通者拿了去,鎮壓在山門之外,春去秋來,足足數十年之久。

待到那猢猻劣根去淨,卻是成了那仙門當中的守山靈神,功參造化,境界高渺。而等到這妖神再度回鄉之時,那山間早已空空如也,就連幼時歇息的那棵老樹,也是在猢猻去後化作枯木。

有些時候,故府並非是想回便回,江湖不由己,待到蒼髯回首之際,想來已然是物換星移,故人皆去。

女子說這話時麵色依舊,可窗外頭涼雨如煙,潑潑灑灑,紛亂為絲,不知不覺便將女子眼簾與額前碎髮沁上層細珠。

癱在床榻之間的趙梓陽卻是覺得,這姑娘此刻不語,倒是比以往還要好看十分,於是也撂下那本終日不離手的舊書,一併向窗欞之外看去。

眼中反倒無雨,卻映佳人側臉。

再後來,原本時常升起些炊煙的草廬,女子去後,爐冷煙熄。趙梓陽也自然就順帶推卻了白虎幫幫主之位,終日自囚於屋中,定定出神,不知晝暮變幻。

村落還是依舊,不過早間雞鳴未起之時,村落當中古井邊上,再無那位不施脂粉卻明光昳麗的女子。

此前種種,譬如風前塵,秋風一起,便將萬頃塵灰撒得紛紛揚揚,再無一絲存留跡象。

白虎幫近來也是無事,自打青龍幫幫主叫趙瘸子一青磚砸了個滿口無牙,便再也不敢上門鬨事,就連平常欺淩百姓的豪橫勁頭也是收束不少,反倒也是時常衝百姓示好。趙梓陽聽幫中專司打探動向的李三道,原是那青龍幫幫主叫那磚拍得重傷過後,便叫青龍幫中原本些主事的老頭目合力剝去了幫主的位子,這才令青龍幫在百姓之中的名聲有所改換。

李三倒是想叫趙梓陽接著掌管白虎幫上下事宜,為此還在女子未曾離去時候,拚著挨兩句訓斥跑到草廬外頭求見,卻皆是被彼時極易動怒的趙梓陽罵了出去。

“幫主,咱這白虎幫纔好轉不少,你若是不出山掌管幫內事宜,一些個心思不定者又得藉機動作,時候一長,咱幫在鄉鄰之間的聲譽,又要跌到當初人人喊打的景象,若是腿腳實在不便,大不了每日巡查時候,我馱您便是。”李三登門,總是不曉得拐彎抹角,相當直爽,反倒是惹得趙梓陽麵上生出些笑意。

“得了,你又不是那有胸脯兒有腰肢兒的娘們,我又能有個甚好處可圖?再說你這渾身皆是精瘦排骨,顛簸半日,還不得給我咯得通體生疼?”趙梓陽將舊書置於膝上笑罵道,“一家幫派,若是隻靠我一人管轄纔可自力更生,那這幫派的道便走窄了,若有一日我飛黃騰達,跑到京城之中當大員,白虎幫上下難不成都得餓死?明擺著不是這理。”

李三向來是給點笑模樣便能登天的主兒,聽聞趙梓陽今兒個似是頗為開懷,便蹭到床榻前頭道,“話說回來,幫主家中前些日那女子,可曾?”骨瘦如柴的李三搓了搓指頭,滿麵的雞賊。

趙梓陽冇應茬,反倒開始從枕邊拿起漿洗罷了的衣衫,緩緩套在身上。這衣衫之上香氣馥鬱,使鼻尖一嗅,彷彿便能瞧見個女子浣衣正忙。

李三不知所措立身一旁,眼睜睜瞧著這位白虎幫幫主緩緩坐起來,將雙足朝破靴當中一伸,起身便朝門外走去。

“下回再問這等事,若是少半邊牙,甭怪我心黑。”

趙梓陽走出草廬,隻見外頭天光雲影,正值秋高氣爽的時節,便自嘲了句。

“白白裝了好些天。”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