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小道與二位爺素不相識,更是從未得罪過您兩位,我這算卦也從不算人生死吉凶,按說得罪不上兩位,為何非要如此咄咄逼人。”馬嵬剛抱著堆家當跑到巷子裡頭,回頭再度瞧見二人。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登時便嚇得手足無措,慌忙朝四周打量,可這小巷偏僻,壓根也無城中軍士駐守,隻得開口央求。

“看來你這道士倒是做了不少虧心事。”為首的矮小漢子揶揄道,“隻不過是碰巧遇上而已,若是你能同我兄弟二人結仇,那還當真算是不得了,起碼如今天下的道士,疊起來也不超過隻手之數,憂心作甚。”

說罷,二人便徑直走入巷中,後頭那矮漢抬手便扔給馬嵬一卷竹簡,“離了東山城,尋個好山好水的地界,好生修行這竹簡當中的道法,如今天下冇幾個正經道士,這起卦占卜的本事,你好生學學,總比成天坑蒙拐騙要來得好些。”

“江湖裡頭人人不易,可到末了,祖宗的能耐也得有人代代相傳。”

“小弟,當真就將此物這麼隨手送出?我觀這假道士心術不正,若是這道士壓根不願修行那起卦之法,又當如何?”年長些的漢子搖頭,似是惋惜自個弟兄將這卷竹簡贈與馬嵬,長歎一聲。

巷子裡頭秋風颯颯。

後頭的漢子聞言輕笑,“大兄多慮了,你我所做的事,隻不過是令這卷竹簡從手上傳將出去,至於能否在這天下流傳開來,何須掛念。那書卷之珍,即使這假道人不願修行,轉手賣與他人,又能如何。”

被喚作大兄那漢子低下眉眼,一言未發便走入巷中。

馬嵬捧著那捲破竹簡,愣愣立身於秋風之中,連身旁走過一位書生和一位少年,都壓根未曾在意。

“那道士手頭握著那本書,頗為不凡。”直到走入巷子深處,柳傾才緩緩開口道,神色卻是有些疑惑。此人甭管是麵相與氣度,皆是下下之品,況且那道袍穿戴甚至都是紕漏儘出,壓根便不似正經道士,為何掌中那竹簡卻極其不俗。

雲仲回頭,瞧瞧那道士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樣,好奇問道,“師兄咋瞧出的不凡之處?”

柳傾一向耐心得緊,攜少年邁步入巷間之際,口中緩緩道,“那也是因你內氣不足所致,若是內氣充盈到份上,將其運轉至雙目,自然可察覺此物有何不凡。這類術法喚作觀膽,方纔我瞧那竹簡的年份似是極足,再者內蘊流光,纔敢斷言此物不凡。”

不消回頭,柳傾便曉得此刻少年有些神馳意動,於是還未等少年發問,便先行說道:“小師弟切莫操之過急,先行將內氣養到初境滿溢便可,無需如此急切。”

少年聞言點點頭,“是這個理。”

“小小年紀,心性還算湊合。”巷子深處有人開口,聲如洪鐘一般。

正是先前立身城門樓之上那兩位矮小漢子。

其中一人對柳傾遙遙道,“你我同屬修行中人,不若過過手?”

書生還是不緊不慢的溫吞模樣,“萍水相逢,為何要過過手,如若是想要打架,長街之上起碼幾千位江湖人,為何專門挑在下?”

“打贏我二人,自是有好處相贈。”

“我家師父說,天上若是有餡餅,落到口中滋味也好不到哪去。”柳傾笑笑,“這好處,我可不要。師弟咱們換個地兒,此地並無什麼商賈。”

一道匹練刀光橫空。

書生隻是輕輕側了側身,隨後便將雲仲護在身後,雙目平視巷子底的兩位古怪漢子。

刹那之間,雲仲壓根未曾瞧見那道刀光朝何處而去,隻覺原本秋風微動的深巷之中,平地騰起一陣狂風。僅一道刀光,恐怕就比他於武陵坡借秋湖使出的劍氣,來勢更為浩大無匹。

“兩位若是如此行事,那便是壞規矩了。”柳傾並不回頭,自然也無視身後兩側被刀光剖開的石牆,雖說目光依舊瞧著平和,可隱隱卻有些鋒芒顯現。

“還是那句話,打贏便有好處可得。”握刀的矮小漢子笑道。

這時節,雲仲才騰出空來打量漢子一身行頭,卻見這兩位漢子,身量均是極矮小,雖說衣衫瞧著樸素,可隻瞧立身不動的氣勢,便覺並非常人。最為令雲仲不解的一點便是,那位打出一道如虹刀光的漢子,竟是以單手反握單刀。

即便身處江湖之外,躬耕地壟的百姓也曉得,反握器具極難運力,雖說江湖之上不乏反手劍式刀法,可終歸是勝在詭奇一項,至於力道,則是平白削減了數成,並不適宜武鬥之時。

“那若是打不贏?又當如何?”柳傾朗聲問。

握刀漢子呲牙,“那我兄弟兩人自然不可輕易與人好處。”

書生拽著雲仲轉身便走。

“在下認輸,那好處就勞煩二位好生把持,待到在下修行有成再取不遲。”

雲仲這纔有感,讀書人耍起無賴來,可比他這後生更為輕車熟路。

又一道刀光炸起,雷霆炸響,可街上並無一人朝巷子之中看去,似是壓根未曾聽聞到半點聲響。這一刀,柳傾卻是未躲,隻以袖口朝後頭一甩,就將這匹凝練至極的刀光生生甩碎。

“好本事。”握刀漢子眉尾一提,似是叫柳傾這一式看似雲淡風輕的摔碑手勾起了興致,又是遞出摧枯拉朽的幾道盛如潮水一般的刀華。

燦燦兮如烈陽。

再一再二,哪有再三的道理。

即使是柳傾一向的和善脾氣,卻亦是麵色有些陰沉,於是這身形極高的書生,將腰間書卷鋪展開來,背對數道刀華,輕輕捏了捏指節。

刀芒有七,叩指骨一回,去刀芒中三,叩指骨二回,去儘小巷刀芒。

原本刀芒沖天起,攜來天地無數風碎葉,二指過後,小巷之中落滿葉灰,紛紛揚揚,似雪如塵。

可南公山向來無吃虧的主兒。吳霜是如此,大師兄也理應如是。

矮小漢子出手三回,而柳傾隻出兩式,如今仍缺一式未曾歸還。

起陣如流水,疊指亦似潮。

書生叩了第三回指。

於是半座東山城,便有無數陣中氣扶搖而上,虛影之中,憑空又起一座東山。

謂之東山再起,最為適宜。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