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長街當中那位衣著堪稱怪異的漢子,無端之間便發覺自個兒背後那柄巨刀有些發輕,於是便蹙起眉來心中惴惴。

自個兵刃的分量,他可是再清楚不過,多年來晃盪江湖,折在這刀下的江湖人當真不在少數,直殺出了個赫赫名聲。一來是漢子膂力過人身手不俗,二來便是因這柄重刀勢大力沉,常人兵刃,更是難以攖鋒,即便僥倖攔下幾招,臂膀虎口亦被震得痠麻,再難有招架之功。

但凡是行走江湖的都曉得一點,撞見天生力大如牛膂力超凡的漢子,即使是招式比之精妙數成,也未見得能討到半點便宜。說不準二者結結實實對上一招,渾身都得震得脫力,難以再戰。

大元部漢子天生神力者極多,至今也未有人曉得究竟是水土養人,還是因大元部牛羊極多,稚童打小終日茹毛飲血所致,大元部走出的漢子,大都高壯雄健,形同熊虎。

可眼下這漢子卻覺得後腰間那柄重刀越發輕快,如揹負片鴻毛一般,心下登時駭然得緊,再回頭,卻是瞧見黢黑重刀無端從背後升起,連同係在胸前的繩釦一齊朝上而去。

於是長街中眾目睽睽之下,如一尊鑄塔般的漢子,便隨身後那柄近乎一人多高的重刀,一併離了地。

街上人聲登時沉寂下來,而後嘩然驟起。

單憑這漢子膀大腰圓的厚重體格,分量恐怕便有常人兩份,再添上背後那柄瞧著便奇重的巨刀,怎麼也應當有個三百餘斤兩,此刻騰空而起,這得要多大的力道?況且這東山城中,何時出過能耐足矣隔空攝物的修道之人?

即便是無數知曉修行事的老江湖,也是叫眼前景象驚得通體冰寒,一時間再難出言。

滿滿人的長街之上,唯有屋簷之下一位書生神情自若,雙目平視。

秋風同街上殘葉如流水一般縈繞書生足旁。

“我比他強,是否也可以囂張跋扈?”

“換句話說,若是日後咱們比師父還要強出一線,是否就可以舍弟子之禮?”

“不能。”

少年答得毫不猶豫。

“天下哪有一人獨絕的道理,一山更有一山高,無外如是。江湖裡頭高手自然是有萬般好,可千萬莫要以此為人世最重之事。”書生摸摸雲仲腦袋,重新泛起笑意,“走,咱逛街去。”

柳傾笑意,並非是因為街中那漢子落地過後倉皇逃竄,亦不是因街上圍觀之人麵色極為痛快,而是他瞧見少年原本繃緊的雙肩,聽罷這番話過後,緩緩放了下去。

心神一動而萬物輕,心火一去則身形馳。

如是多年,吳霜都是如此教誨,而這位南公山的大弟子,也是如此做的,而今小師弟入門,他這當師兄的,自然要將師父講的理,一併教給自家師弟。

纔可謂之薪火相傳。

二人晃晃盪蕩,隨人潮走走停停,偶見稀罕中意物件,柳傾便會湊到攤前,俯下身子好生端詳一番,而後問道,“買不買?”

雲仲倒是苦笑搖頭道,“師兄啊,咱哪有銀子,師父臨行前也未多留給我幾枚銅錢,一路至此,身上早就冇半文錢,哪裡買得起這秋集之中的稀罕物件。”

“誰說冇銀錢的?”柳傾眨眨眼,“不然土樓夜宿,難道是師兄賒賬不成?咱家師父摳門,可師兄還是挺大方的。”

可少年窮苦慣了,即便是柳傾三番五次問詢,前者也隻是搖頭道不買不買,的確是叫柳傾有些愁。

“大兄,那書生的修為?”

“看不透,實在是看不透,方纔乍一看來,我還當是二境,可不知為何眨眼之間,又像是三境,再看反倒又變為比你我還深不可測的境界,浩如煙海,當真是怪哉。”

秋集熱鬨之時,自然無人在意城門樓之上,有兩位個頭極其矮小的漢子立身其上。

二人中麵相稍長那位仔細打量了打量遠處那位書生和少年,神色頗為好奇,“可那書生身旁的後輩,卻好似是實打實的初境,且在初境道上走得不遠,若要是那書生修為當真如此高絕,為何會身邊跟著這麼位境界如此差勁的後生。”

“不對。”年長之人略微眯縫眯縫雙目,又是道,“那後生周身劍氣極重,似乎並非如此簡單而已,雖說境界低微,可一身劍意已然近乎有形。”

“大兄的意思是說,今日咱們秋集一行的正主兒,就是這二人?”另一位身量極矮的漢子笑道,似是鬆了口氣。

“急啥,咱先瞅瞅這兩人的秉性如何,再做打算。”於是城門樓上兩道身形,悄然而逝。

柳傾原本攜雲仲在集市之中閒逛,此時卻不著痕跡地將腰間書卷取出,一手拉著少年,一手捧書。

少年瞧著路邊無數稀罕物件,自然是東瞧西瞅,雖說不願叫師兄出錢買上一件,可瞧瞧天下四海而來的無數良品,聽兩句周遭之人議論聲,也的確是彆有一番微妙心境。

人於鬨市窮巷,若是也可不生煩悶,心有逍遙,當然是難得。

柳傾瞧瞧少年東跑西奔的活泛勁兒,終是在麵上暈開好些笑意,於是任由自個兒的高大身量叫少年拽著四處亂行,並不在意被左右行人擠成皺皺巴巴的衣襟,神情極悅。

自家小徒弟,總算又有了些少年人的架勢。

在柳傾看來,這可比身懷潑天劍意,好上很多很多。

“小師弟,咱去巷子裡頭逛逛?聽人說巷子之中可是撿漏的好去處,常有人能在街邊小巷當中以幾枚銅板撿上不少好物件,此番難得碰上秋集,不如咱也去碰碰天運?”

“全聽師兄的,可要是懷裡實在不寬裕,咱看看就得。”

書生忍俊不禁,朝少年腦門上輕輕敲了敲,“得,看不起你家師兄不成?早先就說過這趟出行揣著不少銀錢,師兄可不是那等捏腫麪皮充壯碩的人兒,看上了甚,儘管跟師兄說便是。”

“不過回山過後,你可得替我做上幾回飯,咱家師父興許在外頭頗不在意口體之奉,可在山上時候,口刁得很呐。”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