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練劍已畢,少年將長劍插在腳邊,便跑到石亭當中,忙不迭問道,“依師兄所見,這劍招當中,有何不足錯漏之處?”

柳傾眨了眨眼,麵露難色,“實不相瞞,小師弟,我當真瞧不出其中好壞,隻覺得似乎殺意圓融滿溢,可灑脫之感卻有些不足,同咱家師父運劍時相比,好像還是差了許多滋味。”

師兄這話,倒是的確說在了點上,少年自認劍招已同師父演化時候,相近**成,可惜如今使出,雖說傷敵之威的確進步頗多,但全然不比跑山練劍時那般舒坦自然,休說什麼劍道神意,更是匱乏至極。

雲仲仔細回想一番,盤腿坐在柳傾身邊,沉吟道,“師兄說得的確是這一回事,可對敵之時,總求劍招精益求精,務必一劍送出便可傷敵,過於看重劍招,的確難以令神意難以寸進,可我如今這境界,又使不出什麼劍氣,至於劍意,我當真是不知應當如何打磨。”

柳傾雖是盤膝而坐,可腰背挺直之下,身量依舊奇高,聽罷雲仲這話沉思片刻,還是緩緩開口道,“師父他老人家口中的劍術劍意,我是當真一竅不通,不過既然我二人同屬一門,師父教誨,想必有些相同之處:當初為求陣法一門如何成陣,我曾在南公山上苦讀無數書冊,經多半年時日卻是毫無所得,所幸師父他老人家訓斥一番,這纔將生平首陣勾畫而出。”

“師父說,似我這般照貓畫虎,顯然不是正道所為,若再隻窺其形,隻怕將兩眼瞅瞎都未得真意,倒不如隨那著書之人而走,將自個兒比作寫書的那位,緩緩圖之,定有所得。”

“陣法這一門,講究難在開頭,若說精進一分所耗費的時日得有一轉春秋,那這起初構陣,冇準就得廢去冬夏數易,可叫師父這麼提點兩句,僅頭年我便構出了初陣。”

柳傾瞥見雲仲若有所思,還是補了幾句,“小師弟,不如練劍時候勿要將自個兒比作運劍之人,而是化作手上那柄長劍,刺削之間,自然能生出無數意氣。”

少年雙目越發明亮。

看得柳傾有些發毛,磕絆道,“那個,師弟啊,咱是不是先趕路再說?師兄一路以來也是腹中空空,咱吃著乾糧,而後先行上路如何?”

聽師兄這麼一說,雲仲纔將練劍的念想往後擱了擱,撓撓頭,便跑到車帳當中拿來些乾糧清水,送到師兄跟前。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雲仲吃過那枚梨子,腹內飽足,便尋思著使車廂當中的器具,在山坡當中架起,給自家師兄逮個肥頭碩腿兒的野兔補補身子,於是撂下水糧,同柳傾知會一聲,便徑自前去山中。

“這小師弟,可比二師弟好太多,既可明是非,曉人情,修行又是極刻苦,師父有這麼位衣缽弟子,可說是南公山門之福。”柳傾樂嗬嗬瞧著在山坡之上忙得火熱的少年自語道,可隨即又是皺起眉峰,“可這般年紀便懂得種種事宜,也未見得是好事,興許是年少失親,身上暮氣愁雲過多所至,倘若到了山上安頓下來,又整日囚於山中,鮮衣怒馬的年紀,豈不是白白消磨一空?”

“要不給小師弟物色個性子活泛的媳婦兒?”這話一出,柳傾自個兒都是啞然失笑,連連搖頭,“還是多帶著師弟下山轉悠轉悠最好,見見風土人情,遊山玩水,興許這年少性子就能慢慢兒養回來,不急。”

柳傾站起身來,朝少年方向走去,足尖連點,恰好讓過了雨後打得狼狽的無數碎金似得野菊。

遠空如碧玉方洗得罷,山間除卻兩白之外,僅剩一地碎鵝黃,似是山間有萬金散落。

山是金玉綠翠,水是清平彩釉。

縱有銀兩傾天,也難換得江山一角。

江山更有百景好,縱使楓中臥兒郎。

南公山大師兄,無端朝山下拜了拜。

秋風千裡送殘魂。

“今兒個晌午,徒兒自己琢磨了份新菜式,名為小玉團蓮子羹,還請師父嚐嚐滋味。”

南公山後頭,一位穿黑袍的胖子灰頭土臉打屋中鑽出,手上捧著碗焦黑如碳的羹湯,顫著渾身似潮滾動的渾身碩肉,跌跌撞撞便跑到正堂。

於是在正堂當中端坐運氣的吳霜,眼皮也隨著自家二徒弟那身肥膘,緩緩跳了跳。

“老二啊,你讓為師如何說你是好,雖說曉得你一片心意,可你這手藝,為師的確是覺得難以張口,甭提嘗上一口,即便是瞧見都覺得這玩意兒不是給人吃的,為師如何下嘴?”

這些日來,吳霜的確清減不少,就連麪皮都單薄下來;倒不是因前陣子傷勢過重,而是因自家的二徒弟將庖廚掌在手中,每日的飯食皆是奇形怪狀,令人難以下嚥。

餓到極時,吳霜便隻得跑到南公山間逮兩隻肥兔,到他這境界,雖說已然可辟穀多日,可吳霜仍是覺得腹中空空落落,滋味不爽。

胖子一聽這話,麪皮登時便垮下來,擎著羹湯淒慘道,“師父,徒兒可是大清早便跑到後頭,廢好大勁纔將數種藥材擺弄成團,再擱到羹湯裡頭,雖說模樣慘淡,可這滋味卻是極好,如若師父不信,徒兒現喝一碗就是。”

說話間這位便將那碗黑糊一股腦灌到口中,抹抹嘴道,“師父,您瞅瞅,這滋味當真是極好極妙,若是您想來一碗,徒兒立馬便去再乘上碗新羹給您嚐嚐。”

吳霜瞅著自家這二徒弟唇齒當中殘餘的黑羹,登時便想一劍砍了這孽徒。

“說起來,你師兄應當此刻已經抵至頤章邊境,不知你那小師弟,劍練得如何了。想來半路上將自家小徒弟撇到商隊當中,以他那性子,非得在心裡將我罵得狗屁不如。”吳霜搖搖頭,心中亦是無奈。

算上山下那位三徒弟,自個兒山門裡頭這幾位,恐怕隻有老大柳傾算是中規中矩,老二雞賊心思活絡,老三又是個終日同人爭鬥的主兒,實指望著自家小四也同他大師兄一般,可到頭來,屬這小子嘴皮兒利索。

瞅瞅自家二徒兒那仍舊有些期盼的神色,吳霜緩緩長歎。

“你倆要再不回山頭,恐怕來時,便隻能瞧見師父的排位嘍。”這位平素有劍仙之稱的南公山之主,從兜裡掏出一枚碎裂的銅錢,甚是感慨。

幸好此番未曾死在山門外。

所以老大還能掐陣,老二還能做些古怪飯食,老三還能在山腳下觀書行氣,老四還能罵句死胖子。

固巢之中,數卵皆完,天大好事。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