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中州,齊陵與夏鬆兩國交界處,有這麼處碩大的坑洞,大抵得有個數十裡寬敞,深不見底,向來是罕無人煙,單說兩國均是不約而同將這處地界讓到國界之外,便是有些耐人尋味。

原是這坑洞亙古長存,即便從千百年前的古籍當中,也可找見這坑洞的記載。這洞極為古怪,但凡墜入坑洞之物,均是無影無蹤,即便將一枚幾人合抱的奇重巨岩填到裡頭,亦是半點墜地聲響也無,就好似這坑洞無底兒一般,甚為怪異;偶爾有走獸失足跌入,嚎叫聲也可傳出許久,直到微不可聞,也無半點墜地的端倪,久而久之,人們也是下意識繞開此地,鮮有人前來此處。

前朝有這麼兩位不信邪,偏要前往坑洞邊上瞧瞧,一位是修為甚高的仙家弟子,一位乃是個遊覽天下名勝並繪製圖卷的閒散人士,二人一拍即合便前去坑洞處探尋一番,順帶瞧瞧這坑洞究竟有何神異之處。那位三境的仙家弟子先是禦空而來,抵至孔洞當中,卻是無端叫那孔洞吸扯下去,慘號傳出許久,卻是無人能救。

那位專司繪製圖卷的好友叫眼前景象驚得神魂皆喪,返家過後瘋癲數年之久,才緩過勁來,將那張縱貫天下的圖卷補齊,過後便一命嗚呼。

自打這以後,人們便沿用了那位繪圖之人的叫法,管此處叫做天坑。

天坑,取天險難違之意。

而此刻天坑之外數裡,卻是來了這麼五人。

這五位的打扮行頭極為怪異,有身穿蓑衣倒提一條扁擔的,有舉著根樹杈且身穿紋雲道袍的,服飾各異,手中物件也是各異,圍坐在一塊臥牛石旁,閉目不語。

還是位身穿短褐,手提一枚釣竿的老人率先開口,“諸位好久不見。”

“誰願同你碰麵,若是我未記錯,上回咱這五位相聚於一處,還是十來年前吧?若非那混小子過於跋扈,我倒是情願幾十年都不見你這老雜毛。”那位肩頭橫著扁擔的漢子抽抽鼻翼,麵色甚是不屑。

“甭這麼說,各位都是五絕之一,作為五絕之首,老山發出這五絕令,自然有他的道理,稍安勿躁就是。”手上舉著枚樹杈的道士朝漢子笑道,“千萬莫要衝動,你瞧老山的境界,十年不見,又是瞧不出深淺了,到時候你要想同他比劃比劃,我可就袖手旁觀了。”

另一位瞧著像是稚童的也是晃晃腦袋打岔道,說話聲極為清脆,“我說老劍癡,咱這群人裡頭,十年以來屬你和老山收穫最豐,一個是收了位千百年難見的劍道胚子,一個是境界踏雲直上,當真是看得我等眼饞,你若是今兒個不拿出點私藏的好酒分給我等,估計就得捱揍嘍。”

道士聞言爽朗一笑,“那可是,我這徒兒可是找了大半天下,才從犄角旮旯中撿回來的,若是不出岔子,我這一身所學,估摸著都得傳與他嘍,再過個一二十年,天下便又要多出來位人物,到時將你這位子擠了,可彆埋怨我。”

稚童揪揪腦門上兩枚小辮,惱怒道,“乾我甚事,要是頂也得頂你的,徒弟繼承師父位子,這不應當是理所當然?”道人笑著告罪兩句,說隻是玩笑話,千萬莫要放在心上。

話雖如此,可在場之人心頭皆是微微一震。雖說幾位都是五絕之一,可平日裡頭並不是同進共退,乃至事關天材地寶之時,還要起些難調紛爭,傳衣缽這等大事,顯然不可隨意亂語。道人既然敢坦坦蕩蕩將這事公之於眾,要麼是自個的境界又有抬升,要麼便是這徒兒的天資,比眾人想得還要妖孽幾分,道人衣缽,隻怕不消多久便能儘收囊中。

眾人各懷心思之際,老山撐起釣竿,緩緩開口,“各位你一言我一語,當真是讓我這老人家聽得雲山霧罩,敘舊之事,待到過後遲些再表不遲。”此話一出,周遭幾人談話聲便冷清下來,老者見狀笑道,“今日請各位相聚於此,原因有二:一來是那北煙澤近年有些怪異,當中日日水澤翻滾,妖氣橫行。我等作為天下修道中人絕顛,雖說未見得是當之無愧的天下修行境界前五,可也算得上修為不弱於人,北煙澤之事管與不管,諸君請自行決斷。”

說罷老者取出黑白棋子各五,一一交於眾人,隨後繼續道,“黑子,我等五人儘去往北煙澤止住禍患,白子反之,諸君若是想好,且將手中子置於臥牛石上便是。”

道人先將手中白子置在石上,淡然道,“此等傳道授業的節骨眼,我自然是抽不開身,倘若我家弟子將道統繼承完備,再前去管這檔事不遲。”

稚童緊隨其後,把白子壓在石中,眯縫起雙目道,“我這垂髫小兒就不前去添亂了,各位叔伯若是想去,晚輩定當為各位開碑立傳。”

“我向來不沾葷腥,且毫無水性,路遇水澤,那可是向來不願看上一眼。”扛扁擔那漢子沉聲道,將一枚白子扔在石上,隨後便合上雙目。

自始至終,五人裡有位黑袍覆麵之人,一直也未出聲,而周圍幾人似乎也曉得是怎回事,並無人前來同這人搭茬。

那老者遲遲不見黑袍裹身那位的動作,於是率先開口道,“既然諸位已然有了決斷,那老朽也跟上一子。”隨後便拿那枚白子擱在臥牛石當中,朝那位最末之人看去。

隻見那人拋出一枚黑子,穩穩嵌到石中,隨後開口道,“本座也不想去,不過一向獨喜黑棋。”

周圍四人包括那名老者在內,皆是微微皺眉。

“這位,想必就是誅殺百裡犽,取而代之的那位新五絕,聞名不如見麵,果真是後生可畏。”

道人輕輕抬了抬樹杈,臉上卻依舊是笑意不減。

“五絕的規矩便是能者居之,有這麼位行事無忌的年輕人,估摸著也能給咱們這四個老邁之人,提提精氣神,好事。”

老人看向前者手中樹杈,搖了搖頭,隨後從腰間拿出塊紋路極為樸素的腰牌,顫顫巍巍遞給黑袍人,笑道,“南漓毒尊,於前日誅殺槍戟宗師百裡犽與其衣缽弟子,毀其山門仙府,今日歸入五絕當中。”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