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未見雲亦涼有何動作,桌案卻是已然儘碎,無數木茬於半空當中化為齏粉,飄飄灑灑,落在男子腳下。就連那隻方纔極為愜意的青雀,都給驚得滿屋撲棱雙翅。

“老雲,稍安勿躁。”那位矮小男子沉聲喝道,掌心有數道金光起伏,隻因他瞧見雲亦涼臉上,橫生出不少根根血紅紋路,&先將心中所述講來便是,勿要輕易妄動火氣,你自個兒的身子骨,難不成自個兒還不曉得?&

雲亦涼扶住座椅,狠狠皺了皺眉,才使得麵孔當中的紋路褪去,緩和好些時,才嘶啞開口道,“暗線來報,說雲仲在齊頤邊界武陵坡處遇襲,原本商隊當中三四十口,皆儘死絕,所幸雲仲師門來人相救,否則,怕是也得同那商隊死在一處。始作俑者,便是齊陵章家。”

矮小漢子亦是皺眉,“齊陵章家,怎會同你家雲仲粘上乾係?是不是那暗線情報有誤,將此事弄得混淆?”

雲亦涼緩緩坐下,依然是眉峰緊鎖道,“恐怕冇那麼簡單,早先他師徒二人經采仙灘時,我便收到一封密報,說是齊陵章家庶二子章慶已死,我猜此事與雲仲那位師父,擺脫不了乾係。”

“這倒是有些難辦,”矮小漢子歎氣,“雖說我與那位齊陵天子有些關聯,可這事終究是雲仲師父出手在前,再說那位齊相在位時日,行事精細詭秘,算無遺策且城府過人,隔著個上齊,若是我想出手針對那位齊相,恐怕還是有些力有不逮。再說,你雲亦涼認同的師父,怎能是凡俗之輩,怎能撇下一個不過十三四歲的半大小子隨商隊而行?倘若真出了差錯。他這當師父的,又有何顏麵消受師父二字?”

歇息半晌,雲亦涼麪色才由蒼白轉為紅潤,此刻招手,將那在軍帳中亂飛的鳥兒馱在指尖,輕輕歎道,“家家有不易,我聽聞雲仲那位師父,前不久受創極重,先是以低境抗了那位南漓毒尊的傾城蟬,而後便被一位名不見經傳的武夫傷了元氣,險些釘死在南公山崖上,恐怕撇下雲仲的緣由,便是如此。”

“雲仲師父的名聲,我的確有所耳聞,當年搶了一位退隱山林的道首弟子,卻冇想到經他之手,卻是令那位天資異於常人的入耳境界更上一層樓,提前摸到了三境的門檻。光從這來看,這師父應當是不賴,我又怎能去怪罪。離家多年,恐怕雲仲都有些不認我這個當爹的了,將子嗣托付與旁人,哪有臉麵去怪罪。”

矮小漢子聽聞此話,也是默不作聲,起身拍了拍雲亦涼肩頭,長歎一聲。

北煙澤,豈止是將人阻隔千裡,陰陽相隔,在這澤岸當中,也隻是尋常不過的事。

瞧瞧帳外的滾滾濃霧,雲亦涼緩緩道,“有朝一日找出那些個興風作浪的妖物,我定當親手將其格殺,至於章家,這筆賬我權且記下,待到來日騰出空來,我自當上門領教。”

“這樣最好。”矮小漢子點頭。

軍帳外頭吹角起伏。

北煙澤浪潮無端便翻滾起來,隨濃霧一併壓上堤岸。

軍營當中原本了無生機,可這吹角聲起後,登時便從軍帳當中走出無數人來,雖說服飾各異,手中兵刃更是迥異,可目光當中,儘是決然。

大潮拍岸,影影綽綽。

吹角聲連綿起伏。

雲亦涼握緊雙拳,一步便跨出軍帳,迎向潮頭,舉拳便砸,身後那矮小漢子更是從掌中扯出數道金光,刹那之間對潮頭打去。

北煙澤死士萬千,儘為修道中人。

少年一覺醒來,便覺天光大亮,瞅瞅身邊已然收拾齊整的被褥,便曉得師兄已然起了早,再朝車廂後頭一瞥,隻見無數雜亂酒罈,已然被自家師兄扔出車帳之外,車帳當中,拿眼望去極為利索。

雲仲登時便有些慚愧之意,再看看昨晚留下的那隻梨子並未動地,便有些更為不好意思。

昨日柳傾遞給他這兩枚梨子,顯然不是凡物。少年原本在那些齊陵軍卒打鬥之際,左右肩頭各中兩枚飛梭,雖說少年曾中過傾城蟬毒,對上這些個殘毒並不算狼狽,可梭上劇毒綿延至體內各處,依舊是有些難以抑製。

可自打雲仲將那枚梨子吞到肚裡,各處流竄的餘毒便消失一空,不再有絲毫不便之處,就連身上些許表傷都癒合如初,少年才曉得那梨,當真不是凡物。

他卻不知,那兩枚梨子,自家大師兄揣了一路,即便是禦空趕路過快,致使衣衫破損,柳傾也未曾將梨子磕破一絲外皮。

“師弟啊,要不咱收拾收拾上路?咱家師父在山頭上,可早就等待不及,再說你二師兄那燒飯的手藝,的確是叫人難以下嚥,不如早些啟程上路,也好留出些功夫,轉轉頤章當中一些個風土人情。”

雲仲走出車帳,便見那高個兒書生盤坐在石亭殘址邊上,閉目開口道。那石亭顯然早已被昨日柳傾陣法擊毀,叫人看不出石亭原貌,可柳傾盤坐當中,卻是無端叫人覺得,這堆殘破石頭,原本就該是一座靜謐至極的石亭。

這等古怪知覺,除卻自家師父之外,雲仲隻在那位鶴髮童顏的老道身上才窺見過一二。

少年一時間忘語,半晌才一拍腦袋道,“大師兄,今兒個我還未練劍行氣呐。”

大師兄睜開雙目笑道,“那就練練再說,出武陵坡幾十裡就有家客店,咱到那過後再尋思點吃食不遲,正好師兄也藉此機會,瞧瞧你這一路上課業如何。”

於是石亭外頭,少年練劍,書生在一旁盤坐觀瞧。

秋風坦蕩,自武陵坡吹拂而下。

石亭破落,並無大士落筆提文。

少年掌中並無神兵,長劍隻值丁點銀錢,身上衣衫,已然穿了許久,尚未捨得換。

書生不讀書卷,隻是盤足坐在不遠處,衣裳換洗得發白,袖口破碎,衣襬破爛。

然所謂道韻天成,不外如是。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