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梁校尉點點頭,也是朝坡上擺擺手,權當同人打個招呼,而後便不再去看武陵坡上,轉而打量那麵上覆甲之人綁紮弓柄。

“順應掌心紋,豈不是拿捏時候更為舒坦?為何偏偏要縱向裹住弓柄。”校尉突然發問。

覆麵甲之人手頭不停,“這問題就好比為何立長不立庶,乃是高人定的規矩而已,哪裡管舒坦與否,皆是為戰時可拿捏得穩而已。”

“方纔你不還說豎好吃橫難嚥?”校尉冷笑。

“這可不是一回理兒。同掌心紋路方向相異,可令握弓時運力與布條方向相異,橫生出許多穩固之感,然而卻是極易將掌心磨爛,故而要常搽油,令弓柄布條順滑一分。”覆甲人倒是淡然,將這番話娓娓道來,便不再言語,安心纏著布條。

“所以,你便是那護柄之油?”梁校尉開口。

“真要這麼說也冇錯,那位掌中刀劍無數,至於我,姑且連刀都算不上。”

“這地界連同咱們在內,統共不過三兩商隊而已,眼下還得順次而入,當真是氣煞個人。”老三斤同齊陵守軍商議過後,轉身便走,滿麵怒容道,“我等走過數回武陵坡,何曾聽聞過這等規矩?倘若是耽擱過久,秋集的大好位置,豈不平白讓與他人,當真是可氣。”

一旁的韓席剛洗過雙手,見老三斤此刻青筋暴跳,連忙上前寬慰道,“莫要過於憂心,地角如何對於秋集而言,向來影響不大,再說距開集時日並不算短,晚幾個時辰而已,想來也不至於延誤了期限。再者我聽聞每逢秋日之初,頤章必有練兵之舉,恐怕分時辰入武陵坡,也是同此事有關。”

當家的不知何時也從車中走下,拍拍韓席肩頭笑道,“依我看他這是大發邪火,小唐這一走,雲小子也快了,這商隊當中兩個合得來的少年郎各自上路,咱老三斤的跳脫性子反倒更是覺得興趣缺缺,這才發如此大的脾氣。”

韓席忍俊不禁,笑得肆無忌憚,“三斤老哥這歲數也該尋思著歇歇腳嘍,討個婆娘生數十小子,豈不美哉?總不能如此多年下來,總是跑到軟玉樓裡頭泄火吧。”

“你小子淨放屁,我一把老骨頭,可是比不得你們這幫年輕後生,哪回逛勾欄不是你們第二天萎靡不振,腦瓜上頂著兩枚烏棗似的眼仁?再看看咱,那可是一向神采奕奕;姑娘雖好,可我老三斤曉得輕重緩急,不像你們這些個後生取樂無度。”

“聽著冇,這老頭變著法兒的寒磣咱。”當家的撇嘴,相當不屑,“原來咱老三斤修行的乃是內家拳法,功夫不見得比誰高出一截,雙錘使得稀鬆平常,可唯獨兩顆腰腎碩大如鬥,佩服佩服。”

三人胡侃一通,倒是令原本神色怒極的老三斤麪皮緩和了不少。又嘮了半晌,喝過幾口守軍那幾枚銅子買來的菊酒,便各自回去打點行囊,順帶著捋捋貨物是否齊全,省得臨行時候再出什麼差錯。

眼看著天色將晚,雲仲藉著暮色舒了舒筋骨,又在地勢較高處朝南張望了半晌,還是向車廂之中走去。

數日來秋湖連番令他經絡受創,直至隨隊抵達武陵坡,經脈傷損也未曾痊癒,再經這兩天反其道而行,顯然叫少年冇法繼續苦熬下去。

原本晌午練劍,夜裡行氣,自從入得商隊以來,少年已然習慣如此,可這幾日硬喝酒水所致,再以亂拳震盪胸腹,更是叫雲仲再也無出劍的能耐,更休說夜裡行氣,壓根不能妄動半分。

眼下已到了頤章地界,少年本來尋思著即便師父脫不開身,總能遣來個師門中人領路,也好儘快抵達師門山頭,尋個法子將體內這柄破劍壓製一二。可事到如今,卻是半點訊息也未曾收著,打南邊而來的鳥雀,更無一是錦鳥。

雲仲抬頭,一時頗為無語,“師父,你老人家也忒不靠譜了些,就算是不打算接引廢柴徒兒上山,總也得提前告知一聲山門在何處吧?這頤章裡頭人生地不熟,使劍的雞賊胖子更是多得如過江之鯽,你讓徒弟上哪找去?”

少年愁得腦門都近乎大了一圈,可依舊是無可奈何,將厚袍搭在身上,孤臥無眠。

第一支商隊打天擦黑時候入武陵坡,磨蹭良久,待到雲仲這支入頤章,已然近乎頭更時分。

若隻是讓眾人夜裡趕路那倒好說,可天上層雷滾動,過不多久便降下雨來,壓得車廂更是難以行進。武陵坡雖然是畫簷山嶺之中最為低矮的一處,可即便相較其餘山嶺低矮些,也並非是一時半會便能隨意翻越的地界;更何況商隊中尤以馱馬貨物居多,山雨驟降,在平地當中奔行迅捷的馬蹄,踏入泥濘山路裡,就連常人腳板都不能比,速度自然就慢了下來。

商隊前半段有當家老三斤坐鎮,自然是穩妥,可唐不楓已然離去,後半段便僅剩韓席一人維持商隊行進秩序,雲仲雖說有心相助,可經驗著實相比韓席欠缺不少,說破大天,也不過能幫扶一二,起不到什麼作用。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話甭管放在何時何處都極適宜。

偏偏此時忙著趕路的時節,真個出了幺蛾子。商隊當中貨物大都擱置在車廂當中,由二馬同拉一車,車上無人,隻由管轄之人手擎長鞭驅趕,免得馬兒受驚或是走了岔路,令一車貨物有損。

那位精瘦後生與老呂兩人便是輪班押車,一早一晚,輪流駕馬擎鞭看管貨物,拽車馬兒亦是老馬,故而不需過於費心,兩人這日子也算清閒。

可有兩匹馬兒今夜卻是不知犯了什麼瘋疾,興許是雷雨交加,令這兩匹年紀較幼的馬匹有些膽怯,任憑兩人呼哨嗬斥,這兩頭受驚的馬兒都是止步不前,立身原地嘶鳴不止。

精瘦後生胡亂抹了抹臉上傾瀉而下的雨水,激靈靈打個寒顫,怒罵道,“平日裡也冇見這兩頭夯貨出甚岔子,怎個淨在這等節骨眼上犯病,當真是可惱。”

ps.出差差不多結束了,最近忙於應酬喝酒,忙得厲害時候,一般都是半夜喝完酒吐舒坦了,再扛著顆昏沉腦袋碼上幾百。

劇情考慮得也是不周到,可能缺失了點看官老爺們最愛的打戲爆點,近幾天在醞釀,差不多等到週末就能出爐,還請稍安勿躁。

簡單聊聊劇情:雲仲已經到了頤章邊上,可師門中兩位師兄和吳霜都冇來,在此賣個關子,來與不來,什麼節骨眼來,大概看過週末的更新就能曉得一二,不做贅述。

唐不楓陪著媳婦“度蜜月”,其實也早就在情理之中,從前頭也能瞧出來這位年輕刀客,其實在商隊也呆得有些膩歪。人生冇幾個十年,總在商隊裡頭待著,對於一名風華正茂的江湖兒郎來說,離開也是遲早的事。

近十章先說師德,再說江湖,可能冗雜對話裡麵有些詞不達意,但大致意思,應該都囊括在裡頭。

大概很早和朋友吹牛打屁的時候我就說過,想寫一個挺豐富的江湖,有國戰奪嫡,江湖幫派,各個臆想或是真實存在的行當,寫各行各業,寫萬家燈火秋水長天,乃至各國各地的風土人情,房屋建築,寫江湖兒郎江湖義氣,寫灑脫飄然,寫好多人的故事。

當然還有將自己二十二三年來印象比較深刻的一些小道理小理想,乃至一些小遺憾,一併放在裡頭,燴成一鍋滋味不知如何的亂燉,可能鹽啊醬油之類的放得不合適,不過起碼葷素花樣挺多。

酒劍是本意外之作,事先冇什麼詳細的大綱細綱,雖說吃了不少苦頭,可還是蠻喜歡這種想到哪寫到哪的感覺,一點靈感,便可以塞到其中,力求麵麵俱到,少有馬腳。

洋洋灑灑寫下來,權當是酒勁上頭以後的種種感觸,以後不再多講。

來日方長,諸君且徐徐行之。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