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若是積疲已久,定當安眠許久,睡得自然酣爽。

尤其是那些風聲鶴唳的敗軍武卒,與惶惶不得安的行腳商賈等數行數業,休說要什麼被褥,即便身處顛簸馬背,照舊可小睡數次。

傷筋動骨,四肢百骸更是令人不由得將眼皮耷拉下來。

雲仲此刻便是傷損了筋骨,外加周身奇經八脈受挫,照理說當務之急,就是睡個飽足。而天不遂人願,自雲仲打城主府回房,睡得極差。

原是迷濛之中總有人在他耳邊絮叨些什麼,雖說聽不分明,可那作作索索之聲總在耳邊縈繞不絕,使得少年不厭其煩,不由得便將雙目睜開。

眼前哪還是漠城,分明是片風景極秀麗的山麓,層林漸起,於山間小路起伏連綿。樹冠之上有粉黛繁花漸吐,錯落起伏當中,好似花魁手中撲閃的輕羅粉扇,由淺而濃,似在山間暈開一片南漓小孃的小袖羅裳,款款腰肢,晃得人眼仁兒都難以挪開半點。

有小片村落點綴山麓,苔痕上茅屋,炊煙入雲霞,鼻翼撲開,刹那之間泥土滋味便浩浩蕩蕩灌入五臟六腑,攜花香炊煙,更多出些莫名的悠遠自在。

端的是神仙居所。

少年麵前多出來位負劍之人。

不知怎的,少年就問起那位負劍之人,何為劍意,卻不想那人朝背後長劍指指,說這就是劍意。

少年問若是境界低微天姿差強人意,又當如何是好。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那人笑笑,說經脈細窄雜亂又能如何,還礙著你練劍不成?蛟龍走筋猛虎健骨,眼下既然手頭有劍,為何不以劍氣錘鍊錘鍊經絡,使之堅韌寬厚?

再往後,迷濛夢境之中,有一劍騰空,穿雲而走,直至冇入九重高天。

劍身通體剔透如湖藍,上綴無數金斑。

就如同湖色秋光瓦藍,再映以湖水兩邊秋樹黃葉。

少年神往。

那人問少年,想要不。

少年搖搖頭,又點點頭。

正如天下並無半個老農不愛黃牛一般,天下劍客,哪有不愛劍的。

“相見即是緣分,送你便是,想來那老鬼舉薦的後生,身上定是有我年輕時候的一絲瀟灑仙神氣。”負劍之人生得麵若冠玉,風采極盛,此刻卻是撓了撓胸口,朝少年擠擠雙目。

不料少年卻絲毫未給他留半點麵子,朝地上一躺,“前輩就莫要調笑晚輩嘍,天下既無鬼神,隻不過是在夢境之中,晚輩即使有心厚著麪皮接劍,大夢初醒,不過還是一場空,為何還要去接。”

或許是訝異於少年的淡然,那人也隨少年躺在地上,稍稍將聲音拔高了兩分問道,“難不成您乃是返老還童的當世聖人?”

少年不明所以,隻以眼神詢問。

“若非聖人,怎能知曉天下並無鬼神,又怎能將快到手的福澤氣運推得老遠。”那人隨口叼住一團馥鬱花草,興許是那花兒根節帶刺,又忙不迭從口中吐出,滿臉晦氣。

“前輩可不像鬼。”

“嗯,油嘴滑舌這點也不賴。”

那俊朗之人大笑,“看樣那老鬼這回的確冇打誑語,你這脾性與我甚是相合,不過還是不夠貪。”

要曉得,這位爺可是當初占儘天下便宜的貪心祖宗。

“隻可惜叫人捷足先登引入了師門。”這位風神俊秀之人言語一轉,感慨道。

隨後少年便覺得眼皮越發沉重,分明能察覺到此刻置身夢境之中,卻又是睡了過去。

恰似黃粱夢黃粱。

可少年經脈之中,無端鐵馬踏冰河。

城主府之中,老人正盤膝打坐,似乎這位一城之主平日裡除卻說書,再無其他偏好。

“老東西還活著呢?”一位容貌極佳的年輕人自老人身後繞出,嬉皮笑臉地敲了敲老人腦門,似乎是在試探一顆不知生熟的西瓜。

這人極自來熟,隨手捏住個蒲團便扔到老者身邊,一屁股坐下,順手還撣了撣衣袍外掛著的濕土,大抵是不小心,將一抔濕土抖至老人鞋麵。

老人不為所動,緩緩張口問道,“那小子如何?”

年輕人一聽這話,登時便有些眉飛色舞,排著大腿叫道,“那是相當對脾氣,且單論修道途中的天資,那可比我還差勁幾分,本座的功法不愁他天資鄙陋,就愁他天賦異稟。”

這下反而是老人有些咋舌,便不再追究方纔年輕人拍大腿時撣出的土灰,饒有興趣道,“咱們那輩分的修界,有誰不曉得你那潦倒愚笨的天資?足足用了十五載才邁入二境,稱之為修界一絕都不為過,比你都差,那還修個屁行。”

“老貨,揭老底可非英雄所為。”

“老無賴。”

“我一劍戳你個透心。”

“我一掌拍你個斷骨。”

年輕人忽然笑了,神色之中儘是舒坦。

待到百年後,還能和這老王八罵上幾個來回,那可當真是福分。

老人笑罵畢了,眯起雙眸瞅著這位年輕人問,“有多差?”

“要多差有多差。旁人無論境界高低,總歸經脈還算大抵相同,而這小子的經絡,多如牛毛,本來應當凝練成一根的大脈,到他體內竟化作無數細小雜脈,且排布雜亂不堪,當真是差到家。”年輕人亦是感歎不已,更是有些疑惑:憑少年如此差勁的天資與經絡分佈,究竟是如何邁入初境的?當年要是老天給他這身衰敗至極的奇經八脈,估摸著也難踏入修行,最多不過是在江湖上當個尋常劍客,不知哪天就叫人砍死,更彆提什麼拾級而上。

修行都難,何況開創一門赫赫聲名的功法。

“保不齊有何奇遇,管這作甚。”老人聲音漸漸低沉下去,神情又是落寞數籌。

天底下古往今來,哪有幾人能一眼洞穿經脈排布呢。

他這位老友,自打五百道劍氣消逝一空的時候,恐怕就註定再難現世間。

“蒲團已經很老了,我也是,恐怕再冇機遇認什麼至交好友。”老人的確已是皺紋堆累,地上的老蒲團,終會緩緩化作一抔木灰。

“老阮,早知如此,當初何苦呢。”

年輕人笑笑,將身後揹負的長劍甩出門去,慢悠悠地朝老人作了個揖。

一揖及地。

“我輩之人,雖錘擊雷鑿,亦難折腰。我自認一生坦坦蕩蕩,又多逍遙,可唯獨不願見清史有汙跡。”

“老頭子,記得讓那小子時常寄信來,也好給我瞧瞧。”年輕人邁步便走,漸漸消散於天地之間。

“多多保重。”

遠在彆處的少年翻了個身,輕輕撓了撓肚皮,遂接著睡去。

雖無一劍朝天去,卻有萬芒入夢來。

(突然小區停電,手機隻剩一點電,不改了,趁早發,快熱死了tat)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