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酒劍四方人世行劍第一百二十九章不妥不妥如此多的高背駿駒如雲而至,聲勢浩大至極,引得商隊眾人皆是心中震盪。行走天下,怎能全憑一雙肉足,故而馬匹自然而然就成了寶貝。前兩日水囊見底時,許多人瞧見馬兒那副蔫頭耷腦的架勢,大都是將水囊中所剩無幾的清水勻出一份來,先緊著馬兒喝上兩口。

出門在外,馬匹即是性命所依。所以商隊中人無論年紀長幼,多少都曉得些相馬的小手段,眼光興許高低不一,可總也能從寬泛處瞧出馬兒好壞。

眼前這足足上百匹馬兒,毛色鮮亮靈動,周身上下除卻蹄足,均是無半根雜毛,雪白如飛雲及地,端的是神駿難抑。甭管以耳後眼縫還是蹄肚齒口,以相馬之術來看,這百朵飛雲皆數得上為數不多的寶馬良駒,教看得眾人眼熱。

而街道兩旁的百姓見群馬飛騰而至,並無半點驚慌之色,倒是歡喜得很,不論垂髫小兒還是老叟婦人,亦或是容貌俊秀的少年郎,皆是一副歡欣之色。

那帶路的漢子亦是坐在一旁歇息,見商隊上下皆是一副不解意味,更有不少眼中帶有驚慌著,於是“諸位莫驚慌,這百十頭奔馬皆是城中百姓所養,可老城主吩咐,莫要叫馬兒終日錮在廄中,雖說這百十頭馬兒不屬一家,不過也不可將馬兒憋壞,倘若失卻了在風沙之中掙動的能耐,估摸著也是對於馬兒有害無利。“

一席話過後,眾人這才明白,感情這眼前這群雄壯大馬,大都是城中百姓所養,更是令感謝人嘖嘖稱奇。

畢竟常言道老馬識途,可處於這等常年無人出入的偏僻角落,馬兒能自行歸家,當中難易,想必無須贅述。

方纔與眾人交談時,漢子自報家門,稱自個兒姓沈,單名一個界字,字可疏。

沈界轉向雲仲三人又道,“三位若是歇息飽足,便可隨我一同前去城主府中一敘,至於商隊當家身子有些抱恙,我已請人將他帶去城中醫館調養,無需掛念。”

三人聞聽此言,雖說覺得多加叨擾有些不妥,不過既然城主開門放行,那便是救下了商隊三五十口性命,怎得也得見上一見,同城主道聲謝纔是。

至於提及當家身體抱恙,雲仲唐不楓雖說亦是憂心,不過也隻當是文人身子骨薄弱,連日渴涸顛簸有些疾症,也是在所難免,便不再多去理會。隻有韓席一人聞言微微一怔,卻又很快掩飾過去,不動聲色。

漠城極寬,南北走勢極正。正當中乃是那口貫通大泉湖的巨井,而再朝南行幾炷香的功夫,再穿過三四條巷坊,越過一條雕鏤精細的白玉橋,便可窺見城主府全容。

相識已有半日,幾人便不再同初見時一般拘謹,一路上時常閒聊,就連往常古板駑鈍的韓席都破天荒打趣了幾回,稱得上是相談甚歡。

“若是這回冇遇上幾位,我還真當外界仍舊是大齊的天下,枉我平日裡自詡算半個讀書人,不曾想連外頭的朝代更迭都不曉得,羞煞個人。”沈界搖頭苦笑,打小習文十餘載,自認觀書不在少數。可今兒個一聽上齊崩離,倒使得他有些說不出的苦楚:城中書卷大都是上齊年間所著,而如今上齊已亡,在他看來,當年的書卷所述的道理論述,興許早就跟不上時節,故而心思低落。

“那可未必,”一路上數雲仲最為惜字如金,出言次數屈指可數,甚至還不及韓席,而眼下卻開口道,“晚輩讀書雖少,但我先生曾講過,曆朝曆代皆有大家聖賢,讀前朝書卷,亦可明今時之理,讀得多自然有無窮好處,這理兒想必前輩比我想得透徹多矣,晚輩就不再多言了。”

沈界聞聽少年開口,一時間也是停下步子,認真聽這少年出言,並未有半點不耐或是輕視之意。

“數月前我隨師父辭鄉而出,行走江湖,恰逢路上遇到一位老丈,曾問過我一事。”瞧瞧如洗碧空,少年露出一絲笑意,“那老丈說,倘若你在江湖裡混跡許久,卻遲遲闖不出個名頭,就連掌中劍都無法揚名四海,那時又當如何?”

“我僅僅是喜歡出劍而已,名揚四海與否,對我來說隻不過是山巔山腳的區彆,處處有景,又為何要爭那個名頭。”

沈界聽著,頓覺心胸豁然開闊。

“前輩是喜歡讀書,既然是喜歡,前朝今曉又有何區彆,喜之為之,再好不過。”

在漠城被譽為太文子的沈界,此刻心中的確比三伏天喝過一碗冰粥還要舒坦,緩緩默唸道,“喜之為之,就是這喜之為之。冇想到我這避世之人,險些也被所謂功名奪了心智,一時間竟覺得書卷都冇半點意思,未曾想就是這句喜之為之,將我給堪堪點醒。”

“多謝小兄弟,可疏受教了。”說罷,這位而立之年的漢子便朝雲仲行禮,後者卻側身一跳,輕飄飄閃開了這一禮,“前輩千萬莫要如此,隻不過一時間思緒有岔罷了,假以時日必定有自個兒想透徹的時候,晚輩不過是取巧,怎能受這一禮。”

韓席唐不楓亦是規勸,好說歹說,才讓這位犟脾氣的讀書人受起禮數。

三人且談且行,不多時便已抵城主府外。

可令三人咋舌的是,這城主府不過乃是一處二層小樓,雖說府前極為寬敞,可相比之下,府邸卻更是顯得寒酸無比,乃至都趕不上城中百姓宅院。

府門前有四四方方,長寬約千步的一片空擋白石地,平坦整潔,就連足印都未有一個,早就擺設好不少桌椅。天色漸漸暗下來,更是在這白石地當中圍出一團篝火,幾位家丁打扮的男子圍繞在篝火邊,燙肉溫酒。

幾人好些日子未見葷腥,頓頓皆是以湯食果腹,此刻聞見肉香,哪還忍得住口齒生津,若是四下無人,隻怕涎液都得流下半尺多長,就連韓席都有些難以忍住腹中饞蟲,眼巴巴地瞪著場中酒肉,心癢難止。

“雲老弟,走一個?”唐不楓忽然問道。

“不好吧,畢竟城主還未露麵,不妥不妥。”雲仲舔舔嘴角。

下一瞬,兩道黃光直衝場中,將身旁的沈界嚇得渾身一顫,險些跌坐在地。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