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酒劍四方人世行劍第一百二十七章須臾之間“傳聞古國沙海起時,有人穿行沙海當中,被髮跣足,平日避世不出,形貌昳麗煌煌若仙人臨世,居於塵沙儘處,鮮有人得見。”當家的被老三斤攙扶起來,唇齒不清地說道,神色極為神往。

當家說這段,乃是當初位先賢所著的《大齊四方遊記註疏》當中的一段。此書對大齊境內的風土人情,草木蟲魚記載得詳實至極,大到各處地貌中的崇山關隘所在,小到每處的方言俗語,乃至各方行事規矩,儘數歸於一書之中,稱得上是天下一絕。傳聞乃是這位先賢耗費半生財力壽數所著,最初現世,曾引得無數文人墨客前來古國,為得便是能找尋到那處書中所寫的沙海中人,可無一例外均是無功而返。

而修書的這位先賢遊覽四方,身子骨早就一日不如一日,此書初成便溘然長逝,再也無人知曉隱情,更令無數人扼腕歎息。

一來二去朝代更迭,再加之滄海桑田,物換星移,此書中記載的許多名景已不存世。高山成流水,長河易大漠,這本齊疏再也無那般詳儘,於是反倒成了無人問津的老舊黃曆。偶爾有讀書人瞧瞧,也隻是看個熱鬨,想想當年大齊鼎盛一時的雄渾國力與風土人情,再做幾篇不入流的淺顯文章,弔唁一番罷了。

而當家的竟能講出書中偏不起眼的一段,且能一字不差,可見這位商隊當家雖說平日裡不顯山水,但腹中仍保有作為書生的濃重墨水。

“這可是天大的氣運造化,怎生就能落在咱們頭上。”老三斤仍舊有些回不過神,雖說鬥大字不識幾個,可此等稀罕事聽得倒是良多,可唯獨未曾見過今兒個這檔子稀奇事,一時間頻頻皺眉。

當家的反倒有些豪邁,“靜觀其變就是,一個將死之人,若是能見著古籍之中的不可知之地,哪怕死在其中又如何。”而後轉頭向一邊的老三斤道,“雖說是無路可走,我也是耗得油儘燈枯,可商隊之中這幫老兄弟的性命,總不能出什麼意外,畢竟大多都是老小齊全,不似我這無家可歸的落魄之人,倘若我一命嗚呼,還請您老好生看顧,保住商隊上下性命。”

“傷成這等模樣,還說個屁的晦氣話。”老三斤冷哼,卻未曾出言拒絕。

雲仲與唐不楓韓席,還有那位古怪漢子,四人立身於商隊前頭開路,順風沙最為肆虐處緩緩前行。那漢子手中持著一枚棗核似的鐵針,撥弄幾下,朝針尖方向一指,大聲道,“再行二裡,便就能進入漠城。也不知怎的,這回的風沙忒大,往常行至此處,便已可見到城門,如今卻是被這風沙擋得結結實實,死活瞧不著城門。”

唐不楓瞧著茫茫煙沙,輕輕將刀柄握住,口氣卻仍是無波無瀾:“在這等貧瘠之地築城,想必城主亦是有大氣魄,可在下仍有一事不明。”

那漢子抿嘴笑笑,示意前者暢言便是,無需顧忌。

“不知水源從何而來?”此話一出,韓席麵色亦是微變。

古國域內儘是荒漠,除卻大泉湖一處常年湧出清水,再無什麼綠草如茵的多水之地,而顯然此地距大泉湖還遠,城內百姓馬匹用水,又從何處尋來?

韓席側過頭去,朝雲仲輕輕眨眼。

少年勉強能聽出這話當中的紕漏,霎時間心也沉了下來。

屋漏偏逢連夜雨,福禍並非定相依。

殊不知那漢子開口道,“三位莫要驚慌,漠城頭一任城主乃是神仙人物,當初築城時候無水可用,於是率城中百姓開掘了一口大井,再從井底開掘,直連大湖,這才令城中百姓有水可飲。”漢子停頓兩息又道,“還敢問三位,如今大齊是哪位天子執掌天下?”

三人麵麵相覷。

仍是唐不楓應對極快,笑道,“如今並無大齊,多年前便已一分為三,上齊早已是不存於世,隻剩上齊齊陵頤章三國,滄海桑田朝代更迭,哪裡能比得上避世之人逍遙自在。”

漢子擺擺手感歎道,“頭一任城主有言,避世避世,哪裡有避世這一說,倘若天下亂了殃及池魚,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等百姓的性命,隻怕還比不過螻蟻,眼下避於一處衣食無憂,隻不過是度一日算一日罷了。”

三人一時有些語塞,並非是不知如何回話,而是漢子所說,的確冇半點錯處,彷彿將肉皮揭開,漏出當中鮮血淋漓的慘淡世事。

“不知那大湖是否名為大泉?當中有一口神異泉眼常年不涸?”相比唐不楓今日的老辣,韓席這話反倒要來得有些唐突乾澀。話還未出口,便被唐不楓輕輕瞥去一眼,可不知是因風沙過大未曾瞧見還是出於其他,仍舊是問出了這句話來。

“既然是湖中有泉眼,那各位所說的大泉湖,大概就是我等口中的漠生泉。興許是不處時間年頭過久,這湖的名諱亦是更迭多次,不過漠城當中的百姓,依舊稱其為漠生泉,意為供漠城生生不息之泉。”稍做思量,漢子並未對韓席插話之舉起怒,反倒是樂嗬說道,更顯得有幾分避世出塵的氣韻。

“對了,既然三位對漠城如此好奇,我倒要問問這位小公子,先前你手中的利器,敢問究竟是何物?方纔我躲在沙岩後身,隻覺得這利器殺氣深重,故而有些好奇。”

少年這一路鮮有出言,此刻聽漢子如是問起,不由得猛得一怔,“難不成前輩從未見過此物?”

漢子憨憨笑笑,“的確從未見過,城中人家中常備鋤鐮這等利器,用以耕作,可唯獨冇見過這樣兩刃森寒的耕具,故而纔有這一問,倘若不便答覆,無需勉強。”

正當眾人心中疑雲叢生之時,前頭的漢子好聲道,“漠城到了,各且先在城門外等候些時,我自行前去知會守門之人一聲。”

眾人抬頭,隻見風沙漸開,一座巍巍巨城猛得映入眼中,矗立前方。

似須臾之間掀開層層厚幕。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