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既然唐不楓神智歸複清明,眾人便長處一口氣,七手八腳地將老三斤與雲仲攙扶到一旁,更是有不少人前去取來傷藥,以備不時之需。

二人其實並未負創,老三斤隻是臂膀略微發麻而已,雲仲則是鬥招過久,被勢大力沉的刀招震得力竭,周身並無傷勢。

老三斤活動活動痠麻臂膀,朝一邊端坐的雲仲呲牙一笑,“後生可畏,你這少年郎這運劍架勢的確不賴,若是隻論招數精妙,小唐亦不及。”

雲仲苦笑。

當中凶險,隻有少年自個兒曉得。雖說對局中看起來隻是略輸一籌,可要是無人打攪,唐不楓怕是不出數十合便能傷到自己要害,到那時可就不是輸贏一說了,丟去性命都是難免。再說劍招精妙,絕多數緣由是因吳霜教授,與雲仲自悟的乾係不大,亦冇什麼自傲之處。

老三斤瞧少年這幅麵目,還以為是後者小輸一陣,身心俱是低落,於是好心出言寬慰。

“小唐可是練刀十五年呐,能與他戰至此番境地,也足夠自傲了。少年郎切莫要如此焦急,武功進境,哪管你天資如何了得,還是需得以無數時辰磨礪。”膀大腰圓的老者斜瞅雲仲,麵色有些玩味道,“小子,你便實話實說就是,這一手嚇死人的劍法,是不是師父傳授?莫要看我老三斤身手比年輕那會差勁許多,可這份眼力勁總還是有的,倘若你真個是自行明悟而出,那恐怕未來這片天下,就真個會迎來一位睥睨江湖的劍客。”

揉捏幾下痠痛臂膀,少年搖頭道,“您就彆埋汰晚輩了,我若是那等妖孽人物,怎會敗下一陣。說起那幾劍,的確是師門傳授,至於為何不吐露半點,皆是因行走江湖不願漏師門名諱。畢竟仰仗師父名頭趨吉避禍,終歸不是長久法子。”

而一邊的老三斤眼神,卻也隨著少年話語逐漸泛起異色。

如今的齊陵江湖,年輕這輩均願去攀個高枝,一來出門行走江湖時候自報名號,帶上哪門哪派的綴字,總是能響亮幾分。

乾秋門點墨派李四護商前行,比李四前來討教,派頭就高遠上了不知多少裡。

二來若是同名門攀有些乾係,外出之時即便遇上歹人群寇,多半也能保住一條性命。故而自稱名門的筆筆皆是,幾乎路上所遇之人,都自稱為大派弟子,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因此各門各派著實無奈,這群打著門派名頭的江湖散人,休說路遇歹人暫保性命之時,就連胡作非為,作奸犯科時都搬出門派的名頭,的確令這幾家門派頗耗費了不少心血。

故而後來幾家門派門主合計一陣,在各自門派中打造一批腰牌,印痕皆是獨一無二,若有遺失了腰牌的,便儘快張貼告示,免得叫許多彆有用心之人頂替。如此才使得這冒名頂替的風氣有所好轉。

如今的老三斤正是詫異於此,旁人都巴不得憑藉自家師門門派的名望行走江湖,更何況這少年郎的師父,恐怕身手極高,否則少年怎能以這般歲數,硬磕小唐的一手雄健刀法?需知練劍進境迅猛,可稱得上天賦異稟,可倘若是換成年紀輕輕便可創數式高絕劍法,那便當真可稱之為妖邪了。因而老三斤便已然認為,少年的師父劍術之高,恐怕放在齊陵境內,那也是跺跺腳便令整座江湖震三震的狠角兒,於是就更加詫異少年的這番言語。

“為何不願?先不提其他八國之中的年輕一輩武林中人,起碼依我所見,齊陵絕數江湖兒郎,都是擠破頭想討來門派青睞。如此一來,日後借師父門派的名聲走天下,就算不為引來旁人豔羨,也能在險境中多出兩分全身而退的可能,這樣豈不是最好?”

少年努力思索片刻,而後似是想明白了些什麼,緩緩應答,“要是問為何不願,大概便是因我幼時曾看過好些武俠畫本,細細想來,裡頭的人兒均是一人一劍殺穿江湖,還真冇有自報家門帶上師父的。畢竟敗下陣來叫人揍一頓,師父也不能替徒弟捱揍吧。”

老三斤聽罷少年這一席話,笑得是前仰後合。問話之初,他可當真冇指望少年說出什麼金貴道理,隻當是其師臨行前仔細叮囑過,才使得少年始終閉口不提師父名諱。可聽罷這一席頗為無賴的話語,老三斤卻打心眼裡有些看好這位年紀不大的少年郎。江湖當中,看人並非是全憑身手,更在於性子脾氣是否合乎胃口。

更在於這人心中的江湖,到底是一番怎樣的錦繡光景。

“少年郎,隨商隊前行已有數日,你似乎還未自報姓名。”老者笑道。

“雲仲。”少年同樣笑道。

商隊眾人見雲仲同老三斤並無大礙,連傷藥也未動用上,最終還是放心下來,張羅晌間的飯食。雖說正午天兒酷熱,許多人胃口欠佳,可總要好歹用著飯食,不然離晚間這數個時辰,腹中無食,更容易發痧中了暑氣,反倒不利。

老三斤獨自回去車廂中避熱,畢竟年紀擺著,許多事務交給青壯之人,也並不至引起什麼非議。

雲仲則在原地繼續休憩半晌,行氣一週再一週,直至體魄當中的勞乏酸脹削去大半,才略微將氣息收攏。

此次文鬥雖說凶險,但所幸未曾傷到性命,實屬僥倖至極。至於此戰敗落,少年則並不納悶,當下群領悟的招式幾乎儘出,而並未令唐不楓擺脫,其結果便已定下大半。

歸根結底,並非是少年的行劍路數有恙,而是的確積累不足,再加上這幾招之重,在神而不在形,窺探形跡七八分,卻還是比不上多兩分神意來得順暢。再有便是唐不楓體魄耐性,高過少年數籌,倘若招式用儘,再難以為繼。

足以瞧出,體魄根骨,無論對於修行拳腳功夫,還是奉練兵刃的武人,皆是不容小覷,甚至可以說是立身之本,極為重要。

雲仲正想到此處,卻有人坐於身側,默不作聲。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