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天曉得。”老者塊頭甚大,想要打車廂前窗看去,需得略微底頭拱背,甚是不爽快。

於是老三斤便邁步出了車廂,還順帶將那位胖當家一道拽出,拖著便走。

幸好此刻商隊眾人皆被少年那一劍驚住,無人瞧見這啼笑皆非的場麵:一位身長八尺開外的矍鑠老者,半提半拽地將橫豎相差無幾的胖碩中年男子拖出車廂,後者一臉悲慟之色,溢於言表。

“頭一招,確是下馬威。想不到這趟出商,真叫我撞上位用劍的好手,僅憑這一劍,我唐不楓便願同你交個朋友。”雲仲收劍,唐不楓也跟著將刀收回身側,朗聲笑道,語氣卻是出奇和善,“還請問這招有甚名諱?”

“誤打誤撞所得,並無名諱。”雲仲亦是笑道,心中卻輕歎不已。

這一式鸞迎,終歸還是未曾悟到要領。吳霜曾言道鸞迎一式,要領有二,其一便是迅猛輕快,敵手未動,劍近身前而不覺,如今勉強算是夠格。可這其二,便是劍中纏縛的綿勁,若是修至爐火純青,足能使兵刃脫手乃至自傷要害,如今的雲仲,還遠遠未夠斤兩。以至於叫唐不楓一刀穩穩擋下,再無其他餘效。

至於為何對唐不楓隱瞞劍式名諱,則是雲仲留下了些細小心眼。眼下剛好是章慶身死的要緊時候,倘若大大方方將劍式名諱吐露出去,確實不妥。

也是無法,行走江湖不易,世人都願瀟灑走上一回江湖,行事出劍無所顧忌。可本事不濟的當口,終究是性命在前,逍遙在後。

“我如今越發好奇,頭一式的確不賴,若是冇猜錯,此劍隱有柔勁,卻可仍舊快逾奔雷,難得。第二招,請。”唐不楓以刀拄地,好整以暇道。

遠處土坡之上,老三斤皺眉不已。

你唐不楓的確是刀法好手,可單說先前一式,持刀相向,才僅是堪堪接下,怎的這次就將刀尖拄地?一旦那少年不止一式快劍,想要後發先至抬刀去迎,比之方纔還要難上數分,談何容易。這小子哪兒都看著順眼,但就這囂張狂傲的性子,就連老三斤這等豪邁之人,都有些看不下眼。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反觀當家的,卻是不吐一字,隻是瞧著場中形勢變幻,目光炯炯。

雲仲將劍掛至腰間,微微一笑,“算算時辰,離晌飯剩下不多光景,不如我將餘下二三式齊出,至於輸贏,就看兄台能否應對得當。不過還請放心,餘下兩劍,皆不是以快製人。”

唐不楓點頭,依舊拄刀。

“這少年郎也是頗有意思,哪有過招前先行提點人家的道理。”當家的似是有些不滿雲仲的直爽,搖頭歎道。

可卻被身旁的老三斤揶揄了一句,“我就說讀書人心狠,你還偏不信這說法,我老三斤也不知你前二三十年讀的聖人教誨,是否就這乾糧一道吞了。少年郎冇點江山豪邁的心性,怎麼能將刀劍練好?斤斤計較,總想著憑小道取勝,怎得都是隻圖一時快活,早晚要吃大虧。”

當家的笑笑,不置可否。

他怎能不曉得讀書人與武人的區彆,可其實許多事到頭來,位子坐得高了,總趨向於殊途同歸,不外如是。

場中,雲仲握緊劍柄,周身氣息流轉難絕。早在方纔,他便已想好了下兩招為何。

一招曾經直向二境老蛇背。

一招曾借蛇脊為樓宇流簷,斷去梨花寨上王崆鼎氣機性命。

頃刻之間,眾目睽睽之下,少年拔劍再收鞘,收鞘再拔劍。

拔劍若女子眉角新畫,再拔如重雲開月。仿若萬千流光儘出其劍。

收鞘之時,兩人之間已距不到三步。

場外眾人皆不知少年如何抬步,而下一瞬,少年如雲,悄然而來。

刀劍相擊,唐不楓臉上多出些猙獰笑意。冇想到齊陵境內年少一輩,還有這等無賴的少年大才,這劍當真是難找出半點紕漏。

可他唐不楓又何嘗是等閒之輩?譬如看輕這位武瘋子的一寨匪寇,還不是儘皆死於長刀之下?

唐不楓扭轉刀身,絲毫不退,迎著雲仲這一式登樓,森寒冷刃衝劍刃直直撞去,意在硬解。需知刀行厚重殺伐,劍行鋒銳靈通,一刀在手,何須避讓。

而隨後而至的刀劍磕碰之聲,卻是令唐不楓不由得心中一沉。

雲仲這劍,看似狠辣搏命,竟並非是殺機凜冽一往無前的破式,刀劍才擊時,雲仲手中劍便隨唐不楓長刀來勢向上一劃,輕快至極。故而這力道與兵刃格擊之聲尤其怪異,如那琴瑟崩弦一般,刺耳無比。

僅刀勢一頓的功夫,白衣少年掌中劍便隨長刀勁力撩起近乎幾寸高,少年腳步極輕,借刀勁一躍而起,收劍再斬。

若說唐不楓見識過少年一劍鸞迎過後,胸中才升起警覺之意,那少年又何曾輕視過眼前這位行事放浪的唐瘋子。光憑一式登樓,顯然無法占去上風,那緊接而至的下樓一劍,便再無大用。

所以少年佯裝將一身精氣神灌注於登樓之中,實則是重出緩進,將力道收回大半,轉而借力騰起,再出下樓。

而此刻唐不楓收招不及,老力已儘,已然是出於極下風。

唐不楓隻得以刀背強行駕住下樓一劍,手腕震動不已。

此時的雲仲再展疊瀑。

流瀑相疊,劍光盤繞不止,欲媲天上日光朗朗。

商隊眾人皆知,唐不楓的性子同他本名相反,倘若瘋症一犯,隻怕來得是山上仙人,這唐瘋子也得將刀口朝向此人戳上幾戳。齊陵境內所遇的高手亦有不少,卻大都被前者戰退,羞憤而去,卻從未見到這位武癡退後一步。

而唐不楓今日一退再退,險些退出原地一丈有餘。

老三斤一雙牛眼瞪得發直,口中仍是不住道,“當家的,這少年究竟是何處跑來的,自打齊陵劍道衰落,往前翻個幾十年黃曆,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份吧?”

當家的摸摸鼻梁,半晌才納悶道,“我哪曉得這少年的底細,隻曉得他師父臨走前囑咐過,莫要讓他同人比試,這小子發起瘋來,夠人喝一壺的。”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