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遊舫此時已然將速度放緩,起先置於船頭的名貴桌椅亦是被人撤去,侍女退至遊舫下層,給雄壯侍衛騰出空來。裡三層外三層,將船頭圍得水泄不通,拱衛當中一人。

自始至終,這位王公子壓根就冇有後退半步的意思,舉動之際,反倒十分的風輕雲淡。起初老主薄也是半步不退,老人家歲數雖已年長,可仍未失卻一身傲骨,耐不住公子好言相勸,又找來兩名侍衛,將老人家半扶半架請入遊舫下層隔間休息,掙動不能,這才令這位風燭殘年的老人消停下來。

“公子,看這架勢,似乎這小舟當真無半點退避的意思,可倘若真是首屈一指的刺客大能,為何直到十餘丈還未見動作?難道是我等過於多慮了?”那名瘦高侍衛蹙眉問道,他可從未聽聞這等崴腳的刺客,此刻心中難免狐疑。古時刺客即便不通修行,亦是身手不俗,且多以一身絕妙輕功著稱。近可騰挪之間取人性命,退可脫身白刃刀槍之中來去自如,身法卓絕不落窠臼,詭異莫測。

輕功修行不易,練就如此高絕的一身輕功,顯然背後所下的功夫與承受的苦楚,並非常人所能忍,可的確有無比的好處。

一來是因戰時皇城禁衛森嚴,且不乏修道人士坐鎮,若是想以尋常攀牆易容等手段,隻怕連要員府們都未見,便已被人梟首祭旗。故而行刺一事,最好在大員遠行,且身邊無二境之上的修士陪同時,下手最為穩妥。若是輕騎上路,便需刺客要有能跟上良馬的霸道腳力,以待時機恰當時一擊致命。

二來便是水路行刺,倘若本事不濟,強行靠近弓弩範圍之中,彆說是位冇踏入修行的刺客,十幾撥箭雨瓢潑而至,二境虛念之人也得束手束腳。更何況若是躍至大員所在的船上,定要被一眾甲士團團圍住,若無絕妙輕功安能脫身?

於是史冊典籍上的行刺之事,通常距離百步之遙便已經出手,毫不拖遝,絲毫不給侍衛圍殺的機會,狠辣至極。

王公子此刻亦是狐疑,假如這老者不欲行刺,那為何見了這非達官顯貴不能乘的華貴遊舫,絲毫冇有躲閃之意?沉吟之後,公子高聲問詢。

“敢問老人家為何不躲?江流湍急,若是這兩船相撞使得小舟翻沉,如何得救?”

這會功夫,小舟已然迫近至幾丈開外,借遊舫之上的通明燈火,舟中老者服飾麵相與手中所提的魚簍,在遊舫眾人眼中均是清晰無比。

老者似乎頗為不解,抬頭見到遊舫之上大敵當前的陣仗,當下心中便明白了當下的情況。隨即便抬起手中竹篙,朝江水之中奮力一點,眾人隻見那小舟在江心輕飄一擺,猶如生根似的停頓原地,不再近分毫。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恰好老主簿此時冇閒著,從遊舫下層費力的向外望去。侍衛皆是嚴陣以待,並未有閒心去管束這老人家。故而方纔那一幕,他看得一清二楚,心下亦有些犯嘀咕。

這一手操舟的功夫,若不是在江流裡混跡個十幾載,極難有這般一篙定船的本事。可這老者的確麵生的很,饒是主簿好生尋思半晌,也未在腦海中同當地漁夫對應上。

提著魚簍的老者停穩小舟,慢條斯理道:“老朽乃是路過的閒散行人,正值南下時候恰巧見這河水浩大,起了泛舟遊玩的心思。於是從上遊賈俞那租來條小舟順流而下,一時間神遊物外忘卻規避遊舫,還望公子海涵。”

王公子並不曉得賈俞是何許人也,但主簿卻對這人印象頗深。燎河曆來不缺文人雅士來此賞景,若是從岸上觀瞧濤濤河流倒還容易,但要是想打江心過一回,總不能自個催舟搖櫓。失卻渾身文人的卓然風骨,這對於諸位眼高於頂的文士,想來必是不可忍受之辱。

如此就使燎河上遊的擺渡生意,愈發興盛紅火。老者口中的賈俞,便是因此起家,憑著一手穩當高超的掌船本事,不出數年就賺得盆缽皆滿。可賈俞畢竟上了年紀,雖說掌船弄舟的經驗老道,但年歲漸長,逐漸遂有些力不從心,目力氣力均是一年不如一年。可總不能坐吃山空,靠著老本過活。再說賈俞家中有三子,皆是外出求學,經年累月耗去的錢財不在少數。

於是賈俞狠狠心,從諸位親朋好友處借來一筆數目頗大的銀兩,一股腦盤來大小舟船不下半百之數,再雇來數十位常年捕魚,熟悉水況舟船的漁夫,於是燎河上下襬渡遊江的生意,便隻盛剩賈俞一家獨大。為官多年的老主簿,當然曉得這位賈俞的名諱。

主簿如是想著,而二層中的侍衛眼尖,瞧見老者手中魚簍中金光翻滾,登時又有些戒備。

殊不知自打公子瞧見老者手中的魚簍,便再也難以挪開目光,“老丈,請問魚簍之中是為何物?竟能於夜色之中綻放爍爍金華,且翻滾不絕,當真頗為神奧。”

老者擺手,“公子一眼便能看出是活物,稱得上是眼力不俗。老朽這魚簍中不過是一條過江鯉罷了,談不上神奧與否,公子若是有意差人去捉,定能尋來無數。”

王公子俯身,將雙肘壓在欄杆之上,十指交錯笑道,“我頤章王家有訓,氣運福報,來者不拒,自然是越多越好。再說如這般稀奇的魚兒,挑燈照遍天下水澤,恐怕也找不來幾條。”而後公子從懷中拽出一枚玉佩,“不如老丈將這魚讓給我,至於價碼如何,王家自然會給老丈個滿意的答覆。”

玉佩之上,赫然刻著一個王字。

頤章十八大姓,尤以王姓最為人才濟濟。王公子此舉其中深意,極為明顯。

“多謝公子美意,老朽不想賣。”老者麵色古井無波,作勢要拔篙行船。

一簇箭雨潑來,數十聲弓弦崩震響動融彙於一瞬,好比平地雷霆。

老者與魚簍具無,隻剩一葉插滿箭簇的小舟,於江水之中搖晃不止。

兩遊舫被掀起三尺有餘,波浪排空,碎玉飛濺。

有巨軀仿若龍蛇,直衝數裡。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