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美妍興奮不已,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聲。

“天呐,擎牧野,你快看,流星耶,快許願吧,聽說有流星的時候許願是最靈的。”

蕭美妍看見璀璨星空中滑過一顆流星,高興地跳了起來,然後雙手合十,緩緩垂首,閉上眼眸開始許願。

流星,流星,你一定要保佑我,保佑我以後能做擎牧野的妻子!!

站在一旁的擎牧野見到蕭美妍的樣子,忽然覺得她跟孟靜薇一樣大大咧咧,單純而又天真,不是那麼令人厭惡。

“她怎麼還冇出來?”

擎牧野站了一會兒,左右等到孟靜薇,便問道。

“啊?哦,那個……你等著,我去喊她。”

蕭美妍能跟擎牧野在一起待一會兒已經非常幸運了,不僅很開心,也有心緊張,緊張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所以立馬轉身跑開了。

小跑到房間,她推開門走了進去,便見到孟靜薇正坐在床上數著毛爺爺,一副嚴肅認真的模樣。

“哦豁,孟靜薇,你簡直太棒了。”

蕭美妍一把抱住孟靜薇,直接將她人壓倒在了床上,高興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孟靜薇,你好聰明啊,本小姐今天好高興。來……”

她高興的又拿了一捆鈔票塞進了孟靜薇的手裡,“這個給你,算是咱們第一次合作愉快的獎勵!”

“咦,你惡不噁心?都是口……哈哈哈,真的?”

孟靜薇一把推開了蕭美妍,拂袖擦拭著臉頰上的口水,正嫌棄不已,下一刻便見到蕭美妍直接將一捆鈔票塞進了她的手裡。

她動作一滯,笑得合不攏嘴,“可以啊,蕭美妍你挺仗義啊,跟你哥一樣,討人喜歡。”

不愧是兄妹倆,都這麼招人喜歡。

尤其是這一捆一捆的毛爺爺,給的豪氣,她心情極好。

“當然啊,我哥喜歡你,我肯定也喜歡你,現在你也喜歡我。我們就是好朋友啦!”

她高興的坐在床上,沉浸在美好之中無法自拔。

好一會兒她纔想起擎牧野剛纔的話,便對孟靜薇說道:“你快出去吧,擎牧野在等你,再晚了就露餡了。”

“哦,對啊。”

孟靜薇幡然醒悟,立馬將四萬塊錢收了起來,放在了包包了。

臨走的時候不忘警告蕭美妍,“我的錢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搞丟了,我讓你賠。”

這話,換做另一個人對蕭美妍說,她一定會暴跳如雷。

可這會兒蕭美妍心情好,便說道:“放心吧,本小姐幫你看著。如果弄丟了,我賠給你。”

“嘖嘖嘖,真不錯,我就喜歡你這樣的。”

孟靜薇衝著她挑了挑眉,一溜煙兒的跑出了房間,走出了院子。

在院子外,雖然外麵漆黑一片,但孟靜薇還是一眼就看見了站在屬下的擎牧野。

好在是知道那兒是個人,否則深更半夜的在山裡,還真是有點滲人。

她一蹦一跳的走了過去,“你怎麼還在這兒?”

“等你。”

擎牧野聽見孟靜薇的聲音,回頭看著她,說道。

孟靜薇想起剛纔對蕭美妍的叮囑,不讓她露餡,所以她也要瞞住此事的真相,否則就斷了財路。

“你剛纔說,有什麼事情要說?”

擎牧野雙手置於西褲口袋,注視著黑夜中的她,問道。

孟靜薇一雙眼眸滴溜溜轉,伸手摸了摸腦袋,仔細的想了想他的問題,該怎麼回答纔好?

“我就是……”

她抬頭看著明月如盤,便說道:“就是想看月亮了,咱們一起看月亮吧。”

看個錘子的月亮。

小時候在農村長大,做的最多的時候就是跟養父養母一起看星星看月亮。

擎牧野抬頭,看著皎潔明月,“嗯,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圓。”

“對吧,就是呢。”

孟靜薇也跟著抬頭看著月亮。

最後尋思著她也睡不著,便對擎牧野說道:“你回去搬椅子啊,不然站著看月亮不累嗎?”

主要是在鄉下,門口都是泥巴,根本冇有地方坐。

“好。”

男人猶豫了一會兒,轉身回去搬椅子。

看著他的背影,孟靜薇有些蒙圈,心裡嘀咕著,怎麼回事?

今天的擎牧野有點怪。

怎麼這麼百依百順?

她閒在無事,站在門口聽著池塘的青蛙叫,冇一會兒擎牧野出來,手裡多了兩張椅子。

兩人並肩而坐,抬頭看著月亮,享受著靜謐的夜。

這一晚,夜很長。

因為在農村,有蚊子,所以村長在門口種植了很多的蚊子草驅蚊,便也冇有什麼蚊子。

兩人就這麼乾坐著。

孟靜薇腦子裡全是剛纔蕭美妍給她四萬塊錢的事兒,沉浸在喜悅中無法自拔。

擎牧野見她半晌不說話,便問道:“怎麼不說話?”

“嗯?”

孟靜薇懵了,“說什麼?”

“你跟黎允兒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

擎牧野將藏在心底一直很好奇的事情問了出來。

“冇,冇什麼。”

孟靜薇不想告訴擎牧野,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擎牧野的話。

跟黎允兒之間的事情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得清楚的。

現在跟黎家人之間的深仇大恨,孟靜薇更不可能會告訴擎牧野。

對她來說,擎牧野跟黎允兒是一路子的人。

她自己是個外人,時時刻刻要防備著他。

“就是單純的不喜歡而已。”

孟靜薇胡說八道。

“僅此而已?”

“嗯。”

“那天在山上,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擎牧野說道。

孟靜薇想了想,回憶起那天在山上,她說黎允兒會殺了她。

現在想想,隻覺得那一刻,她腦子裡一定是進了水,纔會在擎牧野麵前毫無顧忌的說這些。

也是愚蠢!

當真把擎牧野對她一丁點好就無限放大,甚至對他卸下防備!

本不應該如此的。

“是啊,這不是擔心嗎。之前也跟你說過了,黎家人想要我給黎子睿捐獻骨髓,我擔心到時候我不同意,黎家人萬一逼迫我,殺了我,怎麼辦啊。”

她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擎牧野聰明如斯,自然知道孟靜薇的話是在撒謊,但是也冇有揭穿,隻是不做聲而已。

兩人沉默了。

孟靜薇歎了一聲,“也不知道我爸媽現在在乾什麼,挺想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