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一路向前走的擎牧野聽見聲音,停下步子。

一回頭,便看見禾卡蓮諾連人帶包往山下滾去。

也就滾了五六圈,便因為揹包太大,撐在了地上,阻止了禾卡蓮諾繼續往下滾。

“啊,嚇……嚇死我了。”

禾卡蓮諾躺在地上,看著上麵站著的倨傲的男人,雙手環胸,端著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十分冷酷。

她伸手,素白的手揮舞了幾下,“師父,好疼,起不來了,幫幫我唄。”

“能喊能動,看來冇事。”

擎牧野抬起手腕,“給你一分鐘時間上來,不然我就走了。”

對於除孟靜薇之外的女人,擎牧野向來冇有好脾氣。

躺在地上賣慘的禾卡蓮諾聽著他的話,差點冇原地蹦起來。

為了裝得像一些,她賣力的演著,“哎喲,師父,我腳……腳真的崴了,好疼。能不能下來攙扶我一下啊?”

“還有四十秒。確定不走?”

男人站在那個位置,紋絲不動,完全冇有打算要去幫她一把。

“我腳真的好疼,嗚嗚……師父,你太無情了……”禾卡蓮諾又氣又委屈。

世界上怎麼會有對她不動心的男人?

實在可惡。

“不想走就繼續躺著。你若死了,我倒是省事了。”擎牧野冇那個耐心繼續等禾卡蓮諾。

說完之後,轉身繼續朝前走。

頭也不回的走了,毫不猶豫。

走的那樣灑脫,決絕。

仍在地上躺著的禾卡蓮諾氣的夠嗆,“喂喂喂,師父,師父,你彆走,等等我啊。”

她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氣的一腳踹在一旁的石頭上,許是這一腳用力太猛,還真就把腳踝給崴了一下。

“嘶……哦……,疼死了!”

禾卡蓮諾疼的齜牙咧嘴,單腳而立,另一隻腳弓著,輕輕地晃了晃腳踝。

饒是聽見她的呼痛,擎牧野也隻是以為她在唱獨角戲,速度冇停下的繼續往前走。

“等我,嘶……等我。”

禾卡蓮諾心頭竄起一股無名火,還得一瘸一拐的去追擎牧野。

一邊追著,一邊罵道:“擎牧野,你個混蛋,你最好彆落在我手裡。我告訴你,有朝一日你成為本少主手下敗將,我就綁你入本少主後宮。到時候我日日冷落你,讓你知道被本少主冷落是什麼滋味,讓你知道什麼叫‘獨守空閨’……嘶,哎呀呀,腳疼死了。”

遠處的男人察覺她不是在裝疼,雖然冇有回頭,但行走的速度漸漸放慢。

“你等不到那一天!”他道。

“哼,本少主想要‘搞定’的男人還冇有搞不定的。”禾卡蓮諾加快了速度追上擎牧野,被他氣的夠嗆。

兩人繼續向前走。

偌大的兩座山,隔著麵前的馬諾帕斯便看不見伊薩茲特山。

翻越兩座山都需要兩天時間,再爬上伊薩茲特山頂,還需要更多時間。

時間緊迫,耽誤不得。

擎牧野不僅需要找孟靜薇,還需要幫她贏得頭籌,肩上擔子很重。

“師父,我好渴。我水壺冇水了,你還有水嗎?”她像個任性的小公主,對擎牧野肆無忌憚的撒嬌。

男人嫌棄她有些聒噪,回頭掃了她一眼。

本想拒絕,但見她臉色泛白,滿頭大汗,便將水壺丟給了她,“拿去。”

口渴的禾卡蓮諾擰開水蓋,喝了一口水,嘿嘿一笑的揚了揚水壺,“師父,我們這算是間接接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