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一切安排妥當。”

老沉頭雙手背在身後,看著走遠的擎牧野的背影,“他,絕不會活著走出這裡。”

如果想讓孟靜薇留在隱族,擎牧野就是最大的阻礙。

隻要能除掉這一枚絆腳石,便能輕鬆穩定孟靜薇。

“擎牧野聰明睿智,戒備心極強,實施起來,隻怕不容易。”禾孝蘭雅有些擔心。

“我自然知道。”

老沉頭深知擎牧野的實力,為了能徹底剷除他,他做了好幾手的準備,勢必讓他永遠的留在這裡!

禾孝蘭雅知道老沉頭為人沉穩,不善吹噓,便深信不疑。

上了山之後,各自去了各自的營帳。

盛典在中午十一點正式舉行。

孟靜薇和擎牧野兩人在自己的營帳內,兩人坐了一會兒,擎牧野朝她示意了一個眼神,兩人走了出去。

在山間漫步,周圍往來的都是隱族人。

擎牧野走在孟靜薇的身旁,眉心微蹙,“怕嗎?”

“怕!當然怕了。”

孟靜薇聽著布穀鳥的叫聲,吹著和煦微風,感慨道:“非生即死,怎麼能不怕呢。”

她還有太多牽掛。

牽掛著瀾城的事業,牽掛著老家的父母,牽掛著兩個孩子,更放心不下深愛著自己的擎牧野。

“有我在,會全力保護你。”

擎牧野安撫著孟靜薇。

兩人不敢在營帳裡說話,是擔心營帳裡有監聽器,他們一直防著老沉頭他們。

“保護我?你都自顧不暇,還怎麼保護我。”

孟靜薇側首與擎牧野對視一眼,調侃著笑了笑。

他得罪了安東尼,安東尼又豈會放過他?

正說話間,擎牧野步子一頓,微微抬額,示意孟靜薇看向不遠處,“那邊就是馬諾帕斯與伊薩茲特兩座大山。如果能離開,自然是好。離不開的話,冇準那裡就是我們的葬身之處。”

馬諾帕斯與伊薩茲特兩座山就是他們要狩獵的地方。

但是這裡看就是,兩座山還距離他們非常非常遠,且看著山真的太大了。

孟靜薇精緻小臉愁雲密佈,“這隻是考驗我們的第一關,這都過不去,後麵,隻會更加艱難。”

“不。”

擎牧野並不認同她的說法。“這兒纔是最危險的地方,如果能順利離開,我們便成功了百分之九十九。”

所有的危險都在這裡。

當然,還有太多太多的未知數。

“老沉頭說過,山上猛獸毒蛇非常多。”孟靜薇輕歎一聲,又問道:“還記得我跟你說的話嗎?”

她說:如果有一天他們兩人隻能活一個人,他必須要毫不猶豫的離開。因為,瀾城還有兩個孩子在等著他們。

孟靜薇隻是稍稍提點了一下,擎牧野卻道:“你怎麼知道兩個孩子在瀾城?隻有跟我一起安然無恙的或者走出去,你才能知道我們孩子到底是在瀾城,還是在隱族。”

宛如蛔蟲一般的擎牧野,深知孟靜薇所思所想。

過分的心有靈犀!

“你說的對。“

孟靜薇看似很平靜,實則內心波濤洶湧。

兩人沉默了。

咚、咚、咚——!

這時,不遠處響起擊鼓的聲音。

是狩獵盛典即將開始了。

兩人轉身,朝營帳走去。

到了營帳外,老沉頭與禾孝蘭雅等人正等著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