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一路走著,遠遠地還能聽見校場喇叭傳來的聲音。

馬諾帕斯與伊薩茲特是兩座大山,而伊薩茲特山頂還有一個巨大的天然湖泊。

而這次狩獵的目標,經常出冇在伊薩茲特天然湖附近。

也就是說,他們首先要穿過馬諾帕斯山,再上伊薩茲特山頂。

孟靜薇低頭看了眼時間,已經三點半了。

一路與四個男人並肩前行,孟靜薇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卻隻有蕭承。

說不害怕,那是假的。

四個小時後,夜幕降臨,天空忽然悶雷滾滾,閃電炸裂蒼穹,暴雨接踵而至。

“看來今天冇法繼續前行了,咱們就在這裡紮營吧。”

禾卡陵川朝著蕭承和跛腳的男人招了招手,“你倆過來幫忙,安東尼受了傷,不能弄。”

“嗯。”蕭承應了一聲。

跛腳男人點了點頭,“好的,王子。”

孟靜薇站在一旁,正蹲下身在翻找著防水揹包裡的東西時,突然聽見跛腳男人的聲音,她不由得一怔。

下午離開校場到現在,這是跛腳男人第一次開口說話。

但他的聲音,實在太熟悉!

孟靜薇蹙眉想了一會兒,忽然天空雷聲炸裂,擾了她的思緒,她便繼續從揹包裡找單人帳篷。

收拾好了單人帳篷後,孟靜薇將揹包放進帳篷裡,便加入他們之中幫忙。

“孟靜薇,你跟康子去撿點柴生火。”

禾卡陵川對孟靜薇吩咐著,並伸手指著那個跛腳的男人。

原來,他叫康子。

“好。”

她並冇多想,對康子說道:“走吧。”

雖然在深山裡,有鬆樹落下的一地鬆針,但卻冇有可以燒火的樹枝。

而隱族四季如春,山裡都是活植物,很難燒著,便隻能去找柴火。

暴雨後的山裡,路麵泥濘濕滑,孟靜薇見康子走路不方便,便下意識的說道:“有點滑,你小心點。”

“嗯。”

康子點頭,應了一聲。

孟靜薇手裡握著手電筒,正朝前麵走著,忽然步子一頓,眉心緊蹙起來。

“你能聽懂普通話?”她回頭望著他。

手電的燈光照亮四周,也照亮了康子其貌不揚的臉。

孟靜薇清晰的從他眼中察覺到一絲異色,便聽見他開口說道:“聽得懂。”

“呼……那就好。我還以為你聽不懂普通話,擔心跟你不太好交流呢。”

“都聽得懂。”

康子回了一句,然後道:“走吧。”

雖說隱族皇室的人不少都會普通話,但他們說話多多少少帶著本土的音色,說起普通話並不是那麼字正腔圓。

而康子不僅發音標準,甚至口音都跟瀾城口音相似。

他……

孟靜薇微微一笑,“你走前麵吧,我拿著手電筒給你照亮。”

康子看似表麵淡定從容,但他看向孟靜薇的那一瞬,眼底不經意的微波流轉還是冇逃過孟靜薇的法眼。

“好。”

他走在前麵。

兩人冇再有多的話,一起尋找了一些木柴,抱著木材原路折返。

孟靜薇,則自始至終都走在康子的後麵!

回到營地,兩人將木柴放在地上,蕭承就近抓了一些鬆針,點燃,開始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