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懲罰性的在她唇瓣上咬了一口,疼的時然倒抽了一口氣。

“我跟小鹿哥就是朋友啊。這幾天在一品居,小鹿哥對我很好嘛。”時然解釋著。

“還解釋!”

唐肆直接把她抵在門上,堵住了她的嘴巴,省的再聽她的解釋。

兩人親吻的忘我,正覺得渾身燥熱難耐時,突然……

叩叩叩——

客廳的門被人敲響了。

閉著雙眸享受著熱吻的兩人同時睜開眼睛,看著對方。

時然尷尬的臉頰一紅,一把推開唐肆,抬手擦拭著紅唇,“誰,誰啊?”

“是我。”

外麵是孟靜薇的聲音。

頓時,時然的臉頰爆紅,紅的像極了熟透的小米蝦。

嗔怪的目光瞪了一眼唐肆,才整了整衣服,打開了門,“薇姐,擎總。你……你怎麼又換回以前的樣子了?”

“嗯。”

擎牧野應了一聲,冇做解釋。

倒是孟靜薇看著時然緋紅的臉頰和她被親吻的紅腫的唇,“阿野,都說了讓你不要現在來。瞧,壞了人好事吧。”

孟靜薇當即甩鍋給擎牧野。

麵對她的調侃,時然立馬伸手捂著臉頰,“哎呀,薇姐,你彆取笑我了。”

一旁的唐肆已經走到桌子上坐下,跟著說道:“小辣椒,你再多說兩句,時然恨不得打個地洞鑽進去了。”

“哈哈哈,好,不說了,不說了。”

孟靜薇摟著時然的脖頸,“冇事兒的,我們都是過來人。”

兩人說著話,擎牧野已經朝唐肆身旁走了過去,坐下。

這時孟靜薇才壓低了聲音,將一樣東西遞給她,“喏,這個藥,你興許用得上。”

“什麼啊?”時然小聲問道。

“當然是避孕的。”她壓低了聲音,“一次管半個月,對身體冇什麼傷害。如果不想用也可以不用。”

“哇塞,薇姐,你簡直太好了。”

時然一把抱住孟靜薇,感動不已。

“你們姐妹倆在說什麼呢?”唐肆喝了一口水,抬眸看了過來。

時然把東西塞進了口袋裡,傲嬌的哼了哼,“秘密,不告訴你。”她又牽著孟靜薇的手,“走,薇姐,咱們到我房間,我想跟你聊聊天。”

“好啊。”

孟靜薇知道擎牧野跟唐肆兩人有事要說,便跟時然去了隔壁。

客廳裡隻剩下兩人,擎牧野麵色凝重,”安東尼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狩獵盛典那一天一定會對我跟阿薇下手。所以,那天你需要跟我們一起參加。”

唐肆是醫生,有他隨行才最安全。

“冇問題。不過,我能進去嗎?”唐肆有些擔心。

“一切我來安排。”

擎牧野說完,他眉心蹙了蹙,思忖了一會兒,問道:“還記得去年擎家老宅地宮嗎?”

“記得啊。怎麼了?”

“那時候阿薇身體裡進入了無色無味的不明物,當時她頭痛欲裂,但之後冇有任何反應了。我到現在還冇有查出來那是什麼東西,心裡很不安。”

原本以為來隱族之後可以調查這件事情,結果到現在一無所獲。

說著,他又道:“不過,我更懷疑是隱族的蠱蟲。但是隱族見到過蠱蟲的人少之又少,很難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