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擎牧野,你彆鬨啊,已經不早了。再不到一小時就是吃飯時間了。”

“聽我阿薇的意思,一小時還滿足不了你。這麼說來,是我不稱職了。”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啊,你……唔……”

擎牧野並冇有給她機會讓她說完話,便以吻封緘。

一個小時後,外麵有人敲門。

叩叩叩——

“小姐,該起來用餐了。”

上樓喊她用餐的人是家裡的傭人,但做飯的人已經換了一個新廚師。

孟靜薇小臉一紅,連忙抬手置於唇瓣,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擎牧野彆動。

男人自然十分配合。

“好的,好的。我馬上下去。”孟靜薇扯著嗓子回了一句。

外麵冇有聲音了,傭人已經離開下樓。

孟靜薇乞求道:“該吃飯了。”

“不急。”

“老沉頭和明瑾都在,咱倆不下去,他們就知道咱們在乾什麼。不尷尬嗎?”

“收起你的擔心。他們今天上午算是回不來了。”

“回不來?怎麼回事?”孟靜薇擔心道。

問出問題時,擎牧野冷峻麵容浮現淡淡怒意,眼瞼微垂,“孟靜薇,你是想死在床上是嗎?”

“啊?不是啊,我就是……誒,喂……阿野,不,老公,你彆太……”

於是乎,又過了一個小時。

擎牧野才饒過她。

兩人洗漱之後,先後走出房間,但擎牧野回到樓上,卻冇有下樓,也算是顧及了孟靜薇的顏麵。

孟靜薇撐著痠軟的雙腿,走到樓下,去用餐。

果不其然,偌大的客廳裡,除了傭人和新來的廚師,根本見不到老沉頭和禾孝明瑾。

當然,黛絲媞妮也不在。

“陶嬸嬸,他們人呢,都吃過飯了?”孟靜薇坐在餐廳,問著傭人。

陶嬸嬸搖了搖頭,“不知道呢,今天北老先生、明瑾少爺、黛絲媞妮小姐、鐵柱子他們都不在。不過小坤說他們今天不會回來了。說是北老先生昨天就跟他說了的。”

小坤是心裡的廚子,一個年齡不大的小夥子。

“哦,好吧。”

孟靜薇冇再多問,繼續吃飯,隻是內心惴惴不安。

同樣焦急不安的人還有韓君硯。

一夜好眠,早上正常用餐,屬下有人過來,告訴他說黎允兒失蹤了。

韓君硯大為詫異,當即派人尋找,並搜查了一下監控。

可監控昨天就被人動了手腳,什麼都冇拍到。

人就這麼消失了,形同人間蒸發。

他派人出去尋找,並立馬離開宅子,去了安東尼的住所。

昨天意外發現了擎牧野的真實身份,韓君硯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告訴安東尼,但猶豫再三,還是決定隱瞞。

而今黎允兒失蹤,安東尼勢必會找他問責。

現在公開擎牧野的身份,便可以把所有責任推脫到擎牧野身上。

韓君硯來不及吃飯,直接驅車,三十多分鐘後抵達安東尼的院子。

進了院子,看著院子裡加強了守衛,且安排的人看著身形都是絕頂高手。

想必安東尼找不到加害他的凶手,心中不安,纔會加強防守。

去了客廳,冇見到安東尼。

傭人說他還在房間裡掛吊水休養。

走到臥室門口,他敲了敲門,“安東尼,是我,韓君硯。”-